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网

每隔一段时间一位印度朋友就会给我传阅一些有趣资讯。Shiva是数学教授,信奉佛教,在朋友当中他特别关心地球上发生的事。

今次我收到的其实并不是新闻,文章发表的时间是一年前的五月八日。虽然如此,报道的内容并没有因为这一年时间的过去而失去意义。

这段由英国BBC记者Sean Coughlan撰写的新闻稿“中国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国家?”报道了2009年PISA的结果。

PISA是“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的简称。这个由“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每三年举办一次的评估,目的是测试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三方面的能力。参加测试的学生年龄在十五岁三个月到十六岁两个月之间。

在2009年之前,中国都不容许OECD发表中国学生的PISA结果。2009年的PISA评估了六十五个国家及地区,结果是阅读第一名:上海;数学第一名:上海;科学第一名:上海。(注:在这一年的测试中,印度、委内瑞拉和中国以城市为单位参加)

不要以为上海是一个特例。据PISA负责人Andreas Schleicher补充说,在包括农村或较大城市相对落后的其他几个中国地区,学生的表现也十分突出。相比之下,美国这个超级大国则显得十分落后:阅读排名17,数学31,科学23。总统奥巴马显然觉得问题很严重,否则不会在2009年推出《以教育创新》计划(Educate to Innovate),鼓励年青人投身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更明言要以科学教育拯救美国经济。

对于中国中学生为何如此优秀,Schleicher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中国人认为教育是向上层移动与获得成功的钥匙。我相信大部份同胞都认同他的观点吧。

我们当然可以为上海拿下三个冠军而高兴,但也不应过度兴奋。让我们再来看另一份研究报告:

去年十月《美国科学人》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以学术论文数量、申请美国专利数目、研发经费占国内总支出比例及取得科学与工程博士学位的人数这四个指标,来量度四十个国家或地区的科研力量,结果是美国在每一项都是第一名。若果单纯以学术论文数量来评定,接下来的排名是德国、中国、、英国、法国、加拿大、意大利、西班牙、南韩等等。不过,若以相对值计算而美国是100的话,则德国是19.4,中国是17.27,日本是16.77,英国是16.6,法国是11.17等等。

所以,美国其实远远抛离随后的国家,而后者的前列则形成一个差距不大的群组。但当我们比较美国、德国、英国、法国这些欧美国家的科研能力跟他们各自的PISA结果,就会发现后者明显落后于亚洲的上海(1,1,1)、日本(8,9,5)、南韩(2,4,6)、星架坡(5,2,4)和香港(4,3,3) (括号内依次为2009年PISA的阅读、数学和科学的排名)。前面我们已经列出美国的排名是(17,31,23)。至于德国、英国和法国,排名则分别是(20,16,13)、(25,28,16)和(22,22,27)。

分析上述有关中学生数理科表现与国家科研能力的两组数据,我们可否从中获得一点有用的启示?譬如说,先进欧美国家的科研能力为何与他们的中学生数理科成绩没有明显的正向关连?又或者考虑更加切身的问题:中国的中学教育若然真的这样成功,怎样可以利用这优势来尽快缩短中国跟美国科研力量的差距。奥巴马居安思危,我们又如何看待落在自己头上的机遇?

对国情熟悉的学者专家,对上述问题一定有很多精辟意见。就算是一般大学同学和研究生,都有可能提出一些有用的观察。不过,可以肯定,问题可以从很多不同角度探讨,也牵涉很多因素。让我在这里举一个随手拾来的例子。

月初读到一段《腾讯校园》发的微博(附图),反映出大学生学习热情冷却这个令人忧心的现象。可以这么说,这种现象在香港相当普遍,而且已经发生了超过十年。现象的成因可能是我们缺少有教学热情的教授,也可能是因为十多年考试的折腾将学生的热情燃烧殆尽,又或者大部分学生根本从来没有追求知识的兴趣。

萝卜网

但是,中国科学技术的长远发展正要依靠中国自己培养的高质素大学生及研究生。如果走进中国高等教育系统的是全世界最优秀的中学生,而走出这个系统的却并不是最杰出的人材,显而易见将是最大的浪费。

随着改革开放,中国高等教育受到重视是人人皆知的事实。《美国科学人》去年十月号除了上述的研究报告,亦有另一篇由美国学者Philip·G·Altbach (波士顿学院)和中国学者王琪()合写的文章“China’s Rise in Science May Taper Off”。

文内介绍中国从1995年开始的高等教育大改革,诸如有名的“211工程”和“985工程”。中国政府投放在这改革浪潮上的庞大资源,香港的学术界也能感受得到,事情源于国内大学不止一次以比香港大学更优厚的待遇和研究经费抢走人材。

不过,正如文章题目所指出,中国科研近年的冒起有放慢的可能,其主要原因在于健康的学术文化仍然未能在中国建立,相反的,高等院校中却长期存在着官僚、抄袭和作弊等行为。

毋庸置疑,人材是国家或者地区发展成败的最重要因素。正因如此,所有先进国家都非常重视由幼儿到研究院的教育。他们甚至更进一步的推动非正规教育以提高国民素质以作配合,而近代科技对教育的影响也受到高度重视。显而易见,中国只有追上这些国家的教育发展步伐,中国中学生世界第一的排名才更有意义。

来源:http://dajia..com/blog/281444039431745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