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週,摩洛哥坊間流傳着一個有關胡蘿蔔的笑話,幾乎全民同樂。話說4 月中旬,在摩洛哥召開的一場關於Fatwa(伊斯蘭教法判令)的高級硏討會上,一位激進的Amazigh( 即柏柏爾人) 運動分子 Assid,公開挖苦一位因極端保守而著稱的謝赫(Sheikh ,伊斯蘭教法學者)Zamzami 說:謝赫啊,您別老建議可憐的寡婦們用胡蘿蔔自慰了,您還說胡蘿蔔比其他水果蔬菜更能帶給女人性快感。您老發布這樣的Fatwa,摩洛哥的胡蘿蔔都要漲價了。講台上滿面白鬚的謝赫倒是鎮定,馬上回說:那我該怎麽同那些可憐的女人說?難道我該說,比起胡蘿蔔,西瓜更合用?

第一次跟我講這個笑話的朋友叫做沙瑪,是個世俗主義的女孩。她自己樂得哈哈大笑,我心裏卻是一念閃動:哦,伊斯蘭教令可以這麽開放啊,都能公開鼓勵女性自慰,並且細緻到使用哪種蔬菜水果更合用的微觀技術層面了,於是脫口而出:「這個謝赫是摩洛哥性解放運動的急先鋒麽?」沙瑪聽罷,瞪我一眼。顯然,我失言了。

原來,曾有人去問這位謝赫,寡婦自慰是不是有違伊斯蘭教規,沒想到Zamzami很乾脆地說:凡是寡婦,離婚婦女,或者其他已經確定失去和男人發生性行為機會的女人都可以自慰,並且可以使用性玩具,或者棒子、瓶子以及一些根莖類的蔬菜水果作為自慰器具——單看這點,恐怕還是會生出「疑似性解放」的誤讀:以發布Fatwa的形式,公開支持女性自慰,在普遍被視為女性地位不高的伊斯蘭世界難道不是很進步的事情麽?

但沙瑪說,這件事情的荒唐之處在於,自慰這樣極端私人的行為,為什麽要有一個伊斯蘭教令來規定可以還是不可以?保守的伊斯蘭為什麽要侵入如此私密的個人空間?並且還要建議女人說,胡蘿蔔最合適?有人喜歡黃瓜有人喜歡茄子,對於穆斯林來說,難道就不可以,就不完美?

更重要的,可以自慰的前提是「寡婦,離婚婦女,或者其他已確定失去和男人發生性行為機會的女人」。要知道在伊斯蘭中,非婚性行為被嚴格禁止,也就是說,寡婦和離婚婦女,伊斯蘭承認你們作為人的基本欲求,你們可以自慰,但不能跟男人性交。

而被我初始當做「急先鋒」的謝赫Zamzami,實際上是摩洛哥最保守的伊斯蘭陣營中的一個代表。這位白鬍子大叔發布過的2000多個Fatwa中最臭名卓著的一個,是戀屍癖Fatwa。2011 年,他說,穆斯林男子在妻子死去的6小時之內,可以清洗妻子的屍體,並與之性交。他認為婚姻關係是永恒的,即便一方死去,關係也並不會結束,因為《古蘭經》說,穆斯林將偕同他們的妻子一起進天堂。也許是出於「男女平等」的價值觀,Zamzami 還同時宣布,穆斯林女性在自己的丈夫死去後,也可以同丈夫的屍體發生性行為。

因為各種極端保守言論和對應的政治宗教觀點,Zamzami 曾多次被摩洛哥政府禁止在清真寺宣教,而Amazigh運動家Assid之所以公開挖苦這位謝赫,也有前因。Zamzami曾宣稱,Amazigh也即柏柏爾人的身分和語言令人生厭,從伊斯蘭信仰角度出發,實際佔摩洛哥人口一半還多的Amazigh都是異教徒,摩洛哥政府不應該賦予Amazigh語官方語言地位。

像Zamzami這樣常常「驚世駭俗」的伊斯蘭教法學者,在摩洛哥當然是少數,然而也正是這些極端保守的宗教領袖和宗教言論在束縛摩洛哥社會意識形態的自由轉型。我問沙瑪,真的有人把他發布的教令和教法解釋當回事兒麽?沙瑪說,對於大多數人,他當然是個笑話,但他仍然擁有特定的影響力,這就是伊斯蘭在摩洛哥的現實。總有人會因為各種原因信任他們所願意信任的伊斯蘭教長,而他們也總能在特定場合特定時間發揮他們的影響力。

Zamzami在2007年曾通過他在卡薩布蘭卡的常年經營,當選摩洛哥國會議員,而他在那届國會中自承的使命,恰恰是與世俗主義政黨和左翼政黨鬥爭,誓死保衛Sharia伊斯蘭法對於摩洛哥憲法的影響力。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