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中共中央机关报日前发表评论文章表示,反腐败不能只靠腐败官员的情妇揭发问题,而要建立有效的反腐败制度。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5月29日发表署名戴立言的文章,题为“反腐败重在制度建设”。作者认为,贪官和情妇是权色交易的共同体,互相勾结、相伴而生。一般情况下,情妇不但不会去检举揭发贪官,反而会成为贪官大搞权钱交易的代理人,有的还直接收受贿赂,谋取巨额非法利益。尽管有时因各种原因导致情妇翻脸举报贪官,但从根本上讲,二者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是为了相互满足贪欲。因此,把反腐败的希望寄托在这些情妇身上,搞所谓以邪攻邪、以恶制恶,无异于与虎谋皮、缘木求鱼,也辱没了正道人心。

作者表示,民主是腐败的天敌,反腐败的深厚力量植根于广大人民群众。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再加上制度力量与舆论力量密切配合、良性互动,就会形成有效遏制腐败的健康力量。

评论文章指出,2012年,在全国纪检监察机关查办的案件中,线索来源于群众信访举报的占到41.8%,说明人民群众才是反腐败的主力军和依靠力量。文章说,只有靠全社会的正义力量、健康力量,才能有效遏制腐败。

国际反腐机构“透明国际”的亚太事务负责人廖然就此表示:

“我觉得官员情妇揭发已成为中国反腐的一个很重要的渠道。当然不能只靠情妇反腐,还需做其他许多工作。但是,官员情妇之所以成为反腐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因为她们掌握了很多证据。近年来倒台的几个贪官,没有一个不是没有几个情妇的。中国官员应该有多少工资大家都是知道的,而要想知道那个官员是腐败的,可以从他拥有的情妇而得知。这几乎成了百分之百、百分之一千正确的渠道去发现腐败的线索。所以我觉得,不能靠情妇来反腐的说法并不正确。”

近些年来,中国多位腐败官员因与其反目的情妇举报揭发而被曝光,随后落马,引发网民热议,并致使网民戏言:这是中国反腐运动中的“二奶效应”。还有人说,中国反腐不需要中纪委或者反贪局等反腐机构,而是要靠官员的情妇,并把她们戏虐地称为“反腐主力军”。另有网民开玩笑说,“看来,反贪重任还是得靠情妇小三”。

《人民日报》的文章强调制度力量的重要性,并且建议,要靠改革体制、优化机制、完善制度来防患未然,全面深化包括经济体制、行政体制、干部人事制度和司法体制在内的各方面体制改革和制度创新,实现靠制度管人、管权、管事、管钱、管物,努力做到从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

透明国际官员廖然表示,中国要有效反腐,还得从官员申报财产开始:

“我觉得,官员申报财产是新一代领导人面对的、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反腐败其实并不是那么复杂的,主要就是看你领导人的决心,你愿不愿意做。如果你领导人真心愿意反腐败的话,把领导干部的财产、家产、都公开的话,实际上你用不着投入太多的资源就可以解决反腐问题了。比如说,我们近几年来看到的那么多‘表哥’、‘房叔’、‘房婶’,怎么可能一个政府官员有三十多套房子?你积累的这些财产是怎么来的?如果官员每年都申报财产的话,他怎么可能贪腐呢?”

然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虽然上任后大谈打击腐败,并说要“老虎”、“苍蝇”一起打,但近来中国一些公民因要求官员申报财产而被警方拘押,这使人对中共反腐的诚意存在严重的质疑。

去年年底, “透明国际”发布的年度全球清廉指数中,中国排名第80,比前一年下降了5位,排在南非之后。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最近一期发表文章认为,中国政府的反腐状况显示,它试图在不进行政治改革的情况下控制腐败。但想在限制独立监督和制衡共产党官员权力机制的情况下控制腐败,是极为困难的。中国领导人继续强调“维稳”就意味着它要控制媒体、司法和学术机构。中国的审查制度不允许传播那些质疑当局统治合法性的信息,而包括警察、检察机关和法庭在内的所有司法体系都在共产党的控制之下。这显示,习近平事实上并没有实施更广泛改革的计划。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