牛军结盟与战争——冷战时期毛泽东、邓小平的战略决策

牛军结盟与战争——冷战时期毛泽东、邓小平的战略决策


进入专题
中苏结盟 朝鲜战争 越南战争 冷战   
牛军  

  
  时间:2013年4月11日下午3点
  地点:社科文献出版社绿坞
  
  主持人徐思彦:今天我们荣幸地请到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牛军教授,牛军也是今天的主讲嘉宾,我们非常荣幸地请到了章百家教授,今天的点评专家。我先向各位简单地介绍一下牛军教授,牛军教授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史教授,长期研究中苏外交史,他的代表作是《从延安走向世界:中国共产党对外关系的起源》,这本书《从延安走向世界》早就已经有一版出版,牛军还有一个头衔是中美关系史研究会秘书长,牛军教授也是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的研究员,后来到了北京大学,当时社科院想把他拉回来予以官位,可能是共产党的教育事业,还是燕园”嘉丽”的诱惑,我也搞不清楚,反正是没有回来,一直在北大。章百家教授大家可能也知道,他是党史研究室的研究员,长期研究中共党史,最早也是研究中美关系的,牛军教授当时写的文章是通过章百家教授介绍的,今天非常高兴能够请到他们两个做我们今天的主讲嘉宾。
  今天讲演的题目是”结盟与战争:冷战时期毛泽东、邓小平的战略决策”,说到邓小平的外交战略决策,我想给大家留下的印象都是他的铁腕作风,如果讲到毛泽东的外交方面,我想无论是当时的”一边倒”,后来的”两条线”、”一大片”和”三个世界”,这是专家学者研究的,作为一般的平民百姓茶余饭后谈论的,比如他在游泳池里和赫鲁晓夫会见,说不好是戏弄还是什么,大家有不同的解读。后来尼克松访问中国的时候,直到下了飞机还不知道毛泽东会不会接见他,这样的外交行程在今天都是很难想象的。如何看待第一代和第二代领导人,我记得我的朋友说过一句话,无论如何评价邓小平,邓小平也是毛泽东时代的人,大家都可以有不同的解读。我现在把时间交给主讲嘉宾牛军教授,请大家热烈欢迎牛军先生给我们解读”冷战时期毛泽东、邓小平的战略决策”。
  牛军:首先感谢社科文献出版社让我有这个机会,首先是感谢社科出版社能够出版我的书,感谢社科文献出版社给我这个机会与各位朋友交流,谈谈我的想法。其次表示歉意,我穿得的太随意,因为在上课的时候讲课讲惯了,在这儿应该穿西装,向各位表示歉意。
  
