闾丘露薇 | 愤怒

作者:闾丘露薇 

华商报专栏

——————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个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死了,官方说是自杀,但是太多人认为真实的情况不是这样的,而是被谋杀的,凶手因为有官方依靠,所以官家准备不了了之。

然后家属上街,要为死去的亲人讨个公平,作为义愤填膺的外人,大部分在网络上用言语伸张正义,转发各种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各种“”,愤怒的理由是:如果今天你不为别人说话,那明天就没有人为你说话。

官方这个时候总是会采取同样的措施,那就是开始删除相关的言论,设置敏感词,而每次的结果从来不是让大众沉默,反而激起了更多人的好奇心,更多人的愤怒,因为过去一次次的事实证明过,如果官方说那是谣言,急于要大家沉默,那反而证明都是真的。于是,愤怒的人更多,不满也更多。尽管最终,所有的证据显示,确实那些“真相”只不过是谣言,太多人已经不在乎了,因为这个时候人们的愤怒已经变成:为何不让我谈论?为何要让我沉默?

死者家属走上街头,往往是因为,不接受官方关于自杀的解释。大多数的时候,是因为官方没有展示足够的证据,没有回答家属们提出的所有问题,甚至可能是因为傲慢,官僚或者不专业,激怒了家属们,让他们认定,官方一定是有所隐瞒了。当然,中国社会一向很复杂,就好像医院要面对医闹一样,也有人未必是为了讨一个公平。每当写到这里,我总忍不住会这样想:为何无理取闹或者类似于敲诈勒索,在很多其他的国家和地区就行不通呢?回到根本,是不是因为中国的法律还没有建立起在社会中的公信力呢?

走上街头的其他人,有的出于正义心,就好象网络上的那些呐喊的网友一样,有的则是从围观变成参与,有的仅仅只是围观,也有的,带着某种目的。同样的,写到这里我又忍不住这样想:如果上街变成一种稀松平常的事情,就好象香港那样,那么各方都会见惯不怪,反而是不是会越来越有秩序和平和,因为各方都有了经验和预期? 这些走上街头的人,其实和网络上那些人其实一样,都在寻找一个出口想要表达,而一旦这个出口被封锁之后,现在已经不再是过去,愤怒只会越多,即便是因为恐惧而沉默,也只会积聚不满。而愤怒和不满,会让人失去理性,越来越接受那些和真相相距很远,甚至听上去没有基本逻辑的信息。

北京自杀的年轻女孩,让我想到了湖北女孩高莺莺。想到那个女孩,是因为死因都是被认定为自杀,都是公众选择不相信。当年的情景和现在如此相似,人们上街,网络上声讨,官方尽量的不想让大家来谈论。而在一阵喧哗之后,现在再大家,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就连我自己,都是花了点点时间才想起这个我曾经也关注过的女孩,而很多年轻人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袁亚莉也是一样,没有多久,她就会被忘记了,人们也不关心最后的事实到底如何。或许某天,当人们又为了一个女孩在网络上,在街头要求还个公道的时候,有些人会想起这两个女孩的名字。其实,除了她们,还有很多我们曾经提起,却又遗忘的。

有的时候,事实就是官方告诉大家的,但是人们选择不相信,有的时候,就连官方都无法确定真相,谁也不知道真相如何,这个时候,在一个人们不相信法治,也缺乏公正的法治的地方,官家就会像医院一样,要面对吵闹甚至勒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5月12日, 1: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