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浪微博 @验算纸

来源:新浪微博 @验算纸

由编辑们选定的新浪搜狐腾讯首页头条新闻,昨晚是聚焦李克强出访印度,今晨又加添《习近平6月7日起访美,将在加州庄园会晤奥巴马》的外交部声明。但在这些门户网站开设的微博平台上,最热门的时政话题仍然是困在朝鲜的大连渔船。

@南都深度今晨7时许发出长微博,宣布那艘辽普渔25222号的船主于学君刚刚证实,朝鲜已经释放渔船及16名船员,船上损失物资包括数吨柴油和机油,其他一切正常。据于学君估算,“由朝鲜方面回到中国海域,大概需要2-3小时时间,所以,朝方可能是在21日零时许释放的船员和船只”。稍后,又有人民网以《中国驻朝鲜使馆确认朝鲜释放被扣押中国渔船及船员》旁证,并补充“确未缴纳赎金”。

看起来,这回应该是真的了。要知道,昨晚,包括@人民日报、@央视新闻在内,多家媒体账号曾经犯下乌龙,将去年5月20日朝鲜释放中国渔船的新华网新闻当作眼前发生的事,纷纷播发快讯,要将这一喜事广而告之。被发现弄错年份后,最高党报的微博跟帖中自然少不了斥其“造谣”、要其“禁言”的奚落,但若究其来龙去脉,恐怕@新华视点才是罪魁祸首——因为连这个隶属于新华社的官方账号,在21时许也发出了《朝鲜外务省通报称我被扣渔船及船员已全部获释返回》的消息,却忽略了链接页面上分明写着“2012年”。

还没高兴上几分钟,新浪运营的@头条新闻就来辟谣了。继率先指出“此消息或是误用去年稿件”后,稍后,斩钉截铁地宣布“‘朝鲜今日释放中国渔民’系假消息”,因为这家门户是向外交部新闻司打去了电话,得知“目前还没有我被朝鲜扣押人员得到释放的消息。外交部仍在积极努力解决”。

姑且将这场令三大中央喉舌也陷入尴尬境地的乌龙,理解为对期盼中国渔民安全归来的迫切心情吧。虽然人民日报今晨仍未将这桩事涉“友好邻邦”的纠纷放上纸面正式报道,但因为有了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昨天的公开问答,那艘大连渔船今晨得以驶上更多都市报头版,重庆晨报甚至许以头条位置,标题直接概括为“中方要求朝鲜尽快放船放人”。

在辽宁,辽沈晚报也终于可以在今日报眼处向家乡父老通报一下中南海的关怀。作为大连畅销媒体,半岛晨报总算昨天就已经以《朝鲜扣押大连渔船》作为头版重点,今日更可列出辽普渔25222船员名单,并转引新闻晚报昨天下午的描述:“前往采访于学君的环球时报记者邱永峥于19日18点43分在其个人实名认证微博上称,‘’的‘有关人员’曾劝船东‘少交点钱解决事儿算了!’19点43分,邱永峥再发微博称,‘有关人员’曾打电话给于学君,问他‘你为什么把这事捅给媒体? ’于学君委屈地说,‘已经半个月了没有任何进展,我生病住院,朋友看不下去把这个事上了网。 ’大连边防支队一名赵姓警官19日接受电话采访时证实,他所在部门负责处理这件事,但暂时不便透露。”

正是对“有关部门曾劝船东交钱了事”的气愤,再加上对延宕长达半个月的不满,构成了这一回中国渔船被扣朝鲜消息传来后激起的舆论反弹。所以,即使洪磊这一回字正腔圆地在镜头前说着“要求朝方尽快妥善处理”,但微博上即有对“保持密切沟通”的反唇相讥,连@学习粉丝团这样以传播正能量为主的账号都忍不住抱怨:“首先确保渔民安全,大使馆沟通了几天怎么还没结果?也应该召下朝鲜驻华大使说明事态的严重性,确保安全,尽快释放渔民渔船。朝鲜做事思维还真有点古怪,以后要吸取教训。”

