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筆者的一位生於中國國內的朋友經歷了兩次自殺之後,心境變得與曾經的身邊男性好友、同學有很大差異之後,受到女性主義啓蒙後寫的一篇文章,筆者的這位朋友關注中國內地女權狀況,是從關心拉拉( 女同志lesbian )的處境開始的,因為作為女人又是同志的拉拉,往往比直女( 女異性戀者 )更弱勢。從以下文章,也可以看到中國國內的人面對傳宗接代的壓力有多大。

在中國國內,已知有男同志的權益組織,也有同妻的組織,但到現時為止仍未聽過中國國內有任何已婚拉拉的組織,可見已婚拉拉的聲音是最弱的,已婚拉拉的處境很可能比同妻更糟糕,由於中國女性地位低下,已婚拉拉和很多中國異性戀女人一樣,要面對其( 直男 )丈夫外遇和被傳染上愛滋病和其他性病的問題,以及家暴的危機。

拉拉-女人-人

原作者:火海冰河

纠结啊纠结
想了很多,看了很多。
心情很闷,写下一直想说的话

一直记得无人领取说过的一句话:“不管怎么说,她首先是一个人,而后才是一个女人,她的作为对得起顶天立地的一撇一捺,所以她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女人!”我想说,是这样,TA先是一个人,一个社会属性的人,而后才是一个女人,再然后,才是一个拉拉。

我,是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直男。但是,我的身份不该影响我写自己想写的文字。

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拉拉。不同的身份,会遇到不同的问题。
除了爱情以外的,在女人和拉拉身上会遇到的问题,我也想说说。
看了很多文,很多帖子,既有虚构的,也有以现实为依据写成的,更有纪实的。

这些文中,拉拉的感情要面对很多障碍。保鲜期、金钱、事业、异性的诱惑、他人的议论,等等等等。而最大的障碍,似乎总是另一个:亲情。

不论她们经历了怎样的风雨,到了亲情的面前,很多人觉得,那就是一个过不去的坎。也许,她们经历了异性的诱惑,经历了创业的艰难,经历了分别的思念,经历了……很多很多。她们经历的,即使是bg,也一样是对两人感情的考验。

可是,在亲情面前,很多人尽管觉得痛苦,不甘,却还是在家人的面前说出“我们分手吧”“我要结婚了”“你说我的小孩会长得像我吗”

的确,亲情是一个人最难以割舍的。从出生,爸爸妈妈是我们的依靠;死前,子女和孙辈是我们最后的寄托。人生三情,亲、友、爱,亲情,是唯一可以伴随我们一生的。

本该是让人感到依靠,感到温暖的亲情,很多时候,却伤人很深。为了房产,为了自己的婚姻,为了养老。

拉拉面对的,逃不了“婚姻”对亲情的伤害,除非父母很开明,或者有一方年轻时就是同志。

多数时候,父母面对女儿的出柜,是这样的态度:勃然大怒;痛哭流涕;伤心欲绝;棍棒相加;限制自由……种种举措,逼得女儿不得不放弃。
尽管,她们经历了很多,尽管,经历了那么多最后输给了不能放弃的亲情,很是不甘。

父母面对女儿,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你们没有未来,你们要面对世人的眼光,我们不想你受苦!

是这样的吗?

是这样的,很多人,社会上的很多人,确实对拉拉歧视,确实会给她们异样的眼光。

其实,比起这些眼光,父母,还有一个更厉害的借口:你们两个都是女人,谁保护谁?她的父母能放心把女儿交给你吗?

现在的社会,金融危机造成很多人失业,犯罪率更比以前高。而加班拼命工作到深夜的,比比皆是。确实,不安全因素比以前更多。

对父母来说,看到网站上,新闻里接连不断的犯罪,确实不放心把女儿交给一个女人,理由既有世人的眼光这一类似杞人忧天的借口,也有“体弱”这一真实现象。

可是,我想说,真的,女人天生就体弱吗?

“母老虎”这个词,说的是老虎中雌性比雄的凶,为了保护幼崽。同样,熊,熊猫、狮子、豹子、大象、野猪,只要是高等些的哺乳动物,都是雌性比雄的凶,雌性比雄的身体强壮。

因为,她们要保护下一代。

人类呢?

为什么?

原来的母系社会,过度到了父系社会。也许,从那时开始,人类,这个一样的,女人要保护下一代的种族,却渐渐的女人,身体越来越弱。
怎样的过度我不知道,但放到现代,如何维持,我却知道。
先另说一段话,男女平等吗?

一架天平,本来两边都是空的,天平保持平衡。如果在天平两端放上同样重的物品,依然平衡。
如果把天平看作法律,那托盘两端的物品,一为罪行,另一为惩罚。
如果把天平看作工作,那托盘两边的物品,一为劳动,另一为报酬。
如果把天平看作身体,那托盘两边的物品,一为运动,另一为健康。

如果……

很多很多种天平摆在那里,你可以想到很多。
把所有你能想到的加起来,这个天平,最后集(¨)合成一个,那就是-社会。而那托盘两边的物品,一为男人,一为女人。

如果,法律是公正的,那法律的天平两端,应该平衡。
可惜,习水案的中央调查组介入后的再审的罪名,胡斌飚车案的欲盖弥彰,巴东服务员的离奇变故,让我知道,在那么多人关注下,它仍保持不平衡。
可惜,“剩余价值”和“剥削”的存在,既让我们有工资来安排自己美好的生活,也让更多人成为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住不起房的“生活奴”。

可惜,身体的劳动很多时候不是以每天的运动来实现,而是以加班到深夜代替,那健康,转化为它的反义词-疾病。

可惜……

可惜,天平总是不平衡,加在一起的那最终形态的天平——社会,也不会平衡。
反映到托盘两端,这社会天平的不平衡,代表了男人与女人在社会上的不平等。
社会上的不平等?社会上什么方面的不平等?

