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界记者组织对中国外交人员恐吓威胁France 24记者Cyril Payen的行径表示愤慨。

5月30日,在Cyril Payen制作的纪录片《西藏7日》播出的几天后,中国驻巴黎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来到France24国际新闻频道总部,要求删除该纪录片的网址链接。

无果。

中国驻曼谷大使馆随即在电话中威胁恐吓该名记者。

” 这些高级官员使用黑手党的手段,简直是不可以接受的行为。即使一个大使馆不同意报道的内容观点。外交官试图通过威胁恐吓来更改报道内容,并带着这个意图传唤,批评,恐吓记者,这已经大大超越了容忍的限度。

这些手段毫无疑问在中国是司空见惯的,不过可惜的是,它们在一个自由国家是不起作用的。中国大使馆针对法国记者的电话威胁也暴露了他们有可能诉诸司法程序”,无国界记者表示。

“我们要求法国政府召见在法中国代表,表达对这些难以接受的镇压行为的抗议。法国当局应该谴责中国政府在一个法国记者身上采取的挑衅手段,以及他们对信息自由的侵犯”,该组织补充说。

7日”

干涉和试图审查

Cyril Payen向无国界记者讲述了他的纪录片播出以后发生的种种情形。

自从2013年5月开始,这位42岁的记者利用进藏管制稍稍松懈的时机,悄悄进入西藏拍摄一个见证部分藏人成为中国政府镇压受害者的纪录片。

这个名为《西藏七日》的纪录片在5月30日France 24播出,随之播出的还有一场关于西藏问题的现场辩论。

6月3日,就在这名法国记者再次前往曼谷时,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的官员联系了France 24频道,要求与记者会面。

当时,Cyril Payen已经离开法国,两名大使馆的官员于是找到了France 24的总编Marc Saikali。

在将近两个小时中,这些官员一直在批评质问France 24播出如此“错误百出”的虚假报道。他们同时还敦促总编删除网站上纪录片的链接,但被总编断然拒绝。

赤裸裸的威胁

6月4日,在Cyril Payen抵达曼谷后,他的手机接到了中国驻泰国大使馆的电话。电话号码既不是记者本人,也不是他的领导透露给中国外交人员的。

Payen被要求尽快前往中国大使馆。Payen只同意在曼谷的一家宾馆和中国外交官见面,这些人拒绝了他的要求,声称只能在大使馆见面。

大使馆很快对这名记者施压,他接到了好几个匿名电话以及许多手机短信。

6月10日,中国驻曼谷大使馆的代表又给他的手机发来一则消息,这次是公然威胁:

来听这段英文的语音消息

中国大使馆对记者最后通牒,要求他必须在6月11日之前前往中国大使馆,向大使馆说明解释为何通过“欺骗”手段获得签证。

这名代表敦促他停止推脱在大使馆的会见,服从大使馆的要求,否则,记者将为自己的推脱行为“负全部责任”。

西藏,敏感麻烦的话题

外国记者被禁止前往西藏,中国警察拦截这些记者,阻止他们报道在西藏及其邻近省份的藏人抗议活动。

2012年1月,中国四川,CNN的一队人在汽车收费站被逮捕,以阻止他们前往邻近的西藏自治区。

清楚这些禁令并不合法,中国政府定期寻找借口,比如天气糟糕,公路状况不好,来限制外国记者进入西藏。

这些执法机构故意骚扰那些被怀疑违反中国警察禁令的外国记者。一些记者被跟踪,还有一些记者在机场便被遣返,那些侥幸拍到一些画面的记者,在没收设备之后被迫删除画面。

这些管制不仅仅是集中在外国新闻记者证和护照上,还包括暂住证,以至于记者们必须随身携带。

同样伤害信息自由的做法还制造了一种持续被监控的气氛,这给一些专业媒体人士压力,对他们的精神状态并非没有影响。

2012年2月2日,在华外国记者俱乐部要求中国当局允许他们进入那些已经对他们关上大门的省份采访。根据在华外国记者俱乐部的一封声明,他们要求在中国境内自由走动,采访任何人。这个组织并没有得到北京当局认可,他们的抗争也没有结果。

在华外国记者的工作条件持续恶化

自从2011年茉莉花革命后,中国当局加强了对外国记者的打压。

虽然对那些驻扎在外国的外国记者骚扰的案例并不常见,但是对前往中国的外国记者以及相应的外国媒体,镇压不断升级。

中国共产党不惮以诉诸警察暴力,为了控制外国媒体的报道,他们让自己的雇员伪装成卧底和便衣行动。

2011年3月,殴打彭博社摄影记者一事,成为这些见证中最显著的一笔。

2012年10月,法新社的一名记者被警察拘禁。2013年3月,2名Skynews的记者在天安门广场直播新闻时被逮捕,即使他们已经拿到了拍摄许可证。

在中国,拒绝委派和签证的案例也增加了不少

中国是“互联网的公敌”,在2013年无国界记者发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排行榜中排名173位,共有179个国家和地区被统计。

阅读2013年特别监控报告,“互联网的敌人”-中国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