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骁骥 | 养老金入市是强盗式赌博

最近,关于老生常谈的养老金又冒出话题。人社部表示,养老金“双轨制”将合并统一。众所周知,我国目前实行的是饱受病诟的养老金“双轨制”退休制度,所谓“双轨制”其实是一种特权制。首先,企业退休职工与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在养老金收入上的差距极为不合理,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成为了不用交钱却能享受退休优惠待遇的“特权阶层”,远远超越一般国民的待遇。

 

就在人们为“双轨制”的不公平而议论纷纷时,更令人不快的消息传来。根据最近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2》报告统计,2011年中国养老金收不抵支的省份有14个,收支缺口达到767亿元,亏空情况严重。鉴于此,社保基金理事长戴相龙近日表示,“建议积极稳妥推进养老金投资运营,其中部分可用作股票市场上的长期投资。”言下之意,这笔本属于我们老百姓的钱又要被政府砸进万恶的股市了。

 

“双轨制”、收不抵支、养老金入市,这前后连贯的三组词汇概括了中国养老金制度的窘境。收不抵支的原因是源于“双轨制”这种歧视性的剥削政策,也就是以剥削所有纳税人的金钱来为特权阶层提供社会福利。这些靠纳税人养着的阶层有多少人呢?据媒体的估计,中国的公务员总数至少在700万人以上,这还不包括事业单位的人员。在这个数量庞大的特权阶层中,还有相当一部分“高阶”的人员享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顶级福利。其“花钱”的能力已远远大于纳税人为他们“储蓄”的能力。加之国家的福利体系从来都是水泼不进油泼不进的铁板一块,可能出现的暗箱操作与贪腐行为也会让一部分养老金无形中流失。因此,养老金出现巨额亏空也就不足为奇怪了。

 

其实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很简单也很直接,那便是降低特权阶层的福利待遇,最起码应该做到全体国民一视同仁,体现出“公平原则”,这也是建设国家福利体系最起码的要求。此外,各地方公共养老金应实行透明化,定期向民众公布收支情况,开放舆论监督,将养老金被官员挪用的可能降到最低等等不一而足。

 

有人会说,今天提出的养老金进入资本市场虽然并非解决亏空的根本之道,但也不失为一种权宜之计。我认为这种见解极不靠谱。中国证券市场的黑暗污秽众所周知,当年经济学家吴敬琏曾痛斥其为“赌场”。当政府把人民的养老金带进这个欺诈横行的赌场进行一场豪赌时,试问纳税人会作何感想?此举在经济上安全吗?当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公开表示支持养老金入市之举时,他又如何担保这不会是一笔亏本买卖?但如果他敢拍胸脯保证此事稳赚不赔,那么请问这当中是否会涉嫌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等损害中小股民的勾当?

 

事实上,养老金入市之类事件并非中国独有。美国总统克林顿执政期间,就曾打算把美国社保基金的一部分用于股市投资。当时的美国政府认为,不堪重负的社保基金在几十年内有破产之虞,亟需“新鲜血液”的注入。增加税收固然是一个解决之道,但容易遭到纳税人的反对。因此,社保基金入市套利成了更可行的选择。这个方法或许会让某些人高兴,但正如一位经济研究者所批评的:如果连政府都可以直接在股市进行投资,那么,这样的经济体就不应该被称为市场经济体

 

这样的批评基于一个理念: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政府只能充当市场的监督者和规则制定者,而不能成为市场的参与者。政府的强大权力会扭曲市场交易活动,并且利用市场达到自己的经济、政治目的。如果养老金入市最后赚了,这当中到底会涉嫌多少违反市场规律、践踏公平原则的勾当?众散户不得不有此一问,因为证券市场里的钱,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但如果养老金入市赔钱了,试问当初作出拿百姓血汗钱进行豪赌这一决定的组织和个人,到时怎么对他们进行问责?还是说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总之,无论最后是赔是赚,此举都难逃道德上的诘难。

 

退一步说,假设郭主席实事求是地承认入市之举可能赚也可能赔,那么这个问题其实又变成了一道选择题。只是,有选择权的人不应该是某个官员而应该是按月缴各种税费的草民们。我们是否应仿效美国养老金政策的自愿原则,让纳税人自己决定养老金的投资方向(股市、基金或是储蓄等),而不是让想起一出是一出的政府替我们做决定?很可惜,对于以上的诸多问题我们还看不到任何一个正面的回答。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中国特色吧,明明是我自己的钱,现在居然在未征求我同意的情况下被别人公开拿去赌博,赢了算他的,输了算我的。这真是一种再无耻不过的强盗逻辑。

 

《致穷:1720年南海金融泡沫》:看清政府和国企如何让百姓一夜赤贫。泡沫经济时代的醒世恒言,现已全面上市~

亚马逊http://t.cn/zluocks当当http://t.cn/zluocZ7京东http://t.cn/zlHcSwX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6月6日, 4:47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