地位,工资,名声,职场、政界升迁、变动的比例和代价,等等。
男人和女人的不平等,显现在各个方面。虽然有所谓的“女士优先”,但那也只体现在产假、劳动强度、刑事处罚等几个方面。

也许,这样的几个方面的优待,确实给女人带来一些实惠,但是,列宁导师的一句话告诉了我,这些优待有多虚伪。

十月革命前,沙皇尼古拉曾发表公开声明:你们要自由,我给你们,你们要出版、言论、游(¨)行的自由,我统统给你们,除了我的皇位。列宁只说了一句:除了政权,一切都是虚幻。

是呀,无论给了你什么,只要掌权的还代表一个阶级,那这个“掌权阶级”所控制和压制的另一阶级,无论怎样,得到的只能是部分的自由。虽说“没有绝对的自由,自由是相对的”,可相对那“掌权阶级”所得到的自由和权利,被掌控的所得到的,“少,而且多数已经被掌权的一方拿走了大半”。

放到中国,文革时,无产对资本的,是一个例子。
一个极端的例子。

哦,对了,莫谈政治,莫谈政治。
好像也没说什么,那句话还是列宁说的,我解释了一下,没什么影射吧?
没影射,没影射。
那就OK了,不必删掉。

继续。

放到现今,我想,这样极端的对立,除了法律、警察与罪犯之间,恐怕很难见到了(就是这两方,恐怕这对立也……算了,莫谈政治哦)。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对立,更是没有到极端的地步。

“你说错了吧?哪有那么多对立?男人和女人间有吗?”
别忘喽,中国的政(¨)府里,男人占绝绝绝大多数。除了刘(¨)延(¨)东,还有谁真正有大权?人大代表能算吗(代表不过是有投票权,真正掌权的,提案的,有几个女的?)。

掌权阶级里女人占极极极少数,这就已经决定了一点:在各种决策、法律的制定中,在各种人们生活、过日子不可缺少的风俗习惯中,只要与男人、女人的利益有关,一定是偏向男方的。

《劳动法》不会写着“男人的工资要比女的高”,可实际中,别说工资,就是招聘,又有几个女的占优?
真占优了,又有多少是不靠脸蛋靠本领的?
真进公司了,升职时,男人和女人面对的潜规则,除了巴结上司、送礼行贿外,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社会一直说关爱女孩,关爱女性,男女都一样。
可真的要有一个男的被女的强行那个了,人们,只怕是看笑话,觉得新鲜,有趣。

可真的要有一个女的被男的强行那个了,人们,只怕是嫌弃,避开,背后嘀嘀咕咕。

都说结婚结婚,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过完一生,应该夫妻和睦、相敬如宾……
看起来没什么不平等,可一个“嫁”,一个“娶”,本身字面上,人们的观念里,已经……

都说离婚时财产分配,会适当照顾女方,这总是女的一方天平适当重了些了!
可女人在工作时本就要照顾家庭,要承受双重压力,这,不过是补偿。

说了那么多,只想说一句:天平,在实验的时候,想要它平衡,要左调右调,那么的难,放到这没有统一规则的社会里,想要它在男人和女人之间平衡,不可能。

加上,掌权的里,那么那么那么多男的,掌握最直接、最实际的权力,这社会天平,该怎么偏向,其实,不必我说这么多,很多人应该知道。只是,不一定想得这么清楚。

男女在社会这架天平上本不平等,男人,男权社会里能控制女人的男人,会想办法让女人接受这样的事实,更要让她们不知道这样的事实。
即“被害了,却不知道已经被害了”。

怎么做?

方法是从小由父亲洗脑,长大由男性的另一半接着。
“孩子,你是女孩,要记住女孩要有女孩的样,走路……吃饭……说话……”“孩子,你是女的,爬高摸底干什么,多危险,女孩不像女孩”“切,你是我老婆,健什么身,一身筋肉我就不要你了,以后老公我保护你”
这些话语,直接培养的,让女人在生活上变得弱势。 女人,交谈时见到的,多数是身体向后倾,头颈晃动时是左右的。男人,与女人交谈时,身体前倾,头脑前后晃动。

这是“自我防护”与“进攻”的不同姿态。
走路时,女人多半两臂晃动不大,男人晃动不仅幅度大,还很随意。
这是“保护”与“轻松”两种心态,尤其走夜路时。
商业会谈时,女人的笑一般温和且嘴角幅度小,男人的,一般张扬且幅度大。
这是潜规则存在下的保护与进攻。 还有很多,可我不想说了。
女人在与男人打交道的时候,多半处于防护的姿态,男人出于主动和进攻的姿态。

这,不仅是社会对于礼仪的要求,更是一种从小被教育出来的一种下意识的行为。

从小教育+后天社会要求,使女人习惯了自己的防护地位,习惯了男人是“主动”,或者难听点说,是“进攻方”地位

这样的女人,应该说,该学学怎么保护自己,练习一些防身术。
可是,更多的新闻告诉我,很少很少有制服歹徒的女人,除了警察保镖。
为什么女人明明在生活中无论什么样的情况下,表现出的都是防护,可到了该保护自己的时候却没有体力上的防护力量?

