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三家外媒报道拉萨及图伯特面临的“文化杀戮”

(一)法国24台:西藏七日 – 独家报道 – 2013年5月20日报告 

 Seven days in Tibet – EXCLUSIVE REPORT – 05/20/2013 REPORTS

 
(二)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面对中国的扩张蔓延,古老的图伯特(西藏)正在枯萎消失
原文标题:Ancient Tibet shrivels before China’s sprawl
作者:远东记者迈克尔·谢里登(Michael Sheridan)
发表时间:2013年5月26日
译者:傅春雨 @boattractor_cj

作为将拉萨这座古老首府改变成现代中国城市之计划的一部分,中国在紧挨着重要寺院的地方修建大型购物商业中心和地下停车场,让国际藏学研究者大为震惊。

从拉萨新拍摄的照片和录像片段显示传统的建筑正被摧毁,满面忧郁的僧侣静坐在一处建筑场地。

有超过130位的国际学者上周在一封呼吁书上签名,要求联合国派出独立的调查小组,以调查确认中国有无违背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员国的义务。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告诫中国必须要致力于保存图伯特的传统文化。国际藏学研究者要求教科文组织制定一个明确的计划来保护拉萨,避免拉萨“变成一座21世纪的旅游城市(而失去了它的独特性和固有的传统文化)”。

这些学者们说,该规划“毁坏已经并且正在摧毁一些不可替代的建筑物,其中有些已经存在了数百年”,还说该规划“已经开始改变拉萨一千多年来在图伯特人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

这座大型购物中心,以及可以容纳1117辆汽车的地下停车场是在八廓街的东北角兴建,而八廓街是朝圣者们朝拜大昭寺的必经之地。数以千计的小店主、商贩和原住居民已被迁离。

文化批评者、图伯特作家茨仁唯色在她的博客中写道:“没有了从边远的康和安多磕着长头到拉萨的朝圣者,没有了日日燃着千盏万盏酥油供灯的灯房,有的只是藏人房顶上的狙击手和广场上全副武装的巡逻兵……(有的只是官商勾结的巨大商场接踵开业,商场门前血红色的充气塑料圆柱正在风中炫耀着暴发户的粗俗和入侵。)”

尽管中国的审查员迅速地删掉了她在微博上的文字和照片,但仍有数千相关评论出现在微博上。

绝大多数外国记者都被禁止前往图伯特,但一个获得了官方许可的法国电视新闻小组却在这座古老城市拍下了正在兴建的建筑工程,数以百十计的监控摄像机和维稳军警不间断地巡逻。

已经有超过120位以上的图伯特人以自焚抗议中国有意破坏其文化和宗教的做法。中国领导人则说他们是在为至今仍停留在贫穷与封建、落后的一个民族,带去现代化和繁荣。

拉萨的急剧变化看来是北京的发展策略之一部分,为的是制服当局所谓的图伯特“迷信和分裂主义”势力。

中国在1950年入侵图伯特,镇压了一系列的反抗,导致图伯特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于1959年逃至印度。

曾经是遥远、传奇的地方,自2006年世界海拔最高铁路穿越雪域高原,随着中国游客和移民的大量涌入,拉萨见证并经历了爆炸式的发展。人口从1964年的15万四千人增加到今天的至少50万人,还不包括中国驻军在内。

图伯特人被压抑的不满和担忧,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曾导致拉萨的暴动,但很快被中国镇压,成千上万的僧侣被禁锢在寺院里。

从拉萨传出的画面以及学者联署的呼吁书,恰与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所发的一篇得意洋洋的报道时间重合。该报道称,即便是达赖喇嘛的故乡,一个名为当采的山巅小村(即今红崖村——译注),由他的堂外甥公保扎西看护的地方,也都面临城市化的命运。

新华社的报道说,在中国青海省境内的当采(即今青海省海东地区平安县石灰窑乡红崖村——译注),每年将会受惠1亿6千5百万英镑,用于道路、住宅区、商业中心、自来水厂和污水处理厂的建设(此投入应该指的是将“撤区设市”的海东区——译注)。

