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
弟兄
感謝您在fb時常的分享,令我有很多反思。
我有一些地方不太明白,還望指教一下。請問教會右派與左派的分別可以有較明顯的界定嗎?他們與社會上的左派及右派的分別是什麼?
對我簡單理解﹕左派不就是變革/自由, 右派是保守/建制是這樣分嗎?時常看見稱中共的人是左派,但看今天的中共算左派呢? 建制到爆???還望賜教一下,讓我可知道更多。
平安!xxxx

xxxx

但有時看到左派是指支持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那我又混亂了~

Jonathan C K Ho

今日的中共已放棄公有制,也沒有堅持社會財富公平再分配,即這不再是左派了。左派是既有建制的剝削性作出反對,右派就是要保持現狀不變。香港教會是右派,是因基要主義的根太深,喜歡把基督信仰去政治化,但「去政治化」本身就是一種政治手段,不提政治便有利保持政治現狀。

今日的中共是法西斯右派,是以幾千萬組成的政黨獨裁統治中國13億人,比例上少於人口十分一,而真正有權有錢的是一二千個家庭,這種獨裁特權體制本身就是和希特拉的國家社會主義即納粹黨相同,所以叫中共是法西斯,是最恰當的形容詞。
中共的左只是旗號,無任何內涵。若回到1949年以前,中共是要推翻國民黨詮四大家族的貪污獨裁,那時稱中共是左,是對的。可是六十多年過去,中共比當年4大家族更為貪腐,貪得更廣更深,現在的中共只可以稱為右,但中共用「左」字多年,「左」在中國內地便變成支持中共專政的術語了。

xxxx

那民建聯這些可算是名字上的「左派」,實為「右派」呢?
而「路小教會」這些算是「左基」嗎?
朱耀明牧師又算是左定右呢??

Jonathan C K Ho

民建聯是右,不過又是67年暴動那時香港慣用「左仔」去說民建聯那群人。現在,民建聯個個是富翁,港共政府不斷搞東西開位送錢給他們,他們的人能做政治助理,個個有十萬人工。
路小當然是左,他們傾向社運,對現況不滿。也有撐女性主義神學,性立場開放。

朱耀明是司徒華的跟班,說來說去都是64及支聯會,基本上他是民主黨的同盟。用陳雲的說法,他是離地中產,有美國護照,戴耀庭搞佔中,他便撲出來佔領光環,即是出風頭。到香港大亂,及佔中失敗,他便會去美國退休。如果朱肯放棄美國國籍,我才會放棄上述的判斷,否則,他只是投機份子,即是「扮民主派」。其實,整個民主黨都是這類人,人人有外國護照,說說人權民主容易,有事便棄港於不顧。用左或右,皆不能去形容朱,因我說朱是右,別人總會說他示過威爭取過東區醫院云云,朱可算是不投入的左吧!到關鍵時刻,他便會怕死退縮,這是司徒華一代及其徒子徒孫的民主性格了!

xxxx

感謝~讓我解開了一些謎團~您會怎樣理解「什麼是政治」呢?

Jonathan C K Ho

政治?其實,政治和宗教本是一家。政治內有信念,信念引發政策,再下一層有其他細微運作。宗教也是有信念,信念引發教義,再下一層便是實務守則。政治就是權力的結構與運作,這是每個有人的地方也會有政治。就算,家裡只有兩公婆,兩個人對資源運用也會有不同的優先次序,兩個人也可能籍不同的策略去說服對方跟隨自己想優先購買的東西。而經濟學是純理性去分析怎樣使用資源,而政治是用理性的說詞或談判或利益交換去爭取對自己有利的資源運用。不說兩公婆,就說一對同性朋友,兩個人離與聚也可能有計算,如對方擅長某些知識,多親近會對自己有利,又或者對方和自己有相同嗜好,一起玩,便參與該嗜好時會有人陪,會玩得開心些。這是利益計算的一部份,這便算是政治了。兩個人都可以有政治,即任何群體包括堂會也會有政治。而生活上的各方各面,香港政府也會有某些的參與,如政策及法例的制定,這是會受當局者的政治取向所影響,根本衣食住行也必然有一些背後的政治因素所支配,即去政治化的教會教導只是一個神話。基要主義在二十年代經王明道倪柝聲等傳入中國建立新教堂會。但這一套在神學上已走入絕境,因為現代人面對社會的急速改變,外面的政經及文化趨勢必然會影響堂會,當我們仍用過時的神學去處理萬變的社會,這注定和年青被壓迫的一代割裂出去。年青的一代是較上一代聰明,卻較上一代少一點機會,他們看透政教分離那套去政治化的奸謀,見到堂會只是當權者的附庸,去勸人不理政治,結果就是年青人不回教會,或又或者是溝到女就不回教會。牧養是要道成肉身,走入人群,和他們同呼吸,而去政治化的政教分離說法就是牧者走入人群的主要攔阻。

xxxx

再請教一下我同意根本只要有兩個人都可以有政治,那些說去政治化的人,本身就政治化了一件事。其實什麼都是政治,那其實根本就沒可能沒有政治呢?
如我與您一起吃飯,純為聚舊,我請客的。能算沒政治嗎?
還是這樣也有政治在內?
例如我想吃西餐,您想吃中餐,但由於我請,您只好就我。
那算政治嗎?

Jonathan C K Ho

我不想把所有事也說成政治,我只能肯定兩個人之間會有政治。人與人之間可以是單純因我愛你,你喜歡吃什麼,我便讓你作主,無論誰請客也好。愛的動機也可以產生政治,因我想我的兒子肯聽我那對他有益的勸告(如學習溫柔待人,日後與人相處可以順利些),可能用一些策略一些利益交換去爭取他給我時間來聽我的勸告。我也不是專家,也不需要太理論化。我是相信人與人是可以有不計算利益,純然是愛與信任及接納的交住。

xxxx

感謝指教^^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