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李照興

《毒戰》證明有些標準不試圖去衝的話,你永遠開拓不了更多自由空間──儘管到現在為止,大家都不肯定國內審查對待《毒戰》的相對開放處理,是因為導演是杜琪峰,還是投資合作方的種種壓力。更要留意的是,此後拍的國內警匪題材,尺度會否真可持續地寬容。

《毒戰》有多寛容?在場面上是達到國內可公映華語片的新尺度了。譬如說,把一包包藏在腸內的毒品排出來,鏡頭上仍見到類似糞便的東西。貫穿全片的血腥槍戰場面,傷人無數,當中有極多公安被擊倒。以至最後一幕,古天樂的角色接受毒針注射行刑。這些都是國內銀幕上未見過的突破場面,感官刺激毫不含糊。你可以說是豐富的資料搜集掌握到具體生動的細節,也可說是那些「迫真」感,從來就在那裏,只不過以往的導演並沒有好好發揮。

我常常說,中國的電影故事,最好的題材和劇情,就在現實新聞中。問題只是,過往創作人都懶得去挑戰這種現實性。皆因一現實,就敏感。 既然敏感,為免麻煩,就不如避開現實。

是故,中國奇情案件那麼多,以前真未有起碼貼近《毒戰》這種拍法及主題的作品。數算一下,大製作當中,就連大膽些講公安與匪徒對抗的片也不多。我專門找來看的國內警匪電視劇或電影,都只有電視劇感,景物光鮮,警官神勇,很少街頭現場追逐,且都流於中小型格局。

大片則不斷叫觀眾往歷史裏鑽,看後宮勾心鬥角,置當前現實的黑暗面不顧。間或有現實兵捉賊,拍得較有印象的,是完全放到大西北的《西風烈》這種,盡可能跟城市社會現實拉開距離。好吧,《神探亨特張》算是城市寫實的警察片了,可就明顯放棄了動作場面。

於是,拍攝警匪動作片豐富的香港導演,這時候該有一個黃金機會。警匪動作片,看來應是繼武俠片後,另一個香港導演創作人可在內地發揮的空間──至於不少港導熟習的城市喜劇則未必能接地氣,因為兩地對笑料的掌握有先天文化地域的區別,但在動作場面處理及一些緊張情節上,如《毒戰》、《逆戰》這類片,該是香港導演得心應手之作。杜琪峰創作團隊現在做的,似乎是先以馴服的意識形態(當中也有些微突破,如公安最終都不得好死),換取畫面場景的更大自由及突破性。較之前看到的水土不服作品,《毒戰》可說是港產片或國產片的新開始。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