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嘉央诺布:拉萨,永恒之城(1)

解放军炮击布达拉宫。
素描,作者为黑尔训练营(Camp Hale)的图伯特受训者。罗杰•E •麦卡锡收藏(Roger E. McCarthy)

作者:嘉央诺布(Jamyang Norbu
翻译:更桑东智(@johnlee1021
原文标题:LHASA, ETERNAL CITY (1)
原文发表时间:2013524
译文转载:更桑东智的译文博客“说,还是不说?”
受茨仁唯色啦最近的感人呼吁《我们的拉萨快要被毁了!快救救拉萨吧!!》的激励,我着手这个不大不小的历史课题。为了有助于回忆,我想有必要对“红军”自195099日开进拉萨以来,在各个不同阶段对圣城进行的破坏做一些简要的回顾。共产党中国长期以来一直不遗余力地企图将圣城拉萨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中式都市,并且迫使这座城市的当地居民和图伯特民众在整体上陷入一种机能性灭绝的境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无论具有多大的灾难性和悲剧性,都只不过是他们为此所采取的一系列步骤中的最新“举措”而已。这篇文章分为三个部份,题目中的“永恒”一词并非出于讽刺。共产党中国败亡的种子恰恰是播撒在那些正在拉萨拔地而起的面目狰狞的购物中心的屋基和墙壁之中。文章的第三部份将对此进行全面的解释。
1959-1962
拉萨大起义爆发的时候,我住在大吉岭,才刚刚9岁。间或听到大人们关于巷战、轰炸罗布林卡和布达拉宫的忧心忡忡的谈话,让我感到惊恐和困惑。大人们的交谈中有一句奇怪的话一直留在我的脑海中:“Sidung chenmo tambe tangsha”(意为“神圣的寝宫被打穿了”)。若干年之后我了解到,当时有一颗炮弹穿过了伟大的五世达赖喇嘛在布达拉宫的寝宫,但是没有爆炸。这似乎是一次故意的和可怕的亵渎行为,就好像罗马士兵用长矛刺穿耶稣的躯体。那个时候,我的宗教概念和意象有一点混杂,因为我在圣约瑟夫学院(St. Josephs College)上学。
拉萨在59年遭受的毁坏是非常广泛的。流亡政府曾经计划在流亡博巴中搜集有关目击报告,但是这座城市所遭受的破坏从未得到准确的记录。我无意在此填补这项空白。我只是想和读者分享一些口述数据,从而让他们对破坏的规模和烈度有所感觉。至少有六七位独立目击者曾经告诉我,布达拉宫和下面的雪村遭受了很多直接来自中国炮兵炮火的不间断的弹幕打击。根据后来参加抵抗运动的已故原解放军155团副团长姜华亭(即“汉人洛桑扎西”)说,解放军野战炮兵阵地部署在白定(Pithing,位于拉萨蔡公堂乡)、洛得林卡(Northoe-lingka,位于哲蚌寺下)、尺(Dhip,位于拉萨河对岸,在尺觉林寺院前)、宗卡(Dzongkar)、扎基(Drapchi)和西藏军区司令部等地。另一位消息人士认为,解放军在自治区大院和林卡萨巴(Lingka Sarpa,位于尧西达孜即十四世达赖喇嘛家族府邸旁)也部署了炮兵。
把守在大昭寺屋顶上的抵抗战士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布达拉宫的炮击。一位拉萨的前警察告诉我,每一次密集炮火之后,布达拉宫都会消失在一片烟尘之中。但是几分钟之后,布达拉宫又会奇迹般地重新出现,这让一旁观看的焦虑不安的博巴欣喜若狂。宫殿巨大的墙壁有效缓解了炮击产生的影响,但是夏钦角(Shachenjok)和 德阳厦(Deyang Shar)等部份则受损严重。由于在帕廓地区双方阵地相距太近,中国人没有炮轰大昭寺,但是双方交火时除了步枪和机枪,似乎还用上了迫击炮。
罗布林卡的一些规模较小的建筑也受到炮火的严重破坏,不过这些建筑物在起义被镇压之后也更加容易修复或重建。事实上,全拉萨市的博巴都被迫参加了事件平息之后的清理行动。到1962年,两名左翼的英国记者斯图尔特(Stuart)和罗玛•戈尔德(Roma Gelder)受邀访问拉萨,他们宣称“短暂”的叛乱没有给拉萨造成任何破坏。让他们粉饰太平的谎言露出破绽的是他们对于铁山(甲波日,即药王山)战斗的记述:“一个连的兵力,在机枪手的支持下,只用了三个小时就占领了铁山。”
而实际上,铁山上由五世达赖喇嘛创建并由第司桑结嘉措完成的老曼巴扎仓(即医学院),毁于炮火。驻守铁山的是扎基代本(团)的77名士兵和医学院的一些僧人,率领他们的是著名的如本(Rupon,博军军衔,相当于少校)安恩达瓦(Anan Dawa*的儿子申果(Shengo,博军军衔,相当于中士)扎西泽旺(Tashi Tsewang)。解放军的步兵对铁山发起了两次集群冲锋,但遭受了惨重损失并被迫后撤。这些中国进攻者还遭遇了来自布达拉宫内图伯特战士的强大火力。驻守铁山的博巴有效利用了几门迫击炮。最终,解放军对铁山发动了不间断炮击,摧毁了铁山上的主要建筑和一些庙宇。扎西泽旺和绝大多数部下都战死阵地。
一发中国人的炮弹飞越了铁山,击中了孔追多吉林(Ghomtsoe Dorjeling)弹药库,这座弹药库位于铁山脚下和拉萨的入城宝塔姹谷戈林(Drago Kani)的上方。驻扎在这座弹药库的扎基代本团的士兵一直不停地向铁山和布达拉宫的部队提供弹药。中国人的这发炮弹彻底摧毁了这座弹药库,所有士兵无一生还。巨大的爆炸可能还严重损坏了入城处的宝塔群,这些宝塔后来被拆除。
1962-1978