为什么父亲和伴侣教育女人要怎么这么,要怎么这么“洁身自好”啦,要“不放荡”啦,要“保护自己不得病、不被骗”啦,却不给她们最有力的保护:体力上的自我防护?

为什么父亲不仅不要求、不希望女孩有体力上的自我防护力量,反而在看到爬高摸底、打架这样的体力锻炼的机会时严厉禁止?

为什么要这样? 那些关于“保护”的洗脑,其实,是为了打造一个适合男人的女人:洁身(“动物生育”的要求),“自爱”(这倒是为她们好),自尊(必要时让她们为了自己的尊严、更为了男人的生育尊严主动放弃生命)。

除了这三个方面,更重要的是:体弱。

体力上比男人弱。

这样的女人,集(¨)合这四点的女人,才是完美的思想上“纯净”,体力上可以让男人满足征服欲的————玩具。

带来的后果,
被洗脑的女人相信自我防护是必要的,但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有男朋友或老公保护,所以“到了年龄(足以吸引罪犯的年龄)”,就要听父亲的,晚上不能出去,再大些离家了,没了父亲的保护,自己又“体弱”,“我还是赶紧找个男朋友来保护我”。

习惯了被保护,不习惯甚至不清楚自己有一个健壮的身体才是唯一能有效保护自己的。被洗脑的这部分女人,即使受伤了。也只会怨自己倒霉,或者干脆疯掉,或者在抵抗中失去生命(从而,保护了“尊严”)。

其实很多女人并非不清楚自己才能最有效保护自己,并非不知道健身、防身术、武术的重要。

只是,就像提到的那些走路、社交的礼仪一样,“体型符合男人审美观”被这个男人主导的社会,一样作为要求女人的一个方面。

男人给出的理由是,“女人有男的(父亲、老公)保护,自己要什么强壮!你自己离家了却一个人生活,没人保护,活该!赶紧着,找个男朋友。太壮了不好看”
这最后一句才是真心话,为了好看,为了在男权社会里满足男人的审美观,为了“征服”时(潜规则时)不遇到抵抗,为了满足征服欲。

为了这些,人类,明明有“动物生育”本能,却不像动物那样,雌性为了保护下一代而比雄性强壮,反而变成了男人欣赏的工具。 如果男人真的能保护女人,那么,勉强也算男的有点道理了。

可是,男的警察,有几个能及时发现并终止犯罪?女的被上司要求加班到深夜,回家时若是没有男朋友伴随,夜间巡逻队员在她们遇险时,在何方?即使有男朋友,势单的一个男人,面对持刀的俩歹徒,能保护自己逃走就OK了,女的,“大难来临我抛下你”。

男的也许可以自保,可你有那样的本事同时再保护一个没有多少体力,根本就瘦的“体弱”的她吗? 不要指望男人,不要指望警察,不要指望上司能体谅经济危机下犯罪比例大幅提升就不顾公司的生存不要你加班到危险的深夜。

其实,在“保护”的外衣下,父亲和伴侣,共同维护的,是男人对女人玩具、花瓶式的欣赏,不顾遇险时她们无法自救或被抛弃的痛;是男人为满足征服欲,对女人在体力上要求的“弱”。

(女人,不要指望任何人保护你,没有任何人有能力面对团伙,没有谁有勇气不顾自己的生死保护挚爱。只有你自己。)

这样的后果,直接导致的就是,女人不仅身体弱,更由于从小一直习惯了父亲的亲情,在他表示对同性恋情的愤怒时,习惯依赖的女儿感到亲情即将远去,害怕;在他说出那个女人无法保护你,你也无法保护另一个父亲的掌上明珠的时候,觉得,放弃,选择一个男人,既是对自己好,也是对自己心中挚爱的好。

这样的想法,真的是“既被人卖了,还帮着那人数钱”。

父亲,男权社会里,他是官/员,是商界经营,是公务员,是上班族。无论是谁,他那个年纪的人,一定是维持男权社会的一份子。

从女人还是女孩时,父亲对她们说了“要做个女孩子”的一系列话,切断了男孩喜欢的各种活动,造成的女孩长大后缺乏锻炼,身体不如男人强壮,不如动物界里雌性比雄性强壮。

这时,男人又会说,你身体弱,需要保护。
在结婚前,这句话是父亲说的;有一半时,是老公说的。唯独没有说过,为什么她们会身体比男的弱,只以一句“没看到那么多女的身体娇弱吗,这是天生的”
来继续,
继续,
继续那孩提时代就开始的欺骗。
只是,像传销那样,几个月的演讲可以洗脑,
男人对女人十几年的说教,尤其是父亲利用亲情,
这一人人天生依赖的感情进行说教,
比之传销那几个月的洗脑,
更彻底。