“城市当然好啊,在城市里面孩子能上到好学校,看病能找到好医院。”公保扎西对该通讯社说。

从当采乃至拉萨,关于现代化以及图伯特人服从(安排)的宣传是一致的,然而,甚至就是新华社也显然了解,中国官员们私下也怀疑他们是否能够赢得图伯特人的民心民意。

新华社引述藏学家何峰的话:“但在这个过程中,对于民族传统文化,还应当一如既往地加强保护和传承。”

(三)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拉萨古城改建工程引发忧虑
拉萨大昭寺门前的古城改建工程。图片取自法国24电视台两名记者2013年5月独家报道。

拉萨大昭寺门前的古城改建工程。图片取自法国24电视台两名记者2013年5月独家报道。

法国24电视台画面截图
作者 瑞迪

2013年5月,国际藏学界学者在网上联署公开信,呼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关注正在被快速破坏的拉萨古城。北京藏族作家唯色也在其博客上呼吁“救救拉萨”!几乎与此同时,法国24电视台播放两名记者秘密进入西藏拍摄的独家报道,画面上藏传佛教圣地大昭寺门前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的工地,四处瓦砾。拉萨古城是否也像许许多多的中国古城一样,面对的只是历史遗迹的保护与现代化开发之间的矛盾呢?在唯色看来,拉萨古城如今的处境虽然与其他中国古城有类似之处,但拉萨的城建工程中掺杂着许多意识形态因素:

:拉萨古城改建有很多意识形态用意

“是存在这样在城市建设中开发与保护(之间的矛盾),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在中国任何地方都有,在北京或很多其他有文化古迹的城市都会面临这样的情况。但是,在西藏—比如对于拉萨来说,我觉得,有时候这个问题表现得更为复杂,不仅仅是和其他城市相同的这样的问题,而是还有其他问题。比如在拉萨老城目前如此大规模的整治当中,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时间点就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因为去年5月27日,拉萨大昭寺门前有两位藏人自焚。之后,大昭寺对面的派出所就立即改名变成了“八廓古城公安局”;两位藏人自焚前住宿的饭店也被当局没收,并马上挂牌,改成“八廓古城管理委员会”。随后,这个八廓古城以城市改造或者旅游化面目出现的时候,我觉得其实很多事都是一石二鸟,有多方面的用意,比如在老城(改造)的过程中,沿街的藏人住户被要求搬走,要将这个地方旅游化,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有一个清场用意。”

“同时,另外我也注意到,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地方除了建商场、商店、工艺品店、酒吧、画廊之外,还要盖展览馆,而这些都有意识形态行为。比如,拉萨八廓北街有一个18世纪建成的老房子,清朝驻藏大臣曾在这里居住,但是,这里也是发生了很多历史事件、血腥事件的地方,如今有几十户人家住在这里,但他们被要求迁走、建成展览馆,虽然展览馆用意还没有被公布,但是,我觉得可能是和驻藏大臣那段历史有关。如果是这样,那就是要渲染“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样的说法,实际上就是改写历史的一个展览馆即将出现。而且,并不止这一个改写历史展览馆。我还知道有另外一个与西藏历史有关的展览馆,……就是说其中的用意都非常复杂,不是简单的城市化过程中其他城市经常会遇到的开发还是保护之间的矛盾,而是拉萨还有更特殊的经常遇到的问题。”

事实上,从法国24电视台两名记者在拉萨期间看到,在令拉萨古城面目全非的城建工程之外,外国媒体已经长久不能轻易进入的拉萨不仅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下,而且也正面对着一种“文化杀戮”:半个世纪前,藏僧人数占藏区男性人口30%,而如今,在三百万生活在西藏的人口中,藏僧人数已经只有两、三万人。与此同时,中国内地的民工和游客以平均每天两千五百人的速度涌入西藏。国际藏学界学者在他们的联署公开信中也写道:对传统建筑的破坏以及人为建成的旅游村正使得藏人以及他们的生活方式在拉萨古城中变成过去,藏人生活中文化与宗教传统遭到的破坏与对藏人流动与朝圣活动受到的限制,正在改变拉萨在藏人千年传统中所扮演的角色。公开信指出,现代化与文物保护并非相互排斥,老城改建以及文物保护可以通过不同的顾念文化的方式彼此协调。而目前拉萨正在发生的一切首先是出于商业目的而不是文化意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6月1日, 4:1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