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阿坝州民间歌手白玛日增于近日被中共当局拘捕,目前下落不明。此外,法国记者近日进入西藏首府拉萨后于星期二报道当地见闻,进一步披露藏人的艰难处境。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对此指出,外媒再次向国际见证了中共领导人对西藏问题的谎言。

居住在印度南部的阿坝籍流亡藏人索南星期二引述境内消息向本台表示,四川阿坝州歌手白玛日增近日在成都市突然被公安人员拘捕。

“白玛日增是一位深受藏人喜爱的母语民间乐坛老牌歌手,他在成都创办了一间藏歌影视工作室,一直从事音乐创作、传统藏歌收集及民族精神歌曲整理等工作。这个月的7号,他在成都突然被一批中共公安人员强行拘捕,此后一直失踪,截至目前仍是下落不明。”

索南表示,白玛日增是四川阿坝州阿坝县麦尔玛乡人,从小进入阿坝县朗措玛寺为僧,后在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学习佛法,但因在寺院里经常高声弹唱歌曲,影响他人学习,曾被要求离寺,后在民间多次弹唱并制作发行过以民族风格与特性为主题的演唱专辑,几年前才到成都发展事业,建立了藏歌影视工作室,而他被捕后这一工作室也被当局关闭。

索南说:“白玛日增被捕时,中共公安人员并未给出理由,不过民众猜测,他被捕可能是他所收集、整理并制作的有关象征民族特性与尊严的歌曲触动了中共当局的敏感神经。因为此前他曾被当局多次警告自行关闭工作室。这次他被捕后,当局正式关闭了他的藏歌影视工作室。”

此外,法国国际新闻电视台“24小时(France 24)”记者西里尔•佩恩(Cyril Payen)在历经八个月的签证申请后,最终获得七天的入藏签证。该电视台星期二报道了记者佩恩的“西藏七日”走访记片段,并指出,自五年前各藏地抗议活动被中国政府残酷镇压后,西藏对外国记者而言一直是个禁地,而记者佩恩所看到的正验证了达赖喇嘛和人权组织就西藏文化濒危消失的控诉。

佩恩表示,他随同每天进入拉萨的2500名游客和移民抵达这座古城,却如同进入奥维尔的专制世界,就像是一个被占领的城市,有成千上万的军队和警察、监控摄像头、巡逻检查、突击搜查。这就是藏人现在的日常生活。

佩恩约的报道还包括拉萨八廓街正被当局兴建商场的场面及系列自焚事件,还秘密采访了当地部分藏人和一名汉人,其中两名女孩表示:“西藏没有自由,没有一点人权;达赖喇嘛是我们的太阳,但若说出来就会被监禁。”

法国记者佩恩在报道最后表示,西藏继续这样遭受高压统治、文化同化和军事占领,十年后就很难预料会变成什么,但唯一肯定的是,西藏像曾经一样已被关闭。
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民议会政治委员会委员格桑坚参星期三对本台说,这次法国媒体通过秘密采访在拉萨的藏人,再次向国际见证了中共领导人对西藏问题的谎言。

“法国24电视台记者进入拉萨所报道出来的都是我们以前一直披露过的有关在西藏,特别是在拉萨,中共是如何地侵犯西藏的人权、如何破坏西藏的文化。从这次法国电视台的报道里面,更加证实了我们以前报道的事实,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中国一直在宣传,藏人在中国的统治下,怎样的幸福,特别是把拉萨评为‘中国幸福感最强的城市’,但是外国的自由媒体需要通过这样的一些秘密方式才能进入拉萨,我认为这对西藏、对世界都是一个悲剧;第三点,我们也看到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崔玉英曾经在接见印度和尼泊尔记者团的时候,她讲过境内藏人根本不欢迎达赖喇嘛回到西藏,但是从这次法国24电视台里面报道出来,他(记者)秘密采访的藏人所传达的信息里,她们说,‘达赖喇嘛是我们心中的太阳,但是我们不能讲这样的话,如果我们讲了,就会被关进监狱。’从这些里面,可以看出中国领导人在西藏问题上如何撒谎。”

格桑坚参表示,这次法国媒体在报道中提到现在拉萨地貌被破坏的状况,希望引起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关注。

“拉萨曾经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非物质遗产里的一个最重要保护的城市,但是过去十多年里,我们都看到中共以经济建设为名,大量移民到西藏,把整个西藏传统的原拉萨面貌破坏掉。藏人的有识之士,包括中国,包括很多人都在呼吁保护拉萨城市的原貌,但是并没能引起联合国,包括国际上一些组织的关注。从这次,特别是对整个八廓街这一带的修建里,我们知道他们是怎么抽地下水、怎样破坏拉萨的地貌。虽然有这么多的披露,但是联合国它把拉萨列入需要保护的非遗产之后,其实对中国的破坏行为,它又是没有起到任何的监督作用,它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然有很多人在呼吁需要保护拉萨,但并没有引起这么大的一个关注,因此,这次国际上这么一个自由的新闻电视台能够进去,把这一事情重新披露出来,我们希望能够引起联合国为主的主要保护这些世界遗产组织的关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丹珍的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