何况,社会,男权社会,这个政(¨)府里掌握实权的高官女人占极少数的男权社会,一定会维护自己的掌控,对女人掌控。
所以,无论什么媒体,渲染的都是“女人外表的美丽”。杂志,选美,模特,化妆品公司女经理,领导人秘书或夫人的打扮,电视剧,无一不透露出“女人就该这么样”。

唯独,不提女人该强身,该自己强壮起来,用自己的体力保护自己。
这就是持续的洗脑,
这样做,体弱的继续体弱。
而体弱,带来的生命的威胁,使这样的女人只能依赖男人,金钱、婚姻,不外如是。

,带来体力上的弱,更带来的思想上的更弱,这样,女企业家,女官员只会更少。毕竟,生命都掌握在男人手里,需要男人的保护,依赖男人,又有多少这样的女人还能有心思“费心费力”地当经理、高官呢?

何况,即使有心,男权社会里的男人,能轻易放过女人的挑战吗?
毕竟,想做女性的企业家、官员,就是在社会这个天平上,在女人那一个托盘上加上筹码啊!男人,不会让她们如意。
女企业家、官员相比男性的,很少,这对拉拉来说,少了心中的偶像,少了成功的榜样。

而父亲,维持男权社会的那个男人,以及他介绍给女儿的同样符合他心目中能继续洗脑女人的那个叫做女婿的男人,一起,给拉拉施加压力。

明明,体弱的后果是他们造成的,却以此来对不明真相的她们继续欺骗,不仅不会对很多女人受到各种各样的刑事伤害感到愧疚,反而以此来拆散她们的感情。
只是,他们俩明白,那样的洗脑,使她依赖亲情,只要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表现出在亲情方面受了伤,好么,女儿就觉得是自己的错。

我想说,男权社会里的父亲,被从小洗脑的母亲。你们一起用亲情让女儿对你们依赖,不仅给你们一家人以天伦之乐,更让她,在感情上对你们唯命是从。
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女儿比儿子享受父母更多宠爱,代价就是自己比儿子更对父母唯命是从。

包括,婚姻。

我不知道有多少拉拉敢真正对父母,
对父亲,
说,
大声地说,
愤怒地说:“你反对我爱她,我理解,可你不能逼我和我不爱的人结婚!你这样是用我的婚姻的终身痛苦换来你们晚年儿孙绕膝之乐的幸福!你们是逼我当生育工具满足你在老朋友面前“有后”的面子!你们逼我结婚,根本就不顾念我的痛苦,不要拿“用婚姻改变性取向”当幌子!逼自己喜爱的女儿与不爱的人上床,这是你的残忍!是你用我对你们的亲情来对我进行伤害!你们,好自私!”
我不知道这些话有多偏激,我不知道有多少拉拉会有类似的想法。

但是我想,软弱,思想和身体上的软弱,而非人性的软弱,能蒙蔽很多人,使她们看不到父母逼婚的实质。

父母应该明白,逼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上床,其实,对那个女人来说,痛苦程度即使比不上QJ,也不一定差到哪去。只要,她不爱那个男人,只要她不是BI,只要,她是真正的拉拉。

也许有父母会说“孩子,妈的肝癌晚期了,医生说就在这3个月里。妈最大的希望就是能看到你有一个温暖的家”。

也许,你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爱那个男人,她不是BI,她是真正的拉拉。也许,这些你都不知道,可你,“吃的盐比我们子女吃的饭都多的长辈”,该知道,逼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交配,那是把TA贬低到动物的境界。

尤其,那是你疼爱的女儿。
可是,你还是逼迫了。
也许,这样你自己走的时候没有遗憾了,她呢?一个不是BI,不爱男人的真正拉拉,却在你微笑着去天堂时,幸福下了地狱。
你,用你几个月的“没有遗憾的微笑的度过”,换来这样的真拉拉一辈子的痛,你,自私吗?
你,配说爱女儿吗?
你,逼她和不爱的人交配,把你这样的妈妈,说成禽兽,都是对禽兽的侮辱。
话说回来,你“走的时候没有遗憾,微笑着去了天堂”,这代表什么?
作为男权社会里被洗脑的女人的一份子,你,潜意识里,知道女儿体弱,需要保护,可是,你知道女人体弱是违背生物学规律的吗?那一个个刑事案件,那在我写这篇文章时中国大地正有女人因为体弱成为受害者的社会,真正的罪魁祸首,你知道是谁吗?