新京报今日社评干脆提议“教训”一下朝鲜,并因此获得搜狐推荐在首页:“针对朝方一再无理抓扣行为,必须强化相关海域的我方执法存在。只要侵犯我国海域和渔民安全,应当回击并遏制,在此基本的国家利益上,没有退让空间。去年5月朝方一次抓扣三艘,多达29名船员失去联系,在长达半个月后才上升到外交层面解决。假如有常规机制存在,可以在第一时间就阻止或追回被扣船只,甚至在非常情况下,合法教训来自他人的挑衅。”

这家北京媒体今天是一边由船主于学君辩解“北斗可证船没越界”、“没听说有灰色地带”,一边呼吁中国相关部门警觉“中朝相邻海域内朝方部分武装分子越界抓捕我渔民”:“从透明度上看,相对其他国家在扣押我方船员后第一时间通知我使领馆,使被扣押渔民第一时间获得领事探望和领事保护相比,朝方某些武装分子往往把被抓扣的中国渔民,藏在隐蔽地方,如果对我方人员进行了虐待,也不能第一时间获得阻止。中朝是传统友好国家,但国家间的友好是建立在相互尊重,建立在对各自国家公民合法利益的承认和保护之上。朝鲜方面对于我渔民无理被扣,一再宽容回护,导致类似事件屡屡发生,我们当然不能容忍。”

比起同城京华时报《朝鲜肆意抓扣中国渔船该休矣》里“中方不会容忍任何国家粗暴对待中国公民”的警告,新京报的话总能说得更狠一些:“眼下,针对渔民被扣,中方渔民许多时候选择了自力救济,有时为了息事宁人,会在明明占理时对海盗式抓扣的他国武装人员,以交钱换安宁。这反而刺激更多海盗式攻击的发生。这从另一方面,凸显加强国家保护的重要性,需要增强相关海域的护渔力量,才能降低本国渔民成为别人‘肉票’的风险。”

没错,新京报此番已经公开使用了“海盗”这个词来形容中国官方公开描述中“伟大的兄弟邻邦”。在微博上,@验算纸前天深夜将金正恩的脸移植到《加勒比海盗》电影中强尼.戴普的经典装扮中,调侃这正是“三胖的第二职业”,@风之子心领神会地转发并命名为“马勒比海盗”——这个谐音脏话的斥骂立即流行开来,成为那些痛恨于朝鲜金氏政权“忘恩负义”者的最新心头所好。

在微博论坛上被中国外交政策异议者指着鼻子骂的还有戴旭和罗援,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两位“鹰派”代表可以批评马英九面对菲律宾打死台湾渔民一事过于软弱,可以替琉球独立运动呐喊以图日本“后院起火”,但面对朝鲜,却一言不发恍若无视。@翟春阳即叹:“鹰派、、世界第二、大国、钓鱼岛是中国的……都被金三胖搞成了镜花水月。”

从微博记录来看,@戴旭确实迄今未曾声援大连渔民,@罗援倒是曾经在昨天下午补充表态:“一直在关注中国渔船被朝鲜扣留事件,今天从媒体上得知中国驻朝鲜大使馆已证实确有其事,非常气愤!朝鲜也欺人太甚,缺钱,也不能越界抓人、讹钱,朝方必须根据中国政府要求,尽快放船、放人和切实保障我被扣船员生命财产安全与合法权益,否则,恶有恶报!”

作为能够为罗援和戴旭提供最大麦克风的媒体平台,环球时报昨天曾经发表《鹰派兴起是中国之福》,称赞自家此前那篇《中国鹰派既珍稀又孤独》“真是稀有之声”。但是如今面对的是“血盟”,这“鹰”还能显露利爪么?

胡锡进总编的选择是,一边以社评《总理“首访”印度,中国社会应当跟上》和《中印边界商队多了,军队出没就会少》为李克强奏响外交主旋律,一边宣布《中国对朝关系应当一是一,二是二》:“两国战略层面的友好关系需要维护,但对于基层摩擦,我们决不能含糊。中方首先要针对每一个具体摩擦据理力争,如果朝方不讲理,甚至耍无赖,中方就要改用行动的语言,迫朝方建立分寸感。中国切不可担心这样做会‘影响中朝关系的大局’。中国向朝施压可以不向舆论公开,但应当让朝方对我们的愤怒很清楚。比如朝鲜因海上纠纷对中国渔民‘罚款’,我们就应坚决减少对朝援助,让其得不偿失。朝鲜必须咽下这个‘哑巴亏’,如果它不肯咽,把矛盾公开化,那就请它公开好了。”

