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骁骥 | 从周克华案看中国经济困局

据说,苏湘渝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犯罪嫌疑人周克华被击毙。貌似没看到尸体照片。我想起当年美军击毙本拉登,也是没公布照片,官方说法是因为太血腥云云,少儿不宜。所以,嫌犯照片是不宜公开的,这是众人皆知的游戏规则,至于击毙没击毙,反正警察是信了。但我信不信呢?我其实不大关注到底击毙没击毙,透过周克华案,我看到了天朝经济几大特征:

 

首先是高通胀率。货币加速贬值,导致周作案次数愈加频繁。2004年抢了7万块用了五年,2009年抢了4.5万,只勉强撑了一年半,20121月抢了20万,但暑假没过又全部花完,不到半年。最近这一票干了25万,按照之前的速度推算,半年之内又会花完。通胀加剧,周克华作案不得不经常出来作案,他对于通胀的厉害,最有切身体会。

 

2004年,7万元是一笔不小的金钱,这笔钱让周克华渡过了五年时间。从1979年到2009年,中国的GDP增长了93.41倍,但从1985年到2010年,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却增长了814倍。尤其是2009年,四万亿经济刺激政策导致的信贷与货币大幅增长。通胀的速度明显加快,这让周克华措手不及,而且他肯定没有投资房地产,无法规避通胀风险,于是只好再次出山,杀人越货。然而,抢得越多,周克华只会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穷,杀死周克华的,其实是通胀。

 

不过,我们也注意到周克华每次抢劫的数额都不大,少至几万多至几十万,并且都是抢劫从银行取钱的小储户。为什么周克华不一次性直接抢银行,搞一笔大钱,就此金盆洗手,这样不也能减小暴露身份的机会吗?在好莱坞警匪片中,抢劫犯大都直接抢银行,那是因为外国普通人身上一般不会携带太多纸币。欧美国家的金融体系发达,人们支付小额金钱时用信用,大额用支票,身上备点零钱基本是用来买杂志、赶地铁之用。谁会没事从银行取出几十万钞票,一大叠纸携带极不方便,而且增加危险。但是,在今天的中国,仍然是现金为王,刷卡为辅。为什么人们不大使用支票?因为麻烦,中国可能是支票使用手续流程最麻烦的国家。流程繁琐则源于缺乏信誉,不单是指个人,整个中国的金融系统都缺乏信誉。因此从银行到个人都不相信支票,更相信花花绿绿的RMB,纸币横行的中国,让人仿佛置身数个世纪前刚刚建立起现代金融货币体系的欧洲。

 

理性地计算,周克华抢银行风险极大,还要直接对付持枪的保安和警察,费力费时,反倒不如抢一般储户的效率高。金融系统的落后不堪,让人不得不携带大量纸币进行支付,这也是导致人们被抢的直接原因。再者,当周克华的悬赏令贴出来以后,有创业屌丝竟打算手拿弹弓鸟枪,亲自上山捉拿周,悬赏金作为创业启动基金。足见民间融资困难。不过,赏金如今是分不到了,周克华已被击毙。赏金,归根结底还是银行的,也是国家的。我们还要继续从国家开的银行里取出万恶的RMB,担惊受怕被人爆头,爆头者抢了钱,通胀又洗劫了爆头者,于是,爆头者将再次举起枪,朝向我们这些快要被国有银行坑死的苦逼储户。然后,下一个周克华又会被捉拿,再下一个“爆头哥”又会诞生,唯一不变的,是这个坑爹的金融体系,是快要把每个人都变成抢劫犯的通货膨胀。

 

周克华抢劫杀人,固然是罪大恶极,然而,苛政猛于虎,更甚于周克华。在一个纸币泛滥,物价疯长,缺乏信誉,封闭落后的经济体之内,周克华以及被他枪杀的人们都是这个经济体的牺牲品。老大们要周克华死,其实杀人还不是最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他一不小心又泄露了天朝的天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6月6日, 5:17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