对大昭寺的破坏。摘自《杀劫》(茨仁唯色著) 
1962年,就是戈尔德等人访问拉萨的同一年,中国国务院将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和其他一些庙宇寺院,包括大昭寺等等,正式列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

后来到了1966年,按照区党委书记(图伯特中国当局的最高首长)的命令,政府机关、学校和地方政府的官员们指派他们的下属前去参与摧毁大昭寺里的神圣物品。1966825日(应为24日——唯色注),“各民族革命群众”攻击了大昭寺。根据区主席王其梅将军(这写错了,如果是主席,当时任主席的是阿沛·阿旺晋美;如果是第一把手区党委书记,那是张国华,不是王其梅——唯色注)的指示,中国公主的雕像、觉卧(Jowo,即释迦摩尼十二岁等身像)和其他一些来自中国的佛像得以幸免。
大昭寺被破坏之后,贵金属被收集起来运往中国。照片来源:达赖喇嘛派往图伯特的第一个代表团。
大昭寺先是被红卫兵占据,最后被解放军接管,他们把佛殿当做猪圈。有些佛堂甚至被当做公共厕所。屋顶周围的外部装饰都被揭掉,几乎所有的数百尊佛像都被扔出佛堂,并被打碎以获取金银。
毛泽东的画像被放置在小昭寺原来放置觉卧佛像的地方。拍摄:华伦·史密斯(Warren Smith)
小昭寺同样蒙受侮辱,很多地方遭到破坏,在中央大殿竖起了一张毛泽东的大幅画像。拉萨及周边地区的每一座寺院和庙宇,以及每一处神殿都遭到肆意破坏和亵渎,有些甚至从此销声匿迹。
其实没有必要进一步重估拉萨和整个图伯特受到的破坏。在过去的二十多年,被尊者称为“文化灭绝”的来自图伯特境内的画面和记录,让流亡博巴们感到痛心疾首。不幸的是,当今的图伯特领导人急于迎合迁就中国的权势和财富,要求我们无视甚至忘却所发生的一切。唯色啦的图文作品《杀劫》(书名英译为《被禁止的记忆:文革中的图伯特》“Forbidden Memory: Tibet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非常及时地提醒我们,为何必须不能遗忘。此书的博语版已经在最近出版,并可以在她的网址免费下载。
关于这段恐怖时期,仁布朱古(Rimbur Tulku)的两卷本自传《善恶因果,冷暖自知》(Experiencing the Consequences of Good and Bad Karma,图伯特文化出版社,达兰萨拉,1988),也给人们提供了一味如同醍醐灌顶的清醒剂。所有的博巴都必须至少读一下这部自传的节选(有英文翻译),我曾经在CTA的一个网站下载过,但是现在不知放在什么地方了。关于我们的圣城所遭受的亵渎,这部自传提供了迄今为止最为详细和痛心的记述。

注释:
如本安恩达瓦(Rupon Anan Dawa)是1918年战争中的一位英雄,他率部解放了康区大片土地。至今,还有一首康巴民谣赞颂他:
“如本安恩达瓦,就像格萨尔史诗中的英雄
他手中怒吼的毛瑟枪,就像空中的惊雷。”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6月3日, 7:1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