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公消费”话题是舆论的焦点,也是网民紧追不舍的热点,经常会随着某个网友的爆料,例如在网上晒张消费发票什么的,重新掀起高潮。

 

  最近的高潮发生在广州11个区县“晒”“三公消费”账本之后。在各区明确列出公务接待费的92个街镇中,公务接待开销超过百万元的有三个,分别是白云区同和街(2011年109万元,2013年计划花108万元),从化市的良口镇和鳌头镇,数额分别为187.6 万元(2011年)及125.5万元(2012年)。

 

  这些数字在诸多数字中原本掀不起什么浪花,怎奈时机不对,正好碰上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在出席香港立法会时的讲话,这位香港的局长披露,2011-2012年度港府礼宾处用来招待外宾的开支为500多万港元。香港特区政府的礼宾司的接待费,同广州镇级政府、街道办事处的接待费一比较,就出问题了。如果将人民币换成港币,这三个镇加起来,一年的三公消费几乎等于香港特区政府一年的接待消费。于是,网民又抓到一个热点,舆论一片哗然。

 

  一个小小的街道办事处,一年公费接待109万,这一百多万纳税人的钱是怎么被“吃”掉的?据相关部门负责人解释说,主要是存在账务处理的差异。街道将出租屋管理、环卫工人加班、综治维稳、信访处理、清拆“两违”、安全生产检查、会议费、突发事件、创文工作等餐费全部当作公务接待费处理。

 

  这个解释不完全是在砌词搪塞公众的质疑。说他们把钱都“吃“掉了,还真有点冤枉他们。公费接待的支出,可真的是五花八门的。根据网友透露,我下面所提的三种就是比较普遍的“三公消费”。

 

  一位网友透露,他的一个做普通公务员的朋友,知道他经常到处跑,一日三顿几乎都是在外面餐馆解决,因此要求他把所有的餐费、车票、住宿票、汽车加油费等发票都收集起来,定期送给他。这位公务员对发票的渴求几乎到了锱铢必究的程度。据说连在麦当劳吃午饭,叫了五十元的套餐,这位公务员也求服务员给他提供发票。

 

  他解释说,每月的收入都是分两部分领取,基本工资就直接打到工资卡里面,其他的福利补贴,都是要拿发票回去报销领取的,发票就是钱啊!五十块钱难道不是钱?国内的很多企业了避税,都采取要求员工拿发票回去冲账的做法,虽说政府机关不用交税,但每年要面对审计部门的审计,同样需要把不合符规定的支出“合法”的支取,发票换钱,是最好、最稳妥的一个方法。按说,外面也可以买到发票,但谁知道那发票假到什么程度?万一审计部门认真起来,到时去一一对照,那不是栽了?可见,“三公消费”的部分钱是这样流落到公务人员的腰包的,成为他们享受的福利的一部分。

 

  还有一位网友来信说,她是一个事业单位的财务人员,工作上遇到很大的烦恼。她说,他们单位的存款,是属于领导个人的,领导可以任意予取的。经常是一个电话,告诉她需要多少钱,让她准备好就送过去,从来不说钱的用途。更绝的是,这位领导,连财务递过去的借条都不愿意签名,让财务自己想办法搞定。

 

  女网友郁闷地写道,我有什么办法搞定呢?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我又不敢说出来,这样的事如果说出去了,领导一定会给我穿小鞋,饭碗都可能不保。因为大家都知道,领导拿出去的这些钱,几乎都是用于“公关”,主要对象就是政府主管与权力部门。为了方便领导,同时又不直接暴露领导,只好由财物去想办法,到处给他找发票回来冲账。这也属于“三公消费”,消费到某些神秘的领导口袋里,纪检部门如果不动真格的,永远也不知道到底消费到哪里了。

 

  我还有一位在广州某基层部门做办公室主任,负责搞接待的网友,她说自己每月都会接到一、两个固定的约会。约会她的,是她们单位上级部门直属领导的太太。据这位办公室主任说,他们单位在很多事情上都要有赖上级部门的大力支持,跟上级部门领导包括家属沟通,搞好关系是工作的重要部分。领导的太太每次都和她约同样的那两家海鲜餐馆。入座后,按照惯例,领导太太负责点菜,点的菜都是又贵又不饱肚子的,山珍海味自不在话下,回头还要给他们家领导和小孩打包一袋回去,顺便带点排骨喂宠物。

 

  这位网友说,每次拿到账单结帐时,都会心底直冒凉气,天价账单啊,两三个人一顿就吃掉一万几千。开始的时候怎么都想不明白,两三个人,几道菜,咋就这么贵?可碍于菜是领导太太点的,自然得照单全收。不久就发现了猫腻,原来这家酒楼的老板是领导的一个同乡。那每顿一万几千的饭多少是吃进肚子了,多少是他们坐地分赃,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样的“三公消费”恐怕连纪检部门出面都搞不清。

 

  购物、旅游、甚至去澳门赌钱等等,通过公务消费的方式报销的,这些年媒体网友曝光的案例不少,可见 “三公消费”几乎是无所不包,只要能把公家的钱想办法变进私人口袋里,怎么做都可以,几乎已经没有无底线可言了。

 

  “三公消费”像一个大箩筐,什么都往里面装,装得公务人员皆大欢喜,却让民众每每感到心寒。随着每一次的曝光,民众心中的政府公信力也日渐坍塌,长此以往肯定不是办法,但以目前“三共消费”名目之多之复杂来看,要想短期内靠行政命令,以政风的方式改变状况,减少三公消费,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原标题:公费接待不都是吃进肚子里了)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