  两次结盟,两场战争
  
  我把题目给各位解释一下,我出的那本书是《冷战与新中国外交的缘起(1949-1955年)》,题目讲到结盟与战争,要讲到两个人毛泽东和邓小平,时间就跨到1979年。”结盟与战争”的意思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年有40年是在冷战时期渡过的,毛泽东和邓小平两个人做出两个重大的决定,所谓结盟是指两次结盟,第一次是和苏联结盟,苏联结盟以后很快就参加了一场战争–朝鲜战争;第二次和美国建交,1月1日正式建交,2月17日发动了对越南的战争,那次严格地讲不能算是结盟。
  我在这里说是结盟,也不能说是没有根据的,因为邓小平在1月28日-2月5日去美国访问,访问期间他和卡特第一次会见的时候两个人有过一次简短的交流,两个人都是共同表明,”我们两个国家不结盟,但是我们可以有非常密切的战略合作”,这是邓小平的原话。卡特也表示说我们不结盟,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两个国家进行战略合作。原来我想用两次结盟和两次战争,我个人是做历史研究的,这样40年的跨度,就是中国在冷战时期渡过的40年,这两个重大的外交转折和重大外交决策都伴随着大规模的地区冲突。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做这样的比较本身有很大的不同,比较起来才有意思,但毕竟是两次。因为冷战是美苏两个国家的对抗,根据我们做冷战史的研究认为任何国家都要面对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对抗的现实,都要处理和美苏两个国家的关系。中国处理同这两个国家的关系,开始是同苏联结盟,和美国对抗;后来和美国建立”准战略同盟”,和苏联对抗。这两次重大战略选择的结果中国都是进行了大规模的局部战争。越南那次持续的时间比较段,但烈度也是非常强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两个事情放在一起比较会比较有意思。
  抗美援朝战争,国际上叫朝鲜战争,这个战争我们国内社会上现在有各种各样不同的评价,学术界现在也有很多不同的评价,比如战争该不该打,战争应该怎么样打,如何评价战争结局。对越南战争,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一部中国学者写的关于越南战争的著作。新出版的美国费正清研究中心著名教授傅高义写的《邓小平时代》,给越南战争起了一个名字说在中国,越南战争是”被遗忘的战争”。为什么不能讨论?他在书里说了理由,中国为什么回避谈论,包括学术界没有办法进行研究。他在书里写了他自己的理由,各位有兴趣可以自己去过,我是有经历的。我曾经写过一本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关系史》里面有一节大概1万多字是中国和越南的矛盾,为什么会走向战争。这本书出版的时候这一节被完整地删掉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曾经和出版社的编辑说能不能保留标题,因为这么重大的事件,在概论式的叙述中就没有这件事情了,对我来说人家会怀疑你做历史研究的人是不是知识上有缺陷,所以内容上可以删掉,标题能不能给我留下来,然后编辑说连影子都不能见到,所以它就彻底没有了。这个原因非常复杂,章百家教授知道得非常清楚,我们关于这个问题可以研究的界限在什么地方。
  我本来想这个题目就干脆想讲毛泽东,既然傅高义的书都出了,美国人都可以在中国公开地谈,我认为就意味着中国学者也可以公开地谈,因为这个议题非常重要,所以我把这两个题目结合起来谈、来比较,我个人认为非常有意思。现在我念一段话,二十世纪英国一位非常著名的哲学家,学术理论家卡尔·波普尔针对历史研究有过一段话”不可能有事实如此这样的历史,只能有历史的各种解释,而且没有一种解释是最终的,每一代人都有权形成自己的解释,他们不仅有权形成自己的解释,而且有义务这样做,因为的确有一种寻求答案的迫切需要”。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第一,事实上必须非要如此不可的历史,历史是当时的历史人物选择的一种结果,对历史人物来说也是一种宿命,他站在那个位置上,必须做出选择,但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根据他的研究,他说”没有必须如此的规律”,这是我们研究中的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每一代人对一个重大历史事件没有确切的最终结果,每一代人都会形成自己的解释,而且有权做出自己的解释,我们这一代人到了今天这个时期有权利对过去的历史根据我们的理解和知识,以及对当今中国历史命运的体验寻找自己的答案。
  第三个问题,是寻求答案的迫切,有很多历史问题,对任何一代人都有紧迫的需求让我们给出自己的答案,我对这句话非常欣赏,因为我是做历史研究的,所以我只要做讲座,现在都要念一段这样的话,这是什么意思?其实我体会最深的还是为什么说有迫切的需要,我们就可以进入到这个研究主题里的问题,比方说我们今天面临的这个问题里就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前面临的最迫切的对外政策问题,就是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
  中国应该怎么办?我们现在的想法怎样形成的?我们为什么就认为北朝鲜就是我们的盟友,到现在为止仍然如此难以割舍,不愿意亮明自己的立场,我们对北朝鲜的关系还影响着我们对中国国家利益的认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各位可能不太关注,我是比较关注的,就是在十八大结束以后,中共中央派了一位政治局委员到北朝鲜去。我不知道为什么内部会派人去,凭着我的经验,新领导班子已经确定下来了,我和北朝鲜的关系就要有两党相互通报,通报的时候电视里就出现一个场景,我非常关注,新班子和北朝鲜关系怎么认定,我忘了去北朝鲜的领导人叫什么名字,他和金正恩见面以后,两个人先是握手,明显地从肢体动作来看,还是金正恩主动,搂在一起左右左亲了三下,就是贴脸,这是哪儿来的呢?我是真的研究过,因为我们领导人和哪个国家领导人见面都不贴脸的,有时候礼仪性地碰一下。这贴三下是俄罗斯的风俗习惯,在中苏结盟的时候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之间的见面仪式,这个仪式看似简单,背后反映我们还在认可冷战时期和北朝鲜形成的关系。韩国人称这个关系叫血盟,我们叫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
  这种关系持续到现在,我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影响我们的思考,具体的我找不到证据,因为这还要经过历史的沉淀以后再去分析,但我感觉到还是存在的,这个影响非常大。类似这样的问题还是不断地推动我们,有一种迫切性,把过去的事情讲清楚,把过去的事情重新解释再来思考,再来面临今天紧迫的形势。每天早上看新闻,北朝鲜的导弹,昨天说已经竖起来了,今天最新的情报证明已经在里面添加了液体推进燃料,总之是很紧张,每天都可能新的状况。中国也在考虑真的发生了战争中国会怎么办。我看网上有各种各样的帮忙领导人进行选择的建议。但做朝鲜战争的研究,我认为中国曾经有机会避免这场战争发生,就是凭中国的力量阻止这场战争的发生,无论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军队,中国军人,我从来认为对一个国家来说军人奉命上战场他们就是英雄,他们是为国家而战,这个政策评价是一回事,但对军人来说他们就是英雄,他们在执行军人的使命。无论怎么样评价,抗美援朝对中国的影响相当长远,从当时对中国安全环境的影响持续大现在对中国人精神层面的影响,包括对敌友的确立,自己的环境到底应该怎么认识,什么是中国的国家利益都受到那场战争的影响。
  