你不知道。

你知道逼婚,不仅仅是出于亲情,出于对女儿安全的考虑,更是潜意识里,维护男权吗?“女儿必须依靠男人” “用依靠来让她们思想上继续不独立。男权社会需要思想不独立的女人,需要依靠男人的女人”

亲情,真的是很好的工具,既让女儿依赖男人,又让她们体弱,更依赖男人,从而从思想上被男人掌控。
母亲,被洗脑的女人,父亲,男权社会一份子,你们知道你们这些嘴脸吗?
对于拉拉来说,“不管怎么说,她首先是一个人,而后才是一个女人”,再加一句,“再然后,她才是一个拉拉”。

生活在男权社会里,这个掌握实权的官员里几乎没有女人的社会里,男女注定不平等。
女人,是一个真正的拉拉而非BI时。真的不爱男人时,面对的是洗脑、对男人的依靠(父亲的亲情和保护、丈夫的爱和保护)、体弱(谁违反了人类在强壮上的生物学规律)。这种种阻碍,不一定有很多拉拉能认识到。
比起金钱、事业、背叛、保鲜期,这些看不到的,对拉拉感情的阻碍,其实更大。

而一旦拉拉把自己上升一个级别,放到女人这以层级,她们又面对女人在男权社会的各种障碍。

这些加起来,真的是对她们感情的严峻考验。
说了那么多,也许很多拉拉在生活中,遇到的亲情的阻碍,不像我前面说的那么重,这是她们的拉拉身份遇到的困难;在工作中遇到的阻碍,也没有很多女人遇到的那么多,这是她们的社会人身份所面对的。

可是我想说,这个社会,现状毕竟是男权统治,她们即使在现在没有遇到那么多男人本能中打压女人的本性,以后的工作中,未必不会遇到;即使她们现在一方成功出柜,那薛麟呢.兰魅呢,她们两个成功了吗,以后会遇到亲情上的伤害吗
这些都是我现在不知道的。毕竟,这可以算是一部纪实文,我无法像对待其它文那样,可以只对虚构的人物的命运纠结,这里,我更关心生活里的人在俗世中,不同身份面对的难题。

或者她们的父母已经不是太大的阻碍,像我前面说的那些很极端的亲情之殇都不会出现在她们两个还没有出柜的人身上。可是,父母依然是很大的阻碍。
父母,给我们生命的父母,为什么在我们的幸福上要和我们,互相以伤害来对抗?

对于父母来说,天生的DNA上的联系,血缘上的联系,给了我们最初的亲情。
这,仅仅是生物学上,那高等动物与生俱来的本能,种族繁衍必须的本能,为了维系种族的上一代与下一代在安全上得到保证的本能。
如果仅仅是本能,生育也是本能,可还有那么多人,男人,女人,有很多原因,不再屈服于自己的这一本能,想更好的活着。无论是独身,还是与同性。
本能,在生育上,这个一个物种最大的问题上已经,在人类身上得到突破。
人,不是简单的高等动物。不能以动物的本能来要求人。

人,太复杂。

这复杂,突破了人类这一物种另一个本能,“雌性比雄性强壮”。带来的后果,已经说了那么多。

其实,人类身上,本能被改变的太多,生育,强壮,还有,亲情。
人,现阶段的人,对于婚姻,不再像父辈那样5060年代的那样,过于看重外表和家世。他们那个时代,人心还没有那么复杂。等已经复杂了,他们也快退休了。
对于“走过的桥比子女走过的路还长”的他们,感受到的人心复杂,发生在他们看来是晚辈的人身上。

那,与他们自己的爱情无关。

他们那一辈的人,离婚的远没有现在80后的多,感情稳定的更多。
他们考虑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是见面就能看出来的——第一感觉,外貌,家世。
这,也是他们选择女婿儿媳妇时习惯套用的条条框框。
可是,现在那些他们看中的女婿儿媳妇那一代的人,复杂度,他们真的能想像吗?

只有这个年龄段的,他们的子女,自己知道,知道选择另一半,光看那些父母满意的条件,远远不够。
诚实度,品位,气质,爱好,这些都是要考虑的。是否感情骗子,骗财骗色,更是要防备。

这些,50、60年代的父母,那个年代的人,能有多少比例遇到这些问题?
这些,没有经历过,没有多少那个年代的父母经历过的父母,能为子女考虑这些从而更认真地选择女婿儿媳妇吗?
他们不是子女,不是这个年龄段的,即使知道这些,也不一定能做得多好。

何况,他们不一定知道。
只有身在此圈中,才知其中的艰险。
这,是很多人不愿结婚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喜欢同性。
可是,父母不知道,可是,他们会用亲情,逼迫子女选择他们“认为的合适的人选”。

亲情,那人类的本能,本该是让一个物种的上一代与下一代快乐共处的感情,在人类这个复杂的物种身上,受到了考验。
是成全父母牺牲自己的感情,还是为自己的幸福考虑更多而不顾父母的着急?
闪婚,是一个好办法。

结一次昏,让你们满足,离一次婚,让自己满足。
只是,在结婚时,与不爱的人一起生活,那样的日子,有痛苦吗?
只是,看到子女最终不幸福,父母后悔自己的逼迫吗,后悔自己以亲情伤害了子女吗,后悔子女以牺牲来成全自己吗?

