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转世》连载2:“二神”之死

【编者注: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连载系列

凌晨三点的北京,雾霾从黑暗的四面八方悄悄集聚,主要街道路灯的光线已不能连成一片,分散成相隔的光点。灯光稀疏的小街则更是昏暗。疾驰而来的发动机轰鸣打破阑珊沉寂,急转的汽车轮胎与地面摩擦出刺耳尖叫。一辆奔驰G越野车拼命逃跑,三辆悍马吉普从不同方向追赶和堵截。如果有人在现场旁观,一眼就可以看出奔驰G的极度恐惧,慌不择路,见街就钻,从而生出要出事儿的担心。果然,当奔驰G看见迎面街口一辆悍马横插过来,另一辆悍马也在右边街道现身时,猛打方向试图拐进左面路口,但即便方向打到了底,转弯位置还是差了一个车身的宽度。车头正好撞上街角仓库建筑的水泥大墙。

德国原装进口的奔驰G照理应该保得住驾驶者性命,问题在于那个大肚腩的中年男人仓惶逃跑时未系安全带,安全气囊虽然在撞击中打开,巨大惯性却使中年男人硬是从气囊和车顶间的缝隙弹射而出,穿透碎裂的前窗玻璃,一头撞上对面大墙,再狠狠摔到奔驰G变了形的发动机罩上。

紧随其后的悍马老练得多,早有预料似的提前做出闪避,正好把车停在奔驰G左边。另两个方向堵截的车也接连而至,三足鼎立般把奔驰G夹在中间。悍马车里最先冲出的精壮汉子揪起在发动机罩上已如一滩烂泥的中年男子,使劲拍打他胡须浓密的脸颊,对他耳边连喊“深喉是谁”。不过与那硕大的头颅相比,手中的重量显然太轻。待后来者打开电筒照亮,才看到那头颅只剩前面一半。脸皮软塌塌地下垂,后一半不知是整块被撞飞,还是散碎成了骨渣脑浆甩溅四散,不管怎么样,人到这份上,谁都明白用什么方式也无法再让他开口了。

“傻逼!”精壮汉子懊恼地松开死者,一连串咒骂脱口而出,从死者的驾驶技术到竟然不系安全带,每句都离不开傻逼二字。但是骂归骂,该干什么仍然干什么。三辆悍马上的六个人,训练有素,配合默契,不耽误一秒时间,立刻进入下面程序。有人把三辆悍马开到不易被人注意的角落和阴影中;有人监视不同方向的路口;有人头戴顶灯处理奔驰G。他们携带的工具极为专业,可以不受阻碍地打开撞击变形的车门和后备箱,仔细检查车上所有部位。跟钱财有关的一概不动,但是跟信息有关的,手机、电脑、本子、任何有字的,哪怕是商店发票、停车收据,一概拿走。

街上到处都有摄像头。这年头已是常识,连小贼作案都会想着如何防范。但是这队悍马客们毫不在意,也不回避。其中领头的一个电话打到总部,只需报告所在地点,其他的都由总部处理。即使在如此深夜,也有无形的手动起来,精心抹掉了刚刚追逐途中和出事现场的所有影像。

奔驰G的冲撞惊醒了睡在仓库另一端的守夜人。他在梦中先以为地震接着想到爆炸。等他醒过神来留了个心眼,没敢外出也不敢开灯(这让他保住了性命)。暗中摸到仓库顶层办公室,那里有窗能看到街上。他看到一辆车顶在下面墙上,随即遵照公民该有的行为给110致电报告交通事故。雾霾尽管浓重,还是能看到有人在出事车的周围活动,他向报警台说了这一点,加上自己的解释——“车里人好像都活着。”

110指挥中心没有立刻派遣警员,反而把附近的巡逻警员支开,避免意外闯进现场。不过这个时间不长。十几分钟后,悍马客们已经结束搜查,清掉所有痕迹,随即如被雾霾吞没一样消失。指挥中心随即调派警车到现场勘察。在电话报警和处置记录上,这十几分钟延误是消隐不见的。经过符合程序的一系列勘察,死者血液测出了高酒精含量(倒不一定需要做手脚,死者是个夜夜手不离酒的好酒之徒)。事故顺理成章地归为中国每年数万起酒驾车祸之一。中国之大,以伪装车祸掩盖凶杀的案件每年会有上百起,但是连国家首都的警察系统能被调动起来作伪与掩盖,那势力之大就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了。

