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強調為勞工權益打拼的工聯會議員陳婉嫻,在這次碼頭工潮表現異常低調

 

文 / 溫朗鈞

工聯會在 46年前發動震驚港人的六七左派工潮,在與港英政府抗爭中以失敗收場。回歸後,它即成為「變色龍」、資方和政府的「維穩工具」,在這次罷工中不但「抽工人後腿」,更不見蹤影。

1948年成立的工聯會,是香港左派陣營的橋頭堡,跟中共關係非常密切。1967年5月,內地文革浪潮蔓延到港,時值新蒲崗人造花廠工潮,工聯會成立「港九各業工人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開展了持續大半年的六七暴動。

過往工聯會曾是捍衛工人權益的表表者,但在香港回歸前的過渡時期,工聯會被指開始變質,跟商界建立利益關係,未能貫徹保障勞工權益。1997年 7月,臨時立法會把由職工盟李卓人提出並獲通過僅一個月的「集體談判權」議案凍結,當時的工聯會議員鄭耀棠投棄權票,陳婉嫻則缺席投票。

回看這次碼頭工潮,工聯會被指一直「潛水」。在罷工開始逾十天後,勞工處在 4月 9日安排勞資談判,但卻同時邀請一直未參與工潮的工聯會及勞聯與資方進行另一場談判,引起發起罷工的碼頭業職工會不滿。在數日後的另一場談判中,外判商永豐更在會後多次讚揚兩個工會提出加薪12%的方案,較職工盟「理性及正面」,並稱會積極考慮。結果雙方舉動被職工盟抨擊為「互扯貓尾」,認為外判商藉工聯會壓價和測試底線。

工聯會部分成員的身分,以及處理事件的姿態,也令外界質疑其處理碼頭工潮的誠意。有罷工工人透露,在工潮未發生前,工聯會屬下貨櫃運輸業職工總會曾聲稱會為工人爭取權益,並跟香港國際貨櫃碼頭(HIT)談判加薪,但屢次失敗,事後人發現有該會成員其實在 HIT身居要職,自此對工聯會失去信心。

傳媒還披露,貨櫃運輸業職工總會理事邱美光,其實是外判商之一高寶的中層管理人員,而邱亦曾代表民建聯參選區議會。其後在 4月中的部分談判,「勞方」代表正正來自貨櫃運輸業職工總會。

陳婉嫻否認「潛水」

對於有批評指工聯會在工潮爆發後一直「潛水」,直至勞工處安排談判才現身,工聯會榮譽會長、立法會議員陳婉嫻否認「潛水」。她認為工聯會也有在工潮中有所付出,並說屬會曾跟外判商商討出一個加薪幅度較低的方案,但是碼頭業職工會方面堅持己見,坦言有屬會中人對此感到「很激氣」。

工聯會副會長黃國健則表示,今次工潮由職工盟牽頭,不清楚對方爭取的目標及策略,故此工潮爆發後未有插手參與。他又說,工聯會曾在去年向工人發問卷詢問加薪意向,與資方商討後得出較低幅度方案,須再諮詢工友。他批評職工盟發起罷工令「破壞談判、前功盡廢」。但有工人表示未有收到問卷,質疑問卷代表性。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