这样的做法,对谁,都是伤害。

只是,面对那父母几乎不可能切身体会的子女所处的人世的复杂,感情的复杂,和他们讲自己不要婚姻的理由,面对亲情,无异于“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他们在婚姻上不明白子女的多重顾虑,他们在亲情上以为自己是长辈可以逼迫。这样的局面,道理,没用。

只有自己,能在亲情和牺牲上考虑。

用自己在他们的选择下切切实实经历一次痛,让他们亲眼看到他们的逼迫造成的“爱情之殇”,才能明白“亲情之殇”,知道自己的罪孽。
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闪婚”来报复亲情,免去以后亲情的逼迫吗?
为什么不选择和一个同性别的人一起生活。
对拉拉来说,同性的更了解彼此,伤害远比异性少。
不是没有背叛,不是没有欺骗,只是,两个人面对那实实在在的各种压力,比起那压力少得多的异性之恋,更加珍惜。

只是,依然在亲情这里,遇到阻碍。
除了前面说的那些男权社会里,男权的父亲和洗脑的母亲各自的动机以外,除了这些复杂社会泯灭人类亲情本能带来的后果以外,
那两代人不同的生活经历,也让这样的拉拉之恋更难。

两个女人,也许经历了很多,有事业上男人对女人的刁难,有社会对女性强者的歧视(小龙女黄蓉李莫愁灭绝师太东方不败),有生活中各种艰辛。经历那么多,最后想想,自己和她,都挺过来了,付出了那么多,该有回报。

是啊,没有谁愿意白白付出的,回报是必需的安慰。更何况,两人建立一个家,一起生活,虽没有世俗的承认,但自己的感觉却是最温馨的港湾。
可是,面对那经历不同的父母,对异性之恋尚且用得上逼迫,更何况是同性之恋。

如果他们不理解,不开明,不是那为数不多的现代派父母,那她们,面对的将是更大的阻挠。
可是,父母,你们知道她们两个经历的这些吗,知道吗!你知道在经历这么多后,实实在在的安慰、回报,就是两个人一起生活啊!不是和那个你们心目中的人一起!

这和她是不是爱男人不是一个问题。那是性取向,这是付出与回报,历经沧桑与心灵慰藉的问题。
何况,很多人,即使不遇到第一个问题,即使是BI,第二个理由,足以让她们在一起。

可是,不是子女这个时代的你们,不知道这些,只看到所谓的性取向,只注意别人的眼光。

这些,暂且不考虑,那些她们经历的,你忍心破坏吗!
可惜,她们身为女儿,也许是出于对你们亲情的依赖,也许是知道你们根本不是这个年龄段的人,不清楚这样的经历。她们不说,是因为你们。根本不懂。
你们知道付出要回报,就像你们付出亲情,女儿必需用“听话,终身大事听自己的话”来作为回报,她们呢,经历了那么多,她们要的回报,你们凭什么阻拦?
凭感情的深厚!

天生的,本能的亲情,与那经历曲折的爱情,都给人,给她们,心灵上的慰藉。
如果父母一定不懂,一定不理解,他们和自己一定有矛盾,亲情和爱情一定要有
伤害,伤害谁?牺牲谁?

谁在自己的心目中分量更轻,牺牲谁。
亲情之爱,经历风雨的爱情之爱,前者是多年的积淀,后者是深沉的沉淀。谁都不舍,可还是,有拉拉,为了爱情与父母对抗,或者,为了亲情说分手。
只是两者,对她来说,谁的爱更深,天生的亲情之爱,风雨的爱情之爱。
有了这样的对比,怎么选择,都不奇怪。

这也是虐文那么多的原因。似乎那些作者都认为,只有够虐,经历够痛,让男人伤,让交通意外伤,让身体伤,让心灵伤,这样的风雨,这样深的同性之恋的沉淀,才能在对方,在自己的心中,与那一直平淡的亲情之爱的积淀,对抗。
沉淀PK积淀。

这样的经历,才更能有理由坚持,更有勇气不放弃。只要,父母没有跪地哀求,没有哭,没有棍棒相加,没有威胁,没有那什么前面说的最难的以绝症相逼。
虽然,在男权社会里,这些逼迫带上了很多男人对女人控制的思想,但,亲情,却也是一个因素。

唯有风雨之爱,可以和洗脑的女人,和男权里父亲母亲亲情的逼迫相对抗。
无论怎样的洗脑,怎样的逼迫,自己的经历告诉自己:我和她的付出,必需得到我们应有的回报!

只是,如果没有经历这些,生活平淡的拉拉,结局一定更悲吗?
是这样吗?

其实父母有很多种,有真心为子女考虑的,有自私的,有封建的,有开明的,有理性的,有非理性的。这些极端,以及中间派,构成了不同的“出柜”反应。或者勃然大怒,或者震惊,或者哭泣,或者哀求,或者打骂,或者不理不睬,或者随便子女,或者棍棒相加,或者真的看得开后祝福,或者无奈后的接受。 哪一种都存在,看自己的造化。

说到底,看自己的坚持。

说了那么多,这些都是我站在“女人——拉拉”的角度说的。
当TA是一个人时,是一个社会属性的人时,面对的,是所谓的世俗。
最开始,我说了世人的眼光,在我看来,这不过是要不要在朋友面前出柜。毕竟,要是他们不知道,何来“眼光”一说。

很多拉拉一直说“同性恋情要面对社会压力”。我想说,你看清楚,你面对的是什么社会压力。
陈冠希、阿娇等人,面对的是这样的压力:中国只要看电视或者上网的都知道那件事,也都认得他们的脸,更加会对那件事给以自己的评价。他们面对的,是数
以亿计的人对他们的各种评价。
他们的压力,很大,数字很大。

普通人,一个普通的拉拉,中国没有多少人认识你,只有朋友、工作上的同事、亲人,加起来不过百十号,交往甚深的不过十几。
即使同性恋情不被那些身边人接受,一旦对他们坦白,你又能受到多少人的指责呢?