死者是位大牌艺术家。有国际名声的中国艺术家总共没几个,他是其中最火的。他的名气除了出自艺术,还有近年用互联网推动行为艺术式的社会运动,使他的名声远播艺术圈之外,成为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他有一千三百多万微博粉丝,属得上中国排名最前(世界也是前列)的网络达人之一。他的微博名是“二神”——有人解释是因为他认为自己“装二”的本事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也有人解释他是表示谦虚不敢称神,因此称自己为“二神”。他除了是艺术天才,同时是策划和造势高手。以往在网上做的寻找失踪儿童、反对歧视艾滋病、讨论同性恋等活动,动辄吸引几十万乃至上百万参与者,声势浩大。那些扶助弱者的活动提升形象,聚拢人气,使他火上加火,却无损其他。可是一旦转向了挑战权势,即使如日中天的名声也帮不上他了。让他惹上杀身之祸的,是他正在秘密筹备的下一个网络活动——“窃国猜想”。

“二神”内心精明,其实颇晓利害。他设计的活动先要发一个表态宣言——“坚决拥护”中共领导人要把权力关进笼子的“伟大号召”。这是“二神”惯用的“装二”手法,先把自己说成与当局一致,目的是给当局捧场,堵住当局的嘴。用他的话说,那是把不老实的老二套上个政治保险套。表完“坚决拥护”后,话锋接着一转——但是,怎么相信权力能够自己关自己呢?就像不能相信人可以揪着自己头发离开地面一样,那不是个道理,纯粹是瞎掰。真的要把权力关进笼子,只能靠老百姓。而老百姓有什么呢?除了眼睛和嘴别无其他。那就要用老百姓的眼和嘴。虽然人微言轻,可架不住人多。想象一下,如果权力的上下左右如同屏幕像素一样排满上亿闪闪发光的眼和不平则鸣的嘴,时时刻刻盯住权力,数落权力,还有什么比它更能关住权力呢?而老百姓的眼,关键的就是要盯住掌握国家的权力是不是在利用权力窃取国家?这就是“二神”宣言的结论。

只说这个算不了什么,无非是人民监督权力的老生常谈换个形容方式。但是“二神”已经策划好了后面一系列步骤。第一步是推动“窃国猜想”,让全体网民人人动脑,放开想象,如果权力企图窃取国家,会做什么?怎么做?用何种手段?搞出哪些阴谋?又如何实施?需要哪些环节?他将告诉人们阴谋不可怕,怕的是不知阴谋。只要放在阳光下,阴谋就已经等于被挫败,因为阳光下注定搞不成阴谋,阴谋者不得不放弃。因此在防范窃国方面,“窃国猜想”的成本最低。

不过,让分散的网民各自去做“窃国猜想”是达不到效果的,会在网上互相淹没,引不起关注,更难达成共识。“二神”的第二步就是让网民们所做的“窃国猜想”都通过微博发给他。他将专门组建一个团队进行审读,选出靠谱的内容,用他的“二神微博”进行转发。被“二神”转发那可是不得了啊!一下就扩散到一千三百万人。人们再继续转发形成接力,甚至能把影响面扩大到上亿人!仅这个诱惑就能吸引无数网民趋之若鹜。同时“二神”还会设置专门网站,对“窃国猜想”做分类专题,推动持续深入的讨论,弥补微博会随滚动消失的缺点。可以相信,这个活动只要开始,一定会掀起网络热潮,变成举国关注的话题。

在这个过程中,看上去“二神”是把话语权交给网民,但是既然转发网民的猜想是以他的选择而定,话语权实际还是在他手中,只不过是借网民的嘴说而已。“二神”自己有一个完整的“窃国猜想”,会按照事先设计的顺序和节奏推出。凡是网民的猜想与他相吻合的,就让网民说,而网民始终没说到的,到该说时他会自己说,或者是换个马甲说。总之这个活动是要把他自己的“窃国猜想”完整清晰地推出,使其成为活动围绕的主线,最终成为国民的共识。

这种活动方式无需长篇大论,不要法律推敲,既然事先就冠以“猜想”之名,更不必提供证据。在整个过程中,“二神”将反复“装二”地声明:“一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巧合只是偶然” ——这句话干脆被直接用大号字写在“窃国猜想”网站的首页,搞得谁都对此无法指责,想找茬也没脾气。

