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海内外的海南“校长带六幼女开房案”持续发酵。本周以来,自发赴海南为该案进行公民法律监督的七位律师中,陆续有人遭到当局警告,或被微博封号。案件调查过程一波三折,疑雾重重,有人怀疑涉及官场“破处升官”潜规则。

本月13日,海南万宁第二小学校长校长陈在鹏带6名女学生和当地房管局工作人员冯小松开房的事件,引起各方广泛关注。虽然家长们出示了女儿被强奸的证据,但当地警方则称女孩没有被强奸,又称当日是女学生主动约校长见面。万宁警方上周以罪名较轻的“涉嫌猥褻儿童罪”将二人逮捕,而非各方呼吁的强奸罪。警方的做法令公眾哗然,民间质疑之声四起。

珠海律师邓树林、广州律师闻宇、王红杰、陈武权、隋牧青、深圳律师梅春来、江门律师王全平自发赴海南为“六幼女开房案”进行公民法律监督,七律师周一正式向海南省检察院控告海南万宁警方涉嫌做伪证和徇私枉法。

在随后的两天里,有律师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压,大陆记者报道七律师海南之行的文章也无法见报,而女生家长目前集体对官媒以外的机构和个人禁言。

首倡该次活动的王全平律师周三对本台记者说:

“星期天我们分头去海南,星期一集中完毕。珠海邓律师接到主管部门的电话说不要代理。包括我也接到司法局的电话,问我在哪里,其实他们知道我去哪里了,说如果我出外要和他们汇报,没敢跟我说不要代理这个案件。”

隋牧青律师周二早发微博称:“本账号一度竟然显示销号状态!本人与广州公安、城管等公权机构时有激烈冲突、对抗,从未曾危及我的微博账号,没想到海南之行,让我面临销号的危险。而强奸犯力量之大,再次远超我的想象!”

隋牧青律师周三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律师们强烈要求案件异地侦办:

“我们认为,万宁公安局明显有徇私枉法的嫌疑,法律规定他也应当回避。还有,这个案件主要是发生在海口,按照案件管辖地来说,也应该是海口公安局(调查)比较合适。而且我们要求海南省检察院全程监督案件的侦查过程,扩大侦查的范围。因为这个案件感觉蹊跷的地方太多,比如说这些幼女的老师,他们最初发现孩子不见了,其实我怀疑老师根本就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这个校长绝对不是第一次干这个事。”

《东方日报》对案件的分析被网友疯狂转发:开房案至少应有6人以上参与对女孩性侵,而未露面的四个或更多的人的级别、身份会更高。事件疑点重重:一、两位副市长出面欲找家长和谈私了,警方疑作伪证,为谁背书?二、长途奔袭150公里,穿过整个海南,为谁特供(幼女)?三、当地传说处级干部流行“破处升官”说法,破处了也就意味着向厅级干部升迁。

隋牧青律师表示:

“现在这个案件搞不清楚,看着有点迷雾重重的,是因为侦查机构有徇私的问题。但是记者说根本就见不到家长,我们推测家长不愿意见我们,从记者的遭遇和网上删帖封号、封口的这种情况下,他们不可能来委托我们。”

据万宁一位受害学生家长周一透露,孩子称校长本来还打算带女生赴湖南,幸亏被家长及时发现才被截下来。有微博评论认为:“干女儿带几个少女给校长玩,然后他想升官,就介绍女孩给公务员,接著他们想继续升官,於是就联系湖南有相同爱好的高官!可能还有很多这样没被发现的高官在密谋着玩弄幼女!教师充其量是个皮条客。”

对此,王全平律师称:

“经常有幼女被强奸的事情,但都是淡化处理了。我们有理由怀疑有其他官员参与在其中,而且一发生这种事情,在法律的适用上,都是故意减为轻罪的罪名。”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