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生活就是用牙齿咬住一朵花成长

一周语文‖2013〈25〉‖2013-6-17~2013-6-23

为本周单字“棱“,”棱镜“的”棱“。由美国中情局前职员爱德华-斯诺登引发的“棱镜门”事件自6月9日披露后,引发全球持续关注讨论。至此,这个关涉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关乎移动安全、通讯自由、以网络伦理、国际政治为主题的焦点事件的巨大深远影响正逐渐凸现。

”棱镜门“核心词群庞大壮观,如黑客、网络人权、情报、数据挖掘、监控、监视、电脑入侵、网络安全、网络防御、用户数据等,其中尤以斯诺登身份定义词最为南辕北辙。悖德者、电脑怪才、告密者、红色间谍、解密者、叛国者、曝光者、脱美者、泄密者、英雄……当这些同义词近义词反义词从不同价值谱系的角落一起箭一样射向那个29岁的年轻人是时,一个庞大戏剧的一幕才真正拉开。

汉字“棱”为会意字,《说文-木部》的解释说,棱,柧也,从木,夌声,本义指四方木,引申后泛指器物的边棱、棱角或表面凸起的部分。其他引申义还有威猛、严厉等。

—————————————————————————————————————————

节操手机

来自学者严锋周三微博转发,转发链接显示,是名为“节操”的一款国产手机预定告示。细看其推介案,奇处一是“命名”,一是“自述”。名之为“节操”,跟将酒吧起名叫“绯闻”或“乱了”的酒吧近似,而其设计、配置之类的说明文本的修辞,则一反成规,以鄙视端庄为己任,吊儿郎当,满腔嘻嘻哈哈,讽世、刺人、挖苦自己,一通招呼,给人印象反而颇深。

岳阳楼记不好了桃花源记仍好原因大致在此

语出作家杨葵周三微博:“近来一点小体会:尽量少用比喻。常看到文章里,‘像’字一出,后边洋洋洒洒,而那些文字基本都可忽略,乃至删除。笔力够,大部分想表达的内容,定能表达清楚。爱比喻,说得好听是笔力不够,说不好听多属矫情做作,需警惕。前几天说重读古文观止,《岳阳楼记》不好了,《桃花源记》仍好,原因大致在此”……杨葵的强调意在提示那些似是而非无关痛痒之喻,确乎值得以文字谋生者格外警醒。即或是在叙事文本中,比喻也隔断叙事。既要贴切新奇,又要流畅无碍,技术难度不低。再者,天下之喻多为个体体验,而试图让接受者乃至跨时空接受者对其心领神会,本就不易。

设计隐喻

语出产品观察家leeron 周二博文,原题“从设计隐喻角度分析为何电子书翻页是个糟糕概念”。文章认为,“就电子书而言,‘翻页’是对模拟世界阅读的形式模拟,追求‘形似’,忽略了不同介质书籍在显示、功能和操作上的差异……电子书在抛弃对传统阅读‘形似’的同时,应该渐渐培养和固化新的适宜的阅读习惯和方式。‘翻页’作为混淆概念,会干扰新习惯的形成,不应在设计中被鼓励。”

但你至少别把自己给阉了啊

语出作家康慨微博:“关于斯诺登事件:1,福柯所描述的‘全景敞视监狱社会’不是耸人听闻,破解的办法仍是在自由与人权名义下的一系列行动;2,美国不完美,但至少还有宪法可依,百姓告官还有赢的可能,中国呢?我们每天遭受更严重的监视,可有办法吗?指责人家性生活不和谐不是不可以,但你至少别把自己给阉了啊?”

舒缓关怀

来自译言网本周推荐,原文题为“舒缓关怀——让人在离开这个世界时更有尊严”。初看,想当然以为所谓“舒缓关怀”大约就是“临终关怀”的另称,但细读介绍,发现二者关注点大有不同。“舒缓关怀涉及到对病人对症下药,并按照病人的价值观和人生目标来量身定制治疗方案,不管病人的价值观是什么。”

中国队坚决捍卫了人民币对泰铢的汇率

本周段子,吐槽上周末创纪录败给泰国的国足。段云:“今晨,泰国报纸报道:1:5,中国队坚决捍卫了人民币对泰铢的汇率。香港报纸报道:受美国棱镜计划泄密影响,中国队员显得心不在焉。印度报纸报道:接受教训,印度不提印度梦。日本报纸报道:高俅应从政界回归足坛。韩国报纸报道:继恐韩症之后,中国队再添新病。朝鲜报纸报道:中国的宇宙真理是伪造的。”