  中苏结盟与朝鲜战争
  
  在历史上发生的事情是什么呢?根据我们这个圈研究,毛泽东这次去苏联谈的就是结盟,他见了斯大林,根据苏方的记录,第一句话就是说我们需要长时间的和平,中苏关系角度讲,毛泽东是告诉斯大林说我为什么要建立一个好的中苏关系,我们希望从苏联结盟得到一个和平的环境。通过毛泽东的翻译师哲的回忆,他记得毛泽东的口语,表达的意思是这样的,斯大林问他你想要什么,毛泽东说”我想要一个又好吃又好看的”,斯大林就不懂了,那个话就没有说下去,说又好吃又好看是什么。毛泽东的意思是既要有名义上的收获,又要有实质性的东西,一是援助,二是安全保障。今天简单地说就是这个。因为毛泽东不知道斯大林在想什么,又不能提出具体的条件,所以就说了这么一个抽象的话,斯大林有没有听懂。今天我们解读他们谈话的内容看,毛泽东是需要援助和安全保障的,根据我的研究,在1月19日-30日之间毛泽东和斯大林谈过东亚地区的革命运动问题,双方达成的共识是,北朝鲜要想完成国家统一,发动战争必须要在中国完成国家统一之后。
  这个事情毛泽东是坚持的,我们现在能看到档案最早是在1949年5月,解放军打过长江不久,金日成就派人到北京,向中国提过他想要完成武力统一,希望得到中国的帮助。毛泽东当时就国家他们”你们要推迟”,他当时讲的是”只有在南朝鲜发动战争的情况你们才能反攻”,那个话的意思当然是不同意北朝鲜主动发起进攻。金日成还派了代表,又向毛泽东、斯大林发了电报,表达积极支持建立一个东亚共产党情报局,因为1949年建立一个欧洲共产党情报局,他为什么要建一个东亚共产党情报局?这样就给北朝鲜参与东亚事务能够提供一个活动的平台,他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这个设想最早是苏联提出来的。中国要使这个革命成功了怎么办?要不要加入欧洲共产党情报局,斯大林的设想是东亚和欧洲分开搞,因为情况太复杂,苏联在欧洲的利益大大高于他在亚洲地区的利益,所以他不希望两个地区的事务搅到一起,影响他处理与欧洲国家的关系,因为亚洲国家很多是欧洲国家的殖民地,如果支持这个地区的民族解放运动,那么在欧洲和法国、英国的关系就难以处理。所以金日成提出这样的建议,毛泽东没有接受,说我们国内革命战争还没有结束,这个事情要往后放。1949年9、10月这个交涉一直在持续。我讲这段的意思是,毛泽东和苏联结盟的时候,中国领导人是有明确看法的,用我们今天的语言来表述,就是北朝鲜向南朝鲜发动进攻,挑起这场战争是不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不符合中国的战略安排的,所以毛泽东是不赞成的,是明确的。
  如果我们把中苏同盟整个1949年12月去到2月14日签订《中苏同盟条约》,完整地看谈判,毛泽东说我们要长时间地和平,就包括朝鲜半岛不能有战争。为什么?就是担心美国的军事干涉,就会打乱整个地区已经形成的当时对中国比较有利的局面,就是美国的军事干涉,所以问题就由此而来。我今天讲历史经验教训,为什么要重新解释,为什么有紧迫性,中国参加朝鲜战争,抗美援朝的确是面临战争爆发以后,是个被动的选择。问题是在哪儿呢?在于中国领导人已经认识到自己国家的利益,在于这个地区没有战争,但当出现这个局面,为什么不去制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共 6 页: 1 2 3 4 5 6

   进入专题: 中苏结盟 朝鲜战争 越南战争 冷战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5月2日, 10: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