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蛮子 | 考前拜“文曲星”是一道时代命题

作者:苗蛮子 

高考临近,一些供奉“文曲星”的楼阁庙宇,生意逐渐火爆起来。近日,在河南漯河市,便上演了一场堪称波澜壮阔的祭拜行动:该市第一、二、四、五高中和实验高中等五所学校的1100多名尖子生,在各校负责人的带领下,纷纷到被誉为“文曲星”的许慎文化园祭拜,祈愿高考金榜题名;而成都望江楼公园的崇丽阁,也因为有一个“文曲星”,而吸引了不少高考学子前来跪拜。

高考前的这道“跪拜风景”,内容显然不止于“文曲星”。但凡能够带来好运的,都可以成为学生及其父母祈愿的对象。比如,去寺庙烧香拜佛,或者求自家老祖宗保佑,也是可以的。令人莞尔的是,因为大家期冀高考好运的心态如此急切,乃至于连屡败屡考的范进,也被考生们封为“考神”,逾千人留言“膜拜”。

在现行教育体制下,尤其在“高考独木桥”变成“名校独木桥”的今天,名校,无论对于家长、考生还是学校而言,既是一种诱惑,更是一种巨大压力。基于这种理解,考生考前求神拜佛,可以看成是一种许愿方式,期待从中得到一种正面的心理暗示,这似无不可。尤其是“膜拜”范进的行为,更以娱乐化的姿态消解了高考的沉重,亦不失正面价值。

然而,当“拜神”演变成为一种集体性行为,这种充满美好遐想的许愿方式,本身就带有非常沉重的色彩。学生考前“拜神”,与其说是心理减压,不如说是自我麻痹、自欺欺人。所谓“减压说”,其实并无多少理据可言,至多只具有个案意义,甚至不妨说是个伪命题。应看到,考前跪拜神灵,本身就寄予了很大希望。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就此而言,“拜神”所获取的,恐怕既非减压,也非自信,而恰恰是增加压力。尤其对于那些尖子生而言,更是如此。

高考重压之下,考生临战紧张在所难免。于是,在考前难以再提高成绩的前提下,如何缓减学生压力,并保持良好的应考心态,也就显得尤为重要。很显然,高考减压的方式多种多样,而“拜神”至多只能算是一种最拙劣的减压方式;而且,因学生的个体差异性,每个考生在减压路径上也不尽相同。因此,在考前心态调节过程中,作为教育者的学校,所扮演的应当是引导者和建议者的角色,而实在不必越俎代庖一刀切,搞出“拜神”这种有违时代潮流的荒唐闹剧!

组织学生用膝盖来表达祈愿,足见一些学校在心理教育上的苍白无力,更反映出了校方公民意识的欠缺。时至今日,作为一项主要表达尊卑秩序而非感情的传统,“跪拜之礼”已被丢进了历史的垃圾桶。因此,即便是学生的个体行为,也显得不合时宜;然而如今,本应作为培育公民意识的学校,竟如此迷恋这种并不光彩的传统礼制,而一个个粉墨登场地跪起来,这让人情何以堪!在这里,你何曾见到所谓的师道尊严、教育智慧?突兀在我们眼前的,只是一个为了名校录取率而跪着的“侏儒”。

教育者在人格上尚且处于跪着状态,又焉能教育出具有自由、平等意识的学生?而学生从小就习惯于用一种下跪的方式寻求寄托,又焉有真信仰、真自信而“直立行走”于社会和人生?今天为获取好成绩而求神拜佛,明日难免不为加官进爵而迷恋风水,而后者实已为我们所司空见惯。如许追问和反思,在我们这个仍没争取到多少做“主人”资格的时代,恐怕并非多余,更非小题大做,而实则是需要我们直面的一个时代命题。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5月15日, 6:1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