强调中国官方“如果不从根本上为朝鲜立下规矩,整个政府的形象就要为这些海上事件反复埋单”固然是这篇社评的主旨,不过环球时报也不会忘了为金正恩留下退路:“必须指出,朝方抓扣中国渔船与菲律宾不久前在南海射杀台湾渔民的性质不同。南海的冲突背景是中菲领土对抗,但中朝不是。中朝之间更像是朝方军警利用海上界线的模糊性敲中国渔民的竹杠……中朝海上纠纷同两国关系的主要方向是矛盾的,至少同两国官方的相互态度形成抵触。由于朝鲜核问题导致中朝关系的一些不和谐,朝方的海上行动被怀疑与此大环境有某种关联也是自然的。中朝海上问题的最大可能是有多重原因,包括以往在发生这类纠纷时中方的态度不够强硬,使得朝方基层军警和他们的指挥者有恃无恐。朝鲜国家穷,对外封闭,很少对外交流,因而遵守国际通行规则的意愿和能力都不够强。朝方对国际海洋法的认识很可能仅仅出自其同中韩打交道的经验,韩国总体上挺怕朝鲜的,如果中方也对其‘谦让’,就会凝固朝鲜的错觉,使它真的以为在黄海上‘老子天下第一’。”

这倒真不是环球时报第一次说出类似“让朝鲜在同中国的各种摩擦中慢慢领悟吧”的警告。上个月,在朝鲜升级核危机之后,这家报纸就曾有过“用我们的态度和行动让朝鲜做出纠正”之表态。

@胡锡进在微博上的话还可以说得更开一些。今天上午,在得知中国渔船已被释放后,他为自己社评提供最新延申:“中国官方声誉的损失,已经为朝鲜的无理行为埋单。中国政府一定要对朝保持高压态势,严防朝鲜反复,切不可有我们太强硬会损害中朝关系的顾虑。中方应派出公务船甚至军舰前往经常出事的海域护渔,震慑朝鲜军警。”

昨天,他甚至也曾经以“无赖”形容朝鲜,并提议“必要时对其来硬的,比如扣一次我们的渔船,就减少多少对朝援助”。不过,用来降低冲突烈度的那句“中朝是渔业纠纷,没有领土争端,这与菲律宾打死台湾渔民的性质不同”,终究引来了反对者。

不仅是激将胡总编“可以派你们推崇的鹰派去朝鲜交涉,解救受难的渔民”。@谢文更直接反问对方“什么逻辑?”:朝鲜流氓进入中国水域劫持渔船,强索赎金,性质比因领土争执而冲突更恶劣。领土因人民存在而存在,不能因没有领土纠纷就弃人民生命财产而不顾。”

腾讯更是迎着@胡锡进的话题设置而上,分析一把“朝鲜、韩国抓捕中国渔民有哪些不同”:“同是抓捕中国渔民,两国的行为实际上性质却有很大不同:1、韩国出动的是正儿八经的执法人员,而朝鲜出动的是说不清是军人还是海盗;2、韩国对中国渔民处以的是正儿八经的罚款,虽然连年提高但还是按法律行事,而朝鲜向中国渔民处以的也叫‘罚款’,但却是可以讨价还价的,实际与勒索无益,还伴随着恐吓与暴力;3、最重要的,中韩有明确的渔业协定,划线很清楚,近年几个重大事件都发生在韩方海域,尽管有暴力执法嫌疑,但中方也认可越界捕捞在先,而朝鲜劫持中国渔船,则多是在中朝只有默契分界线的情况下强行入中方海域进行抓捕。”

于是,这辑今日话题是要质问“去年的调查结果在哪里,相关主管部门做了什么工作”:“中朝间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中国渔民单方面权益受侵害的恶性事件,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人们对已发生的事情知之甚少……迄今为止,中朝双方都没有公布事件的进一步调查情况,也没有给事件定性,而中方也自始至终没有向朝鲜公开提出抗议或谴责……要不是这次相隔多少天之后,船主向主管部门求救无果,最后无奈捅给了媒体, 极有可能又成就一起朝鲜军人的成功勒索事件。这次人是回来了,但谁能保证事件不会再重演呢?把事情说清楚,把问题处理好,才能让渔民有再次出海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