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

永远停留在2:28分的绵阳市钟鼓楼。 它位于绵阳市市中心。512地震之后钟楼就坏了却一直没修,而这也成了现在欣欣向荣的绵阳城里股指可数的对大地震的纪念之一。

编者按:在汶川地震5周年之际,BBC中文网邀请了3位当年身在地震灾区的年青学生撰写文章,讲述他们在5年前的亲身经历,以下发表的是其中一篇文章。

我的名字叫张珑耀。汶川地震发生的那一年我还是绵阳南山中学的一名高二学生。

2008年5月12日之后的二十四个小时里,我见证了一个城市的濒临奔溃。

地震发生之后的绵阳,通讯中断,停水停电,交通瘫痪。学校随即停课,宣布放假以后我的妈妈惊慌失措地找到我把我领走。从学校步行到家的一路,我们看到了一个毫无准备的城市在经历了地动山摇的灾难之后的狼狈与无助。城市里大街小巷的店面全部关门。由于没有了交警,红绿灯也因为停电而无法运转,长长的马路上拥堵着汽鸣喧嚣的车辆和吵架的司机。路上的行人,有的居民站在路边穿着睡衣和邻居聊地震时的惊慌。看的出地震时他们还在午睡,散着头发连鞋都没穿就赶紧逃下了楼。有的人一路抱着被子和帐篷,匆匆往地势开阔的公园里走。有的上班族,夹着公文包神色匆忙,焦急地一遍一遍拨通号码。而有的妈妈抱着哭闹的孩子走在前面,爸爸左手拿着水和方便面,右手抱着几件添加的衣服尾随其后。

因为担心还有余震,而且已经停电停水,所以我和母亲只能坐在父亲工作的医院前的一个广场上等待。此时的广场已经变成临时病房。所有住院病人都从楼房里转移了出来。犹豫资源短缺,病人们只能或半躺着或坐在地铺上。而在广场前部的空地处,医生们只用屏风遮挡一下就开始了手术。各处响起的120鸣笛声从没停过,源源不断的病人被抬下救护车。哭叫声一片。

不大的广场上挤满了人。有病人,医生,护士,家属,还有周围从家里出来躲地震的人。后来有人听广播说汶川发生了7.8级地震。惊慌和不安写满每个人的脸上。女人的脸上留有明显的泪痕。

从地震发生开始,父亲就投入到了抢救病人的工作当中。下午五点半,父亲满脸疲惫的找到我和母亲说,医院打算让他马上组织并带领十名医护人员前往北川支援。因为当时通讯信息中断,完全不知道北川是否受灾严重,也不了解北川当地医院受灾的具体情况。所以父亲仅带了少许绷带和消毒液,五人一车,分乘两辆小面包车出发了。

当天晚上,雨便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绵阳依旧停水停电一片黑暗,但谁也不敢回家。此时因为通讯完全中断,我和母亲也正为没有任何父亲的消息而担心。晚上九点,医院的广场上已经搭有了很多医用帐篷将病人挪了进去,医生们也一刻不停地做着手术。各地送来的伤员越来越多,都有来自安县的,平武的,北川的等绵阳周面的县市。而据来自北川的伤员说,北川受灾相当严重。

第二天一早,终于接到父亲的电话,说已经在回来的路上。

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因为地震道路损毁,开了一上午的车才抵达绵阳。正午终于见到父亲,他一夜完全没有休息已经疲惫不堪。他的眼镜上还沾有点点血渍,白大褂上则全是血。他告诉我们,在从绵阳到北川的路上,有比小汽车大的石头砸落在路的中央,切断了北川县城和外界。他们的车没有办法继续前行就地施救。北川医院因为山体滑坡完全损毁,医护人员几乎全部遇难。

当他终于到达的北川中学时,师生们已经开市自救,并且互相照顾。没有受伤的同学在努力抢救受伤的同学。人们想尽办法营救被埋的人。后来,陆陆续续有很多当地的中巴车主开着自己的车主动运送伤者,结果引得大家抢作一团。混乱中,我爸承担起组织者的责任,安排人们用门板固定和搬运重伤者,必须让重伤者先被送走。稍晚一些,长虹集团的救援队纷纷赶到,他们开着大型卡车,带着电筒。武警官兵也先后赶到维持秩序,让伤员得以顺利转移。凌晨四点左右,重伤者终于被全部送走。

而在整个512汶川地震之后的抗争救灾中,我印象最深刻的也是听父亲讲他在北川中学时亲眼所见的年轻生命的死亡。因为交通不畅又极缺医疗设备,很多重伤病的同学无法被转移或者手术。他说,你就看着16,7岁和我一样大的孩子,开始的时候还能说能笑,后来因为流血过多无法止住而安静地闭上了眼睛,不久就停止了呼吸。你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年轻的生命逝去,却无能为力。

按键 其他网友投稿:5.12汶川地震回忆录

如果您也亲历汶川地震欢迎使用下列表格和我们分享您的经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