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4月23日,參與抗議資方裁員罷工的澳洲墨爾本碼頭工人,
得悉法院裁定工會勝訴後歡呼慶祝

 

文 / 陳嘯軒

和記黃埔的貨櫃碼頭業務遍布澳洲等全球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面對澳洲強大工會,和黃不但沒有把運輸物流業務外判,並承諾以 8萬澳元年薪(約 64萬港元、即平均月薪 5.3萬元)聘請工人。香港同行的待遇遠較澳洲差,與香港工會力量遠遠不及西方國家有直接關係。

和記黃埔的貨櫃碼頭業務遍布全球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集團最近更把業務拓展至澳洲,成為第三家駐紮當地的碼頭公司。然而,面對當地強大的工會,和黃不但沒有把運輸物流業務外判,並承諾以8萬澳元年薪(約64萬港元、即平均月薪 5.3萬元)聘請工人。香港同行的待遇遠較澳洲差,與香港工會力量遠遠不及西方國家有直接關係。

澳洲海事工會(Maritime Union of Australia)多名代表,4月中旬來港聲援罷工的香港同行,向罷工基金捐出1.6萬澳幣(約 12.8萬港元)。MUA成員兼「國際運輸工人聯盟」(ITF)副召集人 Matt Purcell對本刊稱,澳洲和香港碼頭行業的最大分別,在於前者的主要工種工人全部都是由直屬公司聘請,並無外判。他得悉香港的碼頭外判工人經常要在吊機控制室內吃飯甚至小解後,形容他們的工作環境以至工業安全狀況皆「不可接受」。

和黃與澳洲工會談判

早前 MUA成員曾向香港傳媒透露,和黃將在澳洲布里斯班和悉尼開設碼頭,初步聘請 1200人,並事先與該工會商討待遇。由於目前當地另外兩家碼頭集團 Patrick和 DPWorld,工人年薪均達 8萬澳元,並以每周工時 38小時、每日以 8至 12小時輪更工作,和黃已承諾會給予相若待遇,亦毋須隨時候命,且不會以外判形式運作。

MUA副秘書長 Joe Deakin則說,該會要求李嘉誠以人道的名義站出來,解決香港外判碼頭工人的問題。工會正與世界各地工會聯絡,試圖協調組織聲援香港工人的全球行動日。

澳洲的工會擁有法定的集體談判權,MUA每隔三年就會代表工人與僱主談判新合同條款,當中包括未來三年的工資調整方案。Matt Purcell表示,近年工人都有穩定的工資增長,年增幅在 3%至 4%左右。談判期間,工人可以發動罷工而豁免法律責任。

不過,澳洲工會的集體談判權,也曾遭到政府和企業聯手的挑戰。1998年上半年,Patrick在墨爾本、布里斯班、悉尼和費利曼圖四個港口的碼頭工人,就因為資方企圖繞過工會進行職位重組,並裁減多達 1800名工會會員工人,結果觸發長達近半年,也是澳洲碼頭工人最近一次的大規模工潮。

為保集體談判權罷工

工潮的遠因,是當年首相霍華德領導的自由黨和國家黨聯合政府,上台後即制訂被指削減工會勢力的《1996工作場所關係法》。當局指法例旨在「促進個人在工作場所的議價和選擇」,容許僱主與個別僱員簽定僱傭合約,藉此削弱工會的談判權。

當年要在澳洲成為碼頭工人,必須事先加入 MUA成為會員。霍華德政府和 Patrick集團均希望能組成一批「非工會」的工人,用以抗衡MUA,並藉此推動相關的勞工立法。1997年 9月,Patrick宣布業務重組,把僱用碼頭工人的業務分拆到集團旗下幾間公司,令僱主得以在未徵得工會同意下,就可以終止勞工供應合同。

1998年初,Patrick在墨爾本碼頭部分設備分租給旗下公司,因此觸發工業行動。其後,Patrick在 4月裁退了 1400名工會成員,並為了抵制罷工行動,宣布把碼頭資產凍結,「鎖場」(Lock out)禁止工人進入碼頭,同時又請來非工會成員的工人前來上班。罷工工人於是組織「糾察線」(Picket line),勸說阻止新工人上班。霍華德政府完全站在資方立場,當年的工作場所關係部長還曾公開表態,指聯邦政府「全面支持」Patrick的決定。

此後,多個城巿曾發生罷工「糾察線」與警方的衝突,布里斯班更有186人因為堵塞道路和鐵路被捕(警方後來撤銷檢控)。5月 6日,維省工會聯合會在墨爾本發起 8萬人大遊行,聲援 MUA的行動,並反對《1996工作場所關係法》。MUA成員在罷工期間,每週獲發 250澳元的罷工生活津貼。

澳洲工會財力豐厚

事件還鬧到國際層面,日本和南非的碼頭工人一度拒絕處理來自澳洲的貨輪。碼頭「封場」期間,工會發現一家與Patrick關係密切的碼頭物流公司,招請了大量澳洲退役軍人和保安員成為碼頭工人,並安排他們到阿聯酋杜拜接受培訓。事件在傳媒曝光後,資方受到輿論批評,杜拜政府也因此受壓取消該批員工的入境簽證。

最後,事件要鬧到法院上解決。法院裁定工會勝訴,理由是法官認定資方單純出於裁退工會工人之目的,故意重組公司架構。Patrich在政府支持下兩度上訴,但先後被聯邦法院和高等法院駁回。最後資方與工會在 6月達成協議,工潮才宣告結束。

根據勞資協議,資方通過自願離職的原則裁減接近一半的原有永久僱員,並可以把部分工作崗位以臨時工、外判的形式取代,工人的常規工時也略有加長,資方向工人承諾生產力提高後發放花紅。至於工會方面,則保持其代表全體海事工人的地位,即仍然握有集體談判權。

Matt Purcell表示,澳洲工會的歷史非常悠久,其前身組織早於1872年已經在悉尼成立的 MUA,目前在全國已擁有 1.4萬名會員,每名會員的年度會費為其年薪的 3%至 4%。與沒有加入工會的同行比較,MUA成員較非成員收入約高出 17%。如果按每名工人年薪 8萬澳元計算,MUA每年的會費收入保守估計便達 3360萬澳元,相信這方面香港的工會均望塵莫及。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