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去中国才能看到未来》一文先被《红旗文稿》刊登,又被最近一期中共中央机关杂志《》转载,引起舆论极大兴趣。

文章作者宋鲁郑是旅法华人作者。他在文章开头说“今天的中国处于1840年以来最好的时期,今天的中国有1840年以来最好的制度,今天的中国是全球各主要国家中发展最好的国家。”

此外,文章还把日本和印度与中国相比,指日本政治混乱、债务累累;而印度的经济则落后中国10年,在社会发展上更落后中国30年,并指日印两国的社会严重不平等,因此作出结论说,日本和印度两国在过去几十年来的发展均比中国逊色。

宋鲁郑在分析中国领导权力更替的时候指出,中国最高权力的更替一方面具有传统的“禅让”色彩,但又打破古代“禅让”终身制的局限。

他还说,“一党领导、全国选拔、长期培养”是对传统政治文化的继承,“年龄限制”是中国独创,“定期更替”则是从西方的借鉴。

文章高度肯定了中国国家的制度和发展成就,但并没有指出中国存在的问题和可以改进之处。

取名广雪水的网友在文章后评论说,“信心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严酷的现实又复会使国民失望而迷茫!只有力促当局改善政治环境,致社会不断进步,才有可持续发展的新局面出现。因此,作为草根论者,应更多地给官府以警示!”

还有网友发言说,虽然基本赞同作者的观点,但是怀疑作者“过分看低了日本,印度。”

宋鲁郑用远古的“禅让”制度比喻现在的中国领导人更替制度,引起了许多争议。有网友说,过去的禅让制“选择的是品德公认第一高之人,不知道现在如何?”

在猫眼论坛上的网友对此讽刺说,“把掌握宇宙最先进马列思想的子孙看做奴隶社会的禅让,是何居心?经过了几千年,历史又回到了原点。”

还有评论指出,从理论上说中国是属于人民的国家,而把中国领导人更替比作“禅让”,人民岂不成了统治者可以转让的“私物”?“公权”置于何地?

在新浪网微博上一位网友说,“原来没有人民什么事,这回连民主这块遮羞布都不要了,直接裸奔了。”

新浪微博一位认证的科幻作家说,“我今年看到的最好的一篇科幻范文,科幻作家们应该重新学习如何描写未来。”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