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梁偉詩

3月28日,滂沱大雨中,張懸出席中文大學校園騷「哈囉未來」,唱出〈關於我愛你〉〈玫瑰色的你〉〈沒有煙抽的日子〉〈crestfallen〉,並表示希望稍後來港參與佔領中環社會運動,呼籲學生不要害怕參加遊行、集會或活動,只要大家走在一起,就會找到共同想法的人。事前事後張粉群情洶湧,校園騷所盛載的清新純粹、以歌會友的氣息感動人心。種種以張懸為主題的改圖,支持遊行集會和佔中行動的語句,一夜之間在網絡瘋傳。

先旨聲明,張懸獻唱當天我不在場。我卻是「呼叫音樂節2012」和「張懸·城市音樂會」(2010)的座上客,張懸的直率敢言一直貫徹她的各個演出,如在「呼叫」晚上,為了支持香港同志平權運動發表「追尋美好的事總是艱難的」(大意)的言論,亦向10月 1日的海難死難者致哀,唱出謝安琪的〈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抒發救世之志。然而,「張懸+校園騷」的微妙化學作用,卻遠遠超過一般的張懸演出。

「目標觀眾喺晒度」是某收費電視台招徠廣告客戶的 slogan。校園騷毫無疑問就是「目標聽眾喺晒度」的場合,大學生、文青、喜歡較「另類」非主流音樂的朋友聚首一堂,氣質相近的歌手,很快便與台下聲氣相通,從而慢慢積累群眾基礎。台灣音樂文化有一點非常有趣,校園騷、地方巡唱反倒是最佳宣傳途徑,到台灣去的盧凱彤、岑寧兒都曾經歷環島走唱的素人階段。即使登陸小巨蛋後的盧廣仲,還是會定期到各大院校的「愛吉他社」表演。

台灣固然有着比較深厚校園民歌的傳統,怎麼香港校園騷竟是那樣相對陌生的事兒?正如黃耀明出道初期亦經常唱校園騷。我想,在香港流行音樂體制下,歌手進入主流後,大都很快與校園騷絕緣。如 at17般成名後,還花上超過一年時間唱校園的,可謂絕無僅有。從香港流行音樂工業看來,校園騷很多時是近乎免費的非商業行為,因此,現在還在唱校園的多是獨立歌手,參與「哈囉未來」的林二汶目前就是自資發片的歌手,岑寧兒也試過在港九新界的隧道獻唱。「目標聽眾」或者無處不在,校園的命中率卻偏高,一如張懸朗讀鄧阿藍《一首低沉的民歌》的片段——情書,馬上讓意中人會意。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