这个数字和陈、娇相比,十几和数亿相比,那个才叫“面对巨大的社会压力,”应该能想清楚。
所谓的“同志要面临社会压力”,我想说,不是把自己看得像明星那样耀眼,太高看自己,就是被身边那些想拆散的亲人用这样的语言恐吓到分不清事实。
可是,这样的话,社会压力就没有吗?

有,和那几个明星相比,十几和数亿,后者面对的是整个中国社会的压力,前者,面对的是自己生活的小社会的压力。
但,都是他们,或者你赖以生存的天地,所给你的压力。
拉拉身边的,不过这么些人:有竞争关系的同事,决定自己职场命运的上司、入党联系人、一般性的朋友、好朋友、知心朋友。
这些人,哪些能接受同志恋情呢?

我不知道,这要问他们自己的爱情观。
可我知道,无论谁接受谁不接受,起码,和你有竞争关系的同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打击对手的机会。

婚外情,赌博,吸毒,这些都会被作为利剑,打击对手。
同性恋情,本不像那三个该被批判,那三个,是真的既伤己又伤人的啊!同志恋情不是这样的!

可是,不要忘了,打击的时候,是不管你有无无辜的。
不是常看电视剧里,一个人拿着另一个人和自己上床的录像照片,威胁对方要怎么怎么样。我说,那是你们自愿的,谁也没有错啊!可是,一旦公开,下属、同事、董事会的股东等人可不会管这些,他们觉得这很恶心,尽管心里清楚那个人没错,清楚那个人是受害者;消费者也知道,也清楚那个人受害,可依然觉得他们有选择权,可以在觉得恶心的情况下选择另一家不觉得恶心的公司的产品。
那个人的下场,……

所以,这样的威胁,总能奏效。
在中国,现今很多人对“性”方面的受害者抱有歧视、躲避、议论的态度的情况下,不管是什么事,和这个字沾上边,就会觉得不舒服。
这对一个公司的发展,不利。

同志恋情也是这样,虽然很多人不排斥,可是,毕竟还有很多人,排斥。
作为消费者,作为顾客,作为有选择权的他们,作为金融危机下选择权更“上帝化”的他们,公司高层,对破坏“上帝”对公司好感的人,残酷无情。
这样的感情,面对这些狠心的顾客、消费者、更加上帝的他们,只能选择更好地隐藏。

公司,金融危机下想尽办法存活的公司,会残忍地斩断一丝丝危害他们勉励生存的威胁。

有竞争的同事,看到“上帝”和公司高层这样的关系,看到公司更加冷酷,他们知道,该怎么利用已经掌握的对手的隐私,那些“上帝”不喜欢,从而会改变他们选择的事情,来对高层献媚。

出柜,你认为是对朋友坦然,对他们表明“真爱无罪!!!!!!!~!!!!!!!!!!~!!!!!!!”这样的决心吗?

是这样,我不否认。
可,你知道那些现在的同学,朋友,以后不会变成有竞争的?
在现今的社会,很多人还是70年代以前出生而非更开放的80后甚至90后的情况下,主流声音对同爱能更快的宽容?
这些不宽容的人作为上帝,作为金融危机下公司更注重的上帝,公司还会对员工那些有损公司生存的事放任?
这些,是拉拉在自己的小社会里面对的压力。虽不像明星那样面对整个社会的压力,却也是必须谨慎对待的。
面对整个社会,虽没有直接的压力,可那世俗的声音,依然困扰这拉拉的选择。
很多人,社会上的很多人,50年代的,60年代的,70、80、90年代的,只要是16岁以上思想较成熟能面对感情的,都有自己对爱情的看法。其中,包括对同性之爱。

虽有很多人,越来越多的人赞成,可是,那些不赞成的声音,依然刺耳。
听到这些,无论的拉拉或者gay,虽然这不是小社会,他们/她们生存的天地给TA们的压力,虽然那些人根本不认识TA们,但,声音的存在,让人困惑。
为什么,TA们要伤害拉拉?不赞成就可以,凭什么要用难听的话来伤害?
不奇怪。

看看各个大型新闻网站,那么多的这样新闻:对公交车上的小偷;路遇的抢劫女子的劫匪;路边的乞丐;卖花的小女孩;讨薪的民工;失地的农民;为贫穷哭泣的患儿父母;新闻里遭绑架的孩子的父母;被卖淫团伙控制的女子;被拐卖的人……

一个个不幸,让我们的心,从痛,伤,到麻木。
看过之后,依然与她,与家人,欢宴。
只不过,提醒她,路上小心。
不奇怪,人都有自我保护心理。看多了无能为力的惨剧,看到自己不能帮助TA们,愤怒过后,只剩无力。

只要,不发生在自己生活的那十几个熟人,之多百十号人的小天地里就可以。
这样的心态,使人们对自己的各种身份,有了困惑。
当你是贫穷患者的时候;当你是火坑里女子的父母姐弟兄妹的时候;当你有年迈的父母老年痴呆失踪的时候;当你是无地农民同村人的时候,当你是被劫女子家人的时候,当你是害怕小偷的被偷者的亲人呢的时候……

