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個警察揪着一個穿着紅馬甲的年輕人,警棍劈里啪啦砸下去,我站在 3米之外,幾乎聽得見棍子砸頭的聲音。一個身着黑色長袍的老年女人衝出去,張開雙臂跳起來猛落在那倒楣者身上保護他。防暴警察想拽開她,見她死死抱住被砸癱了的年輕人,警棍又劈里啪啦往她身上招呼。眨眼的功夫,那女人也癱倒了,瘦小的身體滑落下來,趴在地上一動不動,頭部周圍瞬時一灘鮮血。

這是摩洛哥拉巴特五一大遊行的一幕,那天至少 5000人為勞動節走上街頭。被打繼而被捕的小夥子,是摩洛哥 1990年代以來綿延不絕的失業大學生抗議運動中的一員。每個週三週四,少則兩三百多則六七百身着紅黃藍綠各色馬甲的年輕人就會出現在摩洛哥國會所在的拉巴特最繁華的穆罕默德五世大道街頭,圍圈演講,歌唱,喊口號,進而開始遊行。如果你靠近,拍照,總有人立刻與你搭訕,講述就業的訴求。多聊幾句,故事無一不是大學畢業,或是碩士、博士,在私人企業拚打有年屢受挫折,想進公部門多方努力又得不到平等機會,最終逼上梁山走上街頭,用行動要求政府提供在公部門工作的機會。

和其他爆發茉莉花革命的阿拉伯國家一樣,因為高生育率,摩洛哥也是個年輕人的國度,而 15-29歲人口中,幾乎一半既不在學校也沒有工作。2000-2010年摩洛哥經濟增長率在 5%以上,可私營經濟並不發達,財富積累嚴重不均,腐敗侵蝕整個社會,失業率居高不下。根據世行報告,摩洛哥失業人口中 80%沒有受過中等以上教育,只有少於 5%的失業人口擁有文憑——學士、碩士或博士。從入學率看,6歲以上兒童入學率達97%,但其中 45%會在 16歲以前選擇放棄教育,最終只有 8%的高中畢業生願意進入大學。

就此而言,失業人口中擁有文憑的 5%,顯然可以算作知識精英。但這是一批寧死也要吃皇糧的精英。

一個年輕人曾跟我講:「失業大學生的血灑遍了拉巴特街頭!」看多了之後,我理解了他的意思。每次失業大學生遊行,都會爆發貓和老鼠的追逐遊戲。憤怒的學士、碩士和博士們以各種方式挑釁嚴陣以待的防暴警察,直到警察認為逾越紅線,集體揮舞警棍驅散人群。不過是五六個防暴警察的衝殺,常常引發逾百人的逃散。挑釁,追逐,再聚攏,再挑釁,再追逐,宛若騷亂,結果常常是開篇那不幸的一幕——有在第一排的小夥子跑的慢些,被幾乎一樣年輕的警察扯住,被打,被捕。第二天,抗議現場就會變成司法部,那是向政府要人的地方。

從 1991年全國失業大學生協會(ANDCM)成立始,失業大學生運動成為公認的摩洛哥最持久的抗議運動,也有人說,這是摩洛哥最重要的街頭力量。但以「追逐表演」呈現警察代表的國家暴力吸引民眾的方式歷經多年,無論是摩洛哥媒體還是國際媒體都已疲憊。曾提出「要麽進政府,要麽死」口號的運動本身在摩洛哥民間也頗多爭議,太多人煩這些只想抱鐵飯碗的年輕人。但抗議的碩士博士們常常肯定自己對摩洛哥民主的推動作用。一個 2002年畢業於英語系,一直在私企苦苦掙扎的女孩說:「我們是要求政府給我們機會,但我們也在街頭向人民展示政府的腐敗,我們是在用我們的鮮血喚醒人民!」然而,這些大多出身公務員和其他中產家庭的年輕人都是單一利益訴求,拒絕明確提及其他議題。甚至在阿拉伯之春中,他們决定參與,議題也集中於就業。了解了這一層,外人看來貌似為民主而挑戰國家的街頭血與汗,似乎就成了一個抗議與招安的遊戲。

事實也是如此,2006年摩洛哥政府接納 1800個抗議大學畢業生後,每隔幾年,需要安撫時便發個紅包。老一輩街頭鬥士們成批進入可以分肥的體制,絕大部分自此絕緣於社會運動。而其後自然有「落榜生」和畢業新生填補空缺走上街頭。2011年摩洛哥阿拉伯之春後,新政府為了安撫民眾,吸納了 2000個碩士進入公部門。

也許這可算摩洛哥阿拉伯之春最大的成果之一了。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