信息鸦片

或称“娱乐鸦片”,亦可称“信息过载综合症”,来自学者胡泳周一微博提示——在那两张相隔多年的图片之间,全无改变的是近似的沉湎与迷恋:“把新的信息和娱乐比作鸦片,这是个古老的隐喻。”

您教诲我的人生经验我是一句都没听

语出作家五月散人微博。父亲节那天,五岳散人在微博写:“除了父亲节之外,很少有在外面打拼的孩子想起老爹,要钱都去找老妈伸手。实际上不知道父亲节这个名目的人,倒是更多的会想起去看看父母。这是没办法的事,现代生活的压力早就把原来的家庭观念挤压到最低限了。值此父亲节之际,我要说一句:您教诲我的人生经验,我是一句都没听,过得比您好。您放心吧。”

间隔年

西方青年的一个流行做法,即在继续升学或结束学业参加工作前,先以一次较长时段的旅行作为间隔或隔断,借以让自己增加实际社会生活体验,了解自己和生活。“间隔年”期间,一般也会伴随相关短期工作,目前,这一异国青年的习惯性选择也有国内青年效仿或追随。

一九八四民主共和国

语出专栏作家安替博文,上为文题。针对棱镜门和当事人斯诺登的意义描述,安替认为,他“对‘棱镜’项目的解密,的确算得上是一种预告:我们必须提前准备迎接大数据技术条件下政府对公民数据无所不知的新时代:‘一九八四民主共和国’……在这个新民主共和国里,政府虽然会掌握公民的一切数据,但政府本身的透明度也必须更大程度提高,而政府挖掘海量公民数据的行为,也必须经过更透明的过程授权。如果过去民主需要靠三权分立、媒体批评来制约的话,未来的‘一九八四民主共和国’需要的则是透明制衡——通过类似斯诺登、阿桑奇、《卫报》以及谷歌公司,能挖掘海量公民数据的大政府才能重新控制在公民手里。这些敢于在当下对大数据政府说‘不’的个人、媒体和公司,才是网络自由爱好者们可以依靠的力量。”

在欺负自己安慰自己蛊惑自己折腾自己方面都有颇深的造诣

语出编剧史航微博,是他对作家吴虹飞作品的《活得像一个笑话》的玩笑式心得:“右边的表情,就是我辛苦说书的甜美报酬。阿飞是个多面手,在欺负自己,安慰自己,蛊惑自己,折腾自己方面都有颇深的造诣,是我国尴尬界举足轻重的小前辈。”

道德盲点

来自专栏作家吕品博文。在题为“道德盲点-英国出版动态”文章中,吕品推介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去年出版麦克斯-巴泽曼、安-坦布鲁恩瑟尔合著新书。在这本名为《盲点》的新著里,两位作者认为,“多数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其实有违自己推崇的道德标准。这是人类认知过程中的一个‘盲点’”。“许多人都知道‘人人平等’的道理,觉得自己不会因为对方的性别、种族、职业、外貌、口音而产生歧视,然而在潜意识中,人们总是倾向于喜欢和相信那些和自己身份背景相似的人。”吕品介绍说,《盲点》的两位作从事行为伦理学研究,行为伦理学“是近年来在西方颇为热门的学科。”

生活就是用牙齿咬住一朵花成长

来自中国诗歌圈博客周二推荐,语出葡萄牙诗人安德拉德的诗作《白色上的白色》:“时光在高墙上缓缓滞留,/这是夏天,在失眠中/我把所有的马送给大海:/当它们撞击海水,我发出惊恐的喊叫,//也许是爱情的喊叫,我懵懂不知。/生活就是用牙齿咬住一朵花成长,/就是学习呼吸,在每走一步/皮肤就在烈日下爆裂的危险中。”(姚风译)

中产困境

语出作家宋石男周一博文,上为文题。宋石男认为,“在高达0.61的基尼系数之下,还奢谈中国的中产阶级是主流阶层,不无虚伪之嫌……只要不被体制吸纳或不与其合谋,中产阶级的成员很容易就会向底层跌落——高房价、高通胀即是从背后猛推他们的两只大手。与此对应的是,底层人员要想升到中产,又是那么的艰难。”描述中国并不确定的“中产”状态描述,宋石男以“消费前卫政治后卫”8字概括。他认为,“要脱离困境,中产阶级必须直面政治自由的问题”……而这,“也是中国几乎所有人面对的难题。”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6月22日, 9:46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