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力争只产生国内达赖喇嘛灵童”的意思是什么?

香港《亚洲周刊》(第27卷22期)发表“专访中共中央党校社科教研部靳薇教授:重启谈判解决涉藏问题”。
“力争只产生国内达赖喇嘛灵童”的意思是什么?
/
香港《亚洲周刊》(第2722期)发表的“专访中共中央党校社科教研部靳薇教授:重启谈判解决涉藏问题”(作者纪硕鸣),是一篇值得细读的文章。
其中,中央党校教授的这句话是点睛之语:“力争只产生国内达赖喇嘛灵童。”
另外,还讲了一句泄露天机的话:“虽然我们可以用‘金瓶掣签’限制灵童产生于国外,但历史上也有由活佛自行指定接班人的先例。‘双胞班禅’的尴尬应当尽力避免。”这位中央党校教授太不小心了,怎么能把土共主持“金瓶掣签“钦定“假班禅”的秘密给泄露了呢?
这位建议“中国共产党必须高度自信”的中央党校教授,对藏人自焚的定性很冷酷:“自焚一直持续并加速发展,几乎变成了一种‘集体癔症’,成了传染病,成为一场运动。”
她的最后一段话则有一石数鸟的打算:“涉藏问题对当下的中国至关重要。若能创新思维、破解僵局,不仅可促进社会稳定,避免形成难以愈合的民族创伤,对国内其他少数民族亦有正面影响。同时,对台湾统一有帮助,也可以提高中国的国际形象。”
问题是,非常巧合的是,就在中央党校教授建议“……让达赖喇嘛纯粹以宗教领袖的身份访问香港或澳门。将来可以考虑让达赖喇嘛居留香港”的同时,63日, 西藏之声报道“港团体邀达赖喇嘛访问香港主持宗教活动”,称“香港藏汉友好协会近日表示,已经就邀请达赖喇嘛访问香港,主持‘世界和平,四海和谐’的宗教活动,而向香港入境处递交了申请。”
怎么会这么巧合?!太不寻常了!难道真的在下什么套吗?这个“港团体”什么背景?
据报道,邀请尊者访问香港的是“香港藏汉友好协会”创办人某某。推特上,有香港网友说这个人“传说是个骗子,有人说他有亲中共背景。前天已有朋友来问此人背景,还说他明天要开记者会。”
虽然骗子与亲中共的背景倒是很贴切。但问题是,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去邀请尊者达赖喇嘛赴香港呢?这岂不是太险恶了?
而这“藏汉友好协会”,很像全世界遍地开花的孔子学院,背景复杂,谍影幢幢。
而其创办人某某,据推特上网友提供的消息,2009年时是一个叫做“捍卫人格尊严协会”的召集人,那时因为做过搞乱香港七一大游行的事,曾被苹果日报报道:“争租维园场地 所行路线相同  另类团体被质疑搞乱7.1游行”。当时美国之音也报道了他要去维园争抢游行地盘的事。
而今这人又成了“香港藏汉友好协会”创办人,于前年初还去过达兰萨拉,见到了尊者达赖喇嘛,然后将尊者与他的合影放大,到处炫耀,最近则宣布已邀请尊者访问香港主持弘法活动,甚至声称“已取得政府的文件批准”。可是,如推特上网友所说:年前香港政府就拒绝过王丹入境,如果这次会让达赖喇嘛尊者入境的话,那真的很奇怪。
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名堂?
关键的关键是,中央党校教授很神奇啊!她的第一个建议显然已经巧合了(尊者去不去得成香港另说,但巧合是发生了),而她的第二个建议是“力争只产生国内达赖喇嘛灵童”,难道也会最终巧合?
怎么感觉是某个棋局正在一步步走呢?到底要怎么个“力争”? 中央党校教授口中的“我们”是谁?
中共会不会在布局?很用心的、很远虑的,布一个很大的局呢?这里面貌似出现了很多各种身份的人。白脸红脸。甜言蜜语。甚至在打悲情牌。而他们用“重启谈判”做诱饵,用访问香港弘法做诱饵,包括最近新华社报道中共投入250万元修缮尊者达赖喇嘛故居(位于青海省海东地区平安县石灰窑乡红崖村),他们的目的,是不是就想让尊者最终承诺转世到“国内”?——正如党校教授所说的:“力争只产生国内达赖喇嘛灵童。”
可是,正如推特上网友分析:“只为访港而作出代价如此高的让步,明显不合理。联系到西藏流亡政府急切想重返西藏而承诺放弃政治独立地位及民主,访港可能是谈判中关键的一环。”尊者当然不可能轻易承诺,但中央党校教授言必称的“我们”一定是会“力争”的,因为对于北京而言,只要达赖喇嘛在境外,无论是这一世还是下一世,那都是有着“特殊性”的 “困局”,而只要“化解‘达赖喇嘛困局’,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汉语实在太丰富了。针对“年事已高”、“转世的问题,已经迫在眉睫”的尊者,又要“力争”,又要“化解”,这些说法都意味着什么?
一位汉人独立知识分子给我发来邮件,忧心忡忡地说:“亚洲周刊最近两篇文章显然有背景。上一篇说的是现在藏人内部的分裂,流亡政府无法稳住大局。后一篇有几个关键词我并不喜欢:转世灵童、邀请尊者去香港访问等。而邀请尊者赴港是吃准了尊者的心思:他多次谈到习仲勋并表示好感,对习近平寄以厚望。如果动之以辞,尊者可能会乐意前往。但考虑到班禅十世在日喀则圆寂的事情,我想起‘险地不赴’的古训……
是啊,险地不赴!当值有人“力争只产生国内达赖喇嘛灵童”之时,惟愿尊者平安,尊者无恙!
2013/6/4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转载请注明。)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这天,是“六四”二十四周年。北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但北京也天色晦暗雷雨交加。而香港,与我的这篇文章相关的香港,却有十五万人集聚维园,冒滂沱大雨举蜡烛纪念“六四”,唱着“无论雨怎怎么打,自由仍是会开花”。一位香港人写到:“給我爱的香港人:世間总有公理在,不会永远由强权主宰。”这才是真的香港人,在为自由而争取和坚持。(图片转自主場報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6月4日, 11:1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