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起牵扯未成年女性案件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海南万宁,有小学校长和政府官员带着六名小学女生开房。蹊跷的是,据当地“”指出,两名犯罪嫌疑人并不认识,他们是分别与女生开房,另外,虽然身上有伤痕,但据法医调查,犯罪嫌疑人未与六名女生发生性行为。

一切似曾相识,描述此事件,可以用一连串的“又”字。又见小学校长,又见官人,自然,又见到“合同工”的身影。

事件恶劣挑战国人伦理底线,对作孽者,几可以禽兽二字称之:坦率说,此刻,内心被愤怒充斥,并非是写文章的合适时机。更何况就当下的报道而言,所呈现的事实更是充满了各种荒诞不经之处,更加剧了这种愤怒:一所小学的校长,如何能够从另外的学校带走六个孩子?这六个孩子,为何就如羔羊一般听话而没有试图进行反抗或者逃脱?这背后,事件真相究竟如何?而细读这篇似在辟谣安抚民众情绪官方说明,则更为让人愤懑,把事件的过程描述成“与两位犯罪嫌疑人在外开房”,是否意指“开房”行为背后存在涉事小学生的主动意愿,而出走云云,更似在为未来减免罪责打下伏笔?

真相未明,且有反转可能。据警方介绍,经法医鉴定,其时未发生性行为,是否有猥亵行为尚待调查中。这一初步结论与孩子、家长的说法不一。而且,涉事男子居然是被女生呼来。如此,在未来,犯罪者反转成受害者,似乎不无可能。

当然,在最后结局之前,在真相尚未水落石出之时,质疑仅是质疑。现在。公众最需要的还是尽快还原事实,给那些罪人一次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审判,绳之以法,实现社会正义。而另一方面,给那些受害的未成年少女尽可能的安抚和帮助,以社会之力使她们走出伤痛和阴影。

此类事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依法严惩,加强管理,塑造师德,加强未成年人安全防范意识,等等,这样的措施,绝对正确,但是,除此之外,似乎要缺点什么,缺点重要的东西。

在我看来,缺的,就是父母的声音和举动,缺的是父母一方形成的社会压力,缺乏的,是为人父母者形成保护孩子安全的重要防火墙。

孩子永远是社会最敏感脆弱的地方。需要聚全民之力呵护之。而为人父母,则天赋有最重要使命,回顾几起想类似案件,有一个不知能否算得上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未成年受害者家长一方的消音或者缺席。这背后,似乎可以看出父母一方的某种软弱。比如在本次事件中,六名女生失踪两日,竟然没有一人打电话回家求助,如果有记者进行进一步调查,在不涉及未成年人隐私的情况下,我很想知道,这六个女生与她们的父亲母亲之间,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关系。而综观几起类似案件,犯罪者作歹时刻,毫不顾忌受害未成年人父母,除此,而在案情侦破时,有关方面对待被害人父母,也是颟顸漠视。而这次海南万宁,校方对受害人进行心理辅导,此举固然必要,但是,我们更期待看到的,是父母在其中发挥作用。

同样是一个中国孩子的父亲,我常常在反省自己是否尽到责任。

看看这些年如毒瘤般蔓延在各个地方的强奸未成年幼女案:贵州习水、浙江丽水、福建安溪;四川宜宾; 浙江临海;云南曲靖;河南开封尉氏县;新疆;陕西略阳县;浙江永康,这些因权力而疯狂的半兽人,其疯狂的根源之一,不正是未成年人的父母,包括你我,没有把权力关进笼子吗?当习惯性中倨傲面对屁民,这些高傲人群中最疯癫者,最终将手伸向你我的子女。

而那些在中国成长的孩子们,即便没有遭此厄运顺利成长,可从奶粉到血铅,从空气污染到食品安全,乃至精神的扭曲,为人父母者,实在是愧对自己的子女。

从这一角度,自然想到了湖南母亲唐慧。唐慧事件,已经被充分报道,不必多言。其为了追求心目中的“正义”,为女儿的遭遇讨个说法的行为,即便是被目为“偏执”,依然在坚持。对于今天的中国社会,她的出现,恐怕也有特殊意义。那就是,面对狂妄已经丧失基本底线的那些作恶者,面对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孩子即便是孱弱无权的社会底层,也会爆发出意想不到的力量,来求一个公道。

民众对此问题,应该有着更决绝的态度和诉求的能量,有保卫生活,追求正义的勇气和魄力。

毕竟,如果为人父母者不去不保卫自己的生活、家庭和子女,又能指望谁?在这个意义上,唐慧的命运和遭遇,甚至她这个人,在今天都有着特殊的象征意义。 

http://time-weekly.com/story/2013-05-16/129713.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