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 | 读凯斯特纳的《5月35日》

作者:冉云飞

冉按:就是昨天这篇文章,使得我的公共微信“冉云飞艺文志”惨遭屏蔽,我只能说这是个高度神经病的管制社会。神经病会最终把自己害死。2013年6月5日于成都

数学很好的康拉德被老师要求写一篇关于南太平洋岛的作文,这真难为了想像力不那么好的他。但幸运的是,他在其叔格尔胡特,以及一匹喜欢吃糖的黑马的帮助下,成功借着魔门——家中的一个柜子,在5月35日这一天穿越到了南太平洋岛。

接下来《格利佛游记》里的大人国和小人国的翻版开始出现,当然凯斯特纳的想像力是不会抄袭斯威夫特的。他写的是人人都是大胖子的懒人国,人们住在城堡里。康拉德一个不断留级的同学,竟然是这个懒人国的大总统,自然为他提供了很多方便。他们所见的世界完全与我们的现实世界相异,比如孩子上班,成人则穿着小孩的服装接受再教育。康拉德看到这些父母学习班的父母们一律穿着小孩子的服装,正在接受由于他们虐待孩子、不关心孩子、惩罚孩子、教孩子说谎的再教育。但看这样的场景,做父母的,我们有过一点反省吗?

更为搞笑的是,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帝王如恺撒、拿破仑等,不穿跑鞋,都齐涮涮地在锻炼身体,参加奥林匹克运动,是否能保卫他们曾经统治下的祖国,那就不得而知了。康拉德看了恺撒、拿破仑等人跑步的速度,十分赞叹。喜欢吃糖的黑马不乐意了:我跑百米只需要五秒。康拉德反驳道:可是你有四条腿啊。格拉胡特叔叔说:那电还没腿呢,跑得比黑马快多了。康拉德和叔叔看了很多“南太平洋镜”回来,可是黑马却被一匹偶遇的白马爱上了,结婚留下了。格尔胡特说,它们为什么要结婚呢?我都没结婚呢。

5月35日在现实人间时序里是不存在的,但在想像的世界里不仅存在,而且大大的存在,因为想像是没有边界的。想像和快乐,构成了康拉德写作文也就是凯斯特纳的主题。中国人会不会有自己的5月35日呢?当你不能准确击中现实难处,不能记忆某个令人痛楚的时刻,那你就应该想像你的5月35日,就像凯斯特纳其中的一节《颠倒世界》。在那里没有快乐,但有你不可磨灭的记忆世界。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6月5日, 4:00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