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走向共和》电视剧热播而遭禁,将“政”一名和“共和”的概念传递给了吃的人电视剧中,1908清政府被迫接受政。至今一百多年去了。政在中国仍是难题和梦想,而“法”没有避,可以了再,出台了又出台,新中国成立至今国家已出台四部法了。

 

    文革中,国家主席刘少奇在坐“气式机”批斗后奄奄一息之,突然: 我是受中人民共和国法保!

 

    法,哪来的?我想当人民群众都会惊,他根本就没有听说这个西化的名吧,而且就算倒是听了,集中起来学习过,可是,他一定更加纳闷道《法》里会有什么神奇的西能护这覆毛泽东的人?

 

    刘少奇同志竟是有水平的,他肯定知道在当的情况下,一旦被打上了叛徒、工、反革命罪,唯一能救他的就是比些最高级别刑事犯罪更高一个次的《法》。如果刑法等更多是用来判一个公民有罪,那么《法》更多是用来保一个公民的基本利的根本大法。反《法》的所刑事罪,可以不是罪。

 

    因此他很可能摸出不知从哪找出来的《法》文件,它是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的,在会上他还亲自作了告,确认宪定了“中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当然,文革中大家都“大大放大字大辨法了,很可能有人上前一脚把那踹下,喝道: 法已了,我把它作!这时候刘少奇已知回天无力卻会弱弱地辨解一句? 只有人民代表大会才有修改!

 

    在刘少奇的哀号中,表法不再是干巴巴的法律条文,而是尊重人自由的救命稻草,只有它的普世价理念可以凌于“以党治国”,以及避免由此来的斗争暴力。刘少奇同志或忘了,他本人对宪法的度也曾和其它“老一产阶级革命家”一地很不“专业?他曾1955年指示部下: 布后,我法制,善于利用法制,利用国家政和社会群众的力量来开展阶级斗争,我法不是束自己,而是用来人、打和消灭敌人的。”

 

    正是上述指示的靶打回了他自己。

 

    以法律的术语法即自然法,它包含的真理是不言而的,即它不是由治者的意志决定的,而是人的高理性决定的天高于一切。在世界各国,法都是政治系和国和民的根本系,能否形成好的秩序,以法治国,端看法。而在中国,的不1949年,
着高梁花子京的共党人一待新中国成立便制定了《中国人民政治商会共同纲领》,没心可嘛,个《共同纲领》,算是临时宪法。之后是1954年搞出因后来“反右”和“文革”元气大的《法》,接下来是1975年“修”,明是仍在“文革”的极左阴影下,直到1982年“法”,受迫害的老同志彭真等痛定思痛,它加上了三句: 中共领导人民制定法和法律,中共也领导人民遵守法和法律,中共自己也在法和法律范之内活  

   

 

     至今,在接不断的大大小小的修之后,我政之是否敲开了呢?  政党必法和法律的范内活”的理念,中国人一个多世在追求,始在摸索,而不时沦为可圈可点可有可无,其征途行程布了血泪。 尽管法的概念,简单到可以只有几句制政治郤是真的很会意。

 

    把法律放在人文明政治秩序的子里,是中国大地越来越繁刮起的呼求。再回放眼看下——六十多年前的针对纳粹的纽伦堡大判,如果你读过判决,你会发现判不是针对犯”的,发动战争算什么罪? 那些屠了成千上万犹太人的狂魔一个个都满脸无辜,宣称无罪,逼得法官不得不找出他名以证实不但知道而且参与了屠犹太人。

 

   据又能明什么呢?人犯的理由是: 只是行德国的法律啊。”“道不应该依法?依法治国?

 

     这时候自然法的身影突然高地出了,也就是高法,之所以“高”,指它高于人间统治者的意志,体了一种实质的、永恒不的正及人的共同理性,它既是法律效力的渊源又指粗糙级别的法律,谓权威限制和束。只有它可以对纳粹暴行清楚地宣布:

 

  有罪,而且是比叛国,覆国家政发动侵略争更重的罪:反人罪。啊,你制定了一系列犹太人开绿灯的法律,并且根据法犯了反人!不管你是守法,!当然有罪!

  

    于是乎二次世界大后,世界各国集中到一起,却并不急于制定防止侵略争再次生的“主宣言”,而是先一步,异常隆重地公布了《世界人宣言》,中国也参加署了。半个多世纪过去,世界人在“人宣言”的保中取得了足的展,它的幅散波感染到了所有的国家,注意,我指的是“所有的国家”,也就是包括民主和独裁制在内的全世界的国家,《中人民共和国法》——不能是抄,而它确地加入了人的共同言。你随便下即心中有数了,象第二章第三十五条:中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出版、集会、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我的博客常常有者高喊某篇文章如何如何,甚至上线到“煽动颠覆”罪上了,他借用的大概是刑法第105条,如果他懂一点文明常,我建比照地想一下,“文革”中的“行反革命罪”和当今“覆国家政罪”道不是穿一条?

 

    那个中国最高领导人“和尚打无法无天”的年代,刑法被用,法郤不用。要是人人都建立起“违宪”概念,多少滥杀无辜可以避免?多少恐惧可以化解?彭德怀、刘少奇、习仲勋等老同志的命运告:光有法,卻不以政治国,那么无你是多大的官,都有可能成下一个受害者,甚至蒙冤惨死的人。

 

2013.6.12 端午节《旧文新编》

我是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护的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老杨头“床上谈话”微信平台:yanghengjun2013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