当你,是拉拉的时候

当你,把自己有由一个拉拉,上升到一个女人,再然后,上升到一个人,社会属性的人的时候,
你发现,不是仅仅拉拉感到别人对自己的冷漠,不理解,甚至歧视,让自己伤心,很多其它身份的人,社会属性的人,一样,对这样的社会现状,
伤心。

其实,冷漠还算好的,最极端的,是对伤害的恶意歧视和侮辱,是对以TA人痛苦为乐的时候。
除了这样的极端,赞成,让人高兴,欣慰;中庸,类似冷漠;反对,让人难过。
但是,都比不过碰见那种以别人伤口为乐的人的时候的伤心和愤怒。
这样的多种人的社会身份,这样的多样的“评论家”,每个人都会碰到。只是,看你那时以什么身份遇到。

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对圈子以外的不幸,看多了只有麻木。
几家最大的新闻网站,sina,sohu,tom,成天被罪恶累累的不幸堆积。
看的多了,只能这样想:幸好不是我,也不是我的朋友亲人。
是这样的吗?

看多了,对不幸,对TA人的遭遇,漠不关心。
同志也是这样,拉拉也如此。

只因95%的人不是同志,其它人又已经对各种不幸采取了“麻木”的“自我保护”(以免因自己无能为力而愤怒、惊恐、悲哀,伤心),对同志,对拉拉的痛,一样,“不是发生在我身上,我对你们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于是,有了歧视,或者嘲讽。
好一些的,是反对,劝说。

而赞成,有是有,只是,面对恶意的那些人,TA们不敢站出来说:“我不是同志,但我绝对支持TA们!”
就像我,男的,直的,怕被别人说变态,怕被真正的同志说成异类,别说不敢对身边人说,即使想说,在网上说,也犹豫了一个月,才敢说我支持同志。
尤其是这个男权社会下比gay活得更不易的拉拉。
但,那又怎么样,我毕竟不是这个圈子里的。

我不是贫穷患者;我不是火坑里女子的父母姐弟兄妹;我没有年迈的父母老年痴呆失踪;我不是无地农民同村人;我不是被劫女子家人;我不是害怕小偷的被偷者的亲人……

所以,我面对那些身份的“人,社会人”的时候,我麻木,因为看多了,保护自己的心不去对社会绝望;
同样,现在我写这个帖子对同志,对男权社会下的拉拉写文字,可我是直人,同时也是男权社会一份子,写完后,很可能又会对TA们,恢复麻木。
所以,社会所谓的歧视,并不是针对哪一些人。对歧视别人的人来说,这些人是“麻木”到了“以别人痛苦为乐”的地步。

如果,被我以一种社会身份,遇到那最恶劣的评论家,我只有这样想:你是那些导致我痛苦的人的支持者,你就是这样的无耻的人。我,不把你看成人,你,不具有社会属性。你,不该把你和禽兽相比,以免侮辱禽兽。
但是,毕竟还有那么多既不歧视也不赞成的“冷漠”的人。

他们,只不过是不了解那些不是他们生活范围里的人,只不过是没有亲人没有自己遭遇那些痛苦的时候而已。
没有经历,就只有继续用麻木来保护自己不去对世道绝望。
没有了解,就不必对别人生活的艰辛不易有什么想法。
所以,他们对那些可怕的新闻麻木,对生活不顺的人们麻木。
不是特地针对哪一些人。

这样的想法,再看看其它几种好一些的评论家,也不是那么郁闷了。
写到这里,差不多了。

TA,首先是一个人,社会属性的人,会遇到各种社会人具有的身份,遇到各种身份都会碰到的“评论家”;接着,TA是一个女人,男权社会里的女人,男人,父亲和他的心目中的女婿,一直想控制女人维持男权,包括被洗脑的母亲;最后,TA是一个拉拉,社会属性的人和女人的两个身份遇到的各种困难阻力,加上拉拉本就遇到的特小社会、亲情阻碍,共同汇成这最后一个身份的巨大压力。
只是,我想把这些压力想清楚。
不明不白,永远是受TA们控制。
TA们是谁?3种身份的阻力制造者。
一直记得这句话:母老虎比公老虎凶;一直想到列宁的那句话:除了政权,一切都是虚幻。

这是导致我想到这些话的原因。

也许,有一天,面对朋友、亲人对自己和她的“多堂会审”,能勇敢地对他们说:“先不谈我爱谁,不谈我是双是异还是同,仅仅看着我不爱他,你们却用友情亲情来伤害我的爱情,逼我和他结婚,这,就是你们,对我终生幸福的,残忍”
看了很多gl小说,纪实的,以现实为素材的最感动我。

这,是我这篇评中文字的来源。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598726.shtml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600668.shtml

这两篇帖子,是我写出“女人不要指望任何人”这样一句话的原因,也是我想出“麻木”=“不对社会绝望”这样一句话的原因。
最后,还是那句话:你,最高层次的你,是一个社会人,活得,应该是真正的自己。
  

原貼出自:
http://bbs.tianya.cn/post-motss-204346-1.shtml

※圖畫是筆者於2006年畫的,因為很配合這位國內朋友的文章,就套用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