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警方日前宣布,在京温事件中涉嫌造谣的13名犯罪嫌疑人被批准逮捕。但有民众指,事件依然疑点重重,而官方始终没有进行有针对性的澄清。有评论认为,当局此举目的只在维稳,打压网络言论。

北京警方周二晚间宣布:日前,利用互联网散布、传播京温商城安徽女青年“离奇”死亡谣言,引发严重后果,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死者男朋友彭某等13名犯罪嫌疑人经检察机关批准,被依法执行逮捕。官方指,犯罪嫌疑人利用组建千人QQ群等方式在网上散布不实谣言,并组织聚集滋事,在现场呼喊口号,制造影响。5月9日,警方曾宣布已抓获一名网上编造安徽女青年死亡原因的嫌疑人。

5月3日,京温商城有一名安徽籍女子袁某坠楼身亡,随后,网络上出现该女子是被保安先奸后杀的说法,导致京温商城附近出现大规模游行。当局随后称,死因是自杀无可疑,并大量删除网络上相关讨论内容。目前袁某的家属已与京温商城达成一致,商城赔偿40万元。

尽管当局屡次强调袁某是自主坠楼,但仍有不少民众表示质疑。浙江财经学院教授谢作诗更提出四个为什么:1、说女孩系“”,动机是什么?2、公布不足2分钟的视频,剪辑干什么?3、死者坠楼前穿的白色短裙和白色鞋子,为何坠楼后变成了黑色裤子和红色鞋子?4、女孩在休市的夜晚商场内呆了近10小时,不会是一个人吧,那些人干什么的,为何不现身?

不过,面对民众的众多质疑,官方却没有作出进一步的回应,更没有组织和发布有公信力的调查。

安徽维权人士周维林周三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认为,警方拘捕彭某等人的举动是出于维稳的目的。

“我认为这是在维稳思路下,因为信息的传播,为了打压言论自由。应该公开,把相关信息公开,如果真的是谣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吗?”

媒体评论人曹林此前曾撰文称:安徽女子坠亡事件中,警方惩治了编造谎言者,有关部门也处罚了几个在微博上故意制造和转发谣言的博主。我的观点是,假新闻当然需要依法惩治,造谣者也必须依法受到追究,这是原则。但与此同时,也须警惕借“造谣”指控,异化为打压异见者、压制不同观点的棍子,借“假新闻”这种污名标签垄断话语权。

浙江律师袁裕来周三认为,如果女子确系自杀,那么警方采取处罚是合理的。

“假如这个女孩确实是自杀的,那么上次的事情造成影响确实是很大。我从网上看到好像有大批的老百姓、安徽人跟警察的一个对峙,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受)伤,后果确实比较严重,这种情况下,处罚还是有这个必要的。”

但袁裕来也表示,由于当时网上大量帖子被删除,讨论被封锁,因此到底事实真相是什么他也并不是很清楚。事件再度引发民众对于政府公信力的质疑。网民“fzdxctg1985”说:即使自主坠楼,为什么散布谣言的犯罪嫌疑人一瞬间可以煽动上千人聚集?是大家没事干?还是群众没头脑?还是喜欢扰乱秩序寻衅滋事?我们身陷在一个没有信用的泥潭中不能自拔。网民“兵哥OnTheWay”则说:政府有诚心、有信用、有透明,也许“不明真相的群众”就会少一些。

袁裕来认为,对于现在民众宁愿相信谣言也不相信政府的现象,需要当局反思检讨。

“现在确实政府公信力非常之脆弱,甚至有传说你一辟谣就是真实的。当然,不见得政府所有信息都是假的,你可能有百分之六七十,甚至七八十是真实的,但是你一旦有百分之二三十是假的,那老百姓当然就愿意相信(网上)假的信息。还有一个因素,由于一些社会矛盾积累得多,民众对于社会更多的有一种抗拒的心态,当然愿意去相信一些对政府不利的信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