若是到此为止,“二神”还不至于丧命。网络再热闹也是一时,不久便会被新热闹取代。可“二神”打定主意要把人们的眼球钉死在这个话题上。待“窃国猜想”全部推出后,他的第三步是要亲自操笔画一幅漫画——“窃国路线图”。画得好看生动,又能让窃国方式和步骤清晰地一目了然。头版就印一百万份(发完再加印),索者不拒,免费寄给任何索取者。“二神”会在每张画上亲自签名。众多追星族拿到他的签字想必到处显摆,当然少不了解释漫画的意思。仅此一招,就会让“窃国猜想”的热闹持续保持热度。更别说他还在筹备将漫画制作成卡通片,他不但参加编导,还会亲自演唱调侃权力的民谣小调,配在影片中。以他的影响力和操作手段,影片观看人次过亿、下载量过千万都不会稀奇。总之,知名度的作用会被他利用到极致。那时,只要他这个明星不回头,就会有千万追星族始终跟着他边走边唱。

还没完。前三步主要是造势,真正建成“笼子”要靠第四步。他将号召民众共同负起监督责任,都要瞪大眼睛,在现实生活中发现任何与“窃国猜想”吻合的迹象,立刻记录取证,发送给他。他的各种社交媒体、电子邮箱、热线电话、微信、QQ等都是公开的,团队会处理送达的每一条检举信息,派人进行实地调查,随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还会对积累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研判窃国进入的阶段,形成的规模和可能的发展。这一步不会有终止时间,将是长年累月,持续不断。只要“二神”有能力维持他的团队,就可以一直往下做,利用典型事件制造接连不断的网络热点,吸引社会关注。而维持团队,一是“二神”的艺术作品是国际大师级价格,随手搞出任何作品都有趋之若鹜的买家出高价;二是很多志愿者愿意无偿参与,所以金钱和人力对他都不在话下。

一旦“二神”构建出千万民众眼睛和嘴巴编织的“笼子”,他就会成为“笼子”的当然掌门人,也就具备了与国家权力对等的地位(至少他这样期望)。不过这一点他不会往外说。在没成事前,他会聪明地保持低调,对外解释这种集体猜想和全民验证的活动时,只说目的是让“窃国猜想”由此避免,不会真地发生。谁能反对这样的活动呢?在公众眼中反对者明摆着就是被猜中的窃国者。这个设计可谓天才,既迎合大众情绪,政治正确,又难以被抓把柄。对权力的不满是活动的内在动力,网民本来就热衷想象,又对窃国题目有特殊敏感,中国六亿网民中若有十分之一参与,就能跟中共党员的人数匹敌了。继“二神”从艺术家转型为社会活动家,这将是再次成功的转型,一跃成为中国民众的政治领袖。有这样的基础,未来他就可能改变中国,名垂青史,最不济也是把行为艺术的规模玩到了空前绝后。

“二神”肯定没想到,要付出的代价是他的生命。其实他就晚了一步,只要“窃国猜想”的活动一公布于世,针对他的任何动作,哪怕是因为他睡了人家老婆而被丈夫打伤,也会被舆论说成是当权者所为,是他们被“窃国猜想”戳中了要害的证明。“二神”的知名度足够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应,国内则可能由此掀起全国性抗议风潮。“二神”在筹备阶段高度保密,除了贴身助手没向任何人透露,也是考虑到安全。把互联网当成掌握未来之法宝的他,在网络安全上从不吝金钱,以重金聘请最具口碑也是最昂贵的美国公司为他维护。他自以为万无一失,即使在他死前,也没有搞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车祸”发生后一小时内,“二神”的家、办公室、别墅、情人住处、网站、邮箱、博客……全部遭到彻底搜查。他的家人、友人、助手、工作人员皆被监控,其中有些人遭到秘密审问。而凡是跟“窃国猜想”有关的文字、图像、视频,一律被销毁,只留下一套电子版存档。

就算“二神”想当权力笼子掌门人的想法被当权者知道,一般也会视作疯子狂想,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从“二神”之死可以看出,“二神”一定不仅仅是妄想,而是的确具有了实实在在的威胁,背后的大势力才会决定必须痛下杀手。

那份仅存的档案置于重重尖端保护,却有一条黑客的触须如无声爬行的细蛇,蜿蜒回转,不被发觉地绕过重重关卡,潜入进核心,悄悄拷贝了一份,又原路蜷缩而去,未留任何痕迹,也未引起一丝警觉。

(http://wanglixiong.com/  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连载二:“二神”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