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5 08:00:1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计划生育 | 浏览 2849 次 | 评论 4 条

杨支柱

   2013年6月3日的北京晨报报道了一则有中国特色的法治新闻:亮亮3岁时被李先生和王女士收养。7岁那年,李先生和王女士离婚,亮亮和养父母后来生育的强强都跟着李先生生活。王女士因为现在的丈夫没有子女,想生一个,但无力承担“生三胎”的“社会抚养费”,起诉要求解除跟亮亮的收养关系。李先生称,他离婚后一直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王女士没有尽到任何的抚养义务,王女士要求解除收养关系太自私。法官多次给王女士做工作,希望她照顾亮亮的情绪,在他成年后再解除收养关系。最终王女士决定撤回起诉。(《女子为生三胎告养子》)

如果王女士再生一个孩子,明明是女方生第二胎,对他的丈夫而言还是生第一胎。如果从养的角度看,王女士和她现在的丈夫根本连一个孩子都没有。可计生委和记者偏偏说是“生三胎”。中国人口大概就是这么增加到13亿的。这纯粹是为了剥夺一个善良女人本可行使的二胎生育权而勉强维持已经虚假的收养关系,拿她的终身幸福在打赌,赌她现在的丈夫宁可自己断子绝孙也要跟王女士白头偕老!

我为什么说王女士是一个善良女人呢?在富有计划生育特色的收养制度下,收养夫妻双方亲友的孩子几乎不可能。(详见杨支柱博文《计划生育与收养的中国特色》)王女士和李先生收养在前,生育在后,并且相隔时间不长。此种情形,不像是为了弥补自己医学上不能生育的缺陷,也不像是为了在生育控制政策下实现自己儿女双全梦想,而是出于对孤儿或弃婴的同情。事实上她跟李先生养的、生的也都是男孩。我做出这种判断的另一个理由是:如果亮亮不是孤儿或弃婴,那么解除收养关系协商或起诉的对方当事人应该是亮亮的生父母,而不是李先生。从法官劝说后王女士的屈从看,她对过去跟李先生收养的孩子亮亮也不是没感情。至于善良的王女士为什么要跟李先生离婚并改嫁一个穷汉(否则无法解释为了亮亮的感受而同意不给现任丈夫生孩子,却不承担亮亮的抚养费),这是她和李先生之间的个人隐私,我就不妄加猜测了。

深受计划生育政策影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第十九条规定,“送养人不得以送养子女为理由违反计划生育的规定再生育子女。”但是该法并没有规定收养孤儿或弃婴后不能生孩子。可见其立法目的仅仅在于控制人们通过送养多生孩子,而控制了送养也就堵死了通过收养法逃避计划生育的后门。又该法第七条第二款还规定,“收养孤儿、残疾儿童或者社会福利机构抚养的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和儿童,可以不受收养人无子女和收养一名的限制。”可见收养法是鼓励收养孤儿、弃婴的,按这一立法目的更不可能对收养孤儿、弃婴者的生育权给与特殊限制。不能限制养孩子,这是任何堪称人类社会的地方最起码的人道准则。

只有一个孩子的离异者再婚。另一方无子女的,仍可再生一个孩子。这是中国大陆各省市自治区的通例。如果王女士因为曾经跟前夫收养过孤儿或弃婴而被剥夺跟无子女的现任丈夫生孩子的权利,那么收养孤儿、弃婴就成了她受惩罚的原因,这跟收养法鼓励收养孤儿、弃婴的精神是相冲突的。

即使不考虑收养法鼓励收养孤儿、弃婴的因素,既然被送养的孩子已经算做送养人所生了(收养法第十九条),又算做收养人所生,就违反基本的算术逻辑——这不是把生一个孩子当生两个孩子了吗?

但是为了人为地制造更多的“超生”以便找借口收取更多的“社会抚养费”,各地计生几乎都这样不顾算术规则、收养法立法目的和起码的人道准则,肆意曲解法律;而法院则在基本国策的高压下不予受理,拒绝对计生有关的法律做出自己的解释。

各地计生委为了收取更多“社会抚养费”违背算术规则曲解法律还不仅仅限于收养法。我曾经接触过来自不同省市自治区的这样一种同类型案件:农村的双方再婚者各自跟前妻、前夫有一个女儿,按照当地农村第一个是女儿的若干年后可以再生一个的规定,应该是可以申请二胎指标的,但无论是养两个女儿在身边的、养一个女儿在身边的还是没有养女儿在身边的,都无法申请到二胎指标;计生委对他们强征“社会抚养费”的标准,也不是“超生”第一胎,更不是“未经批准生育第二胎”,而是不符合条件生育第三胎,或者“超生”第二胎!

如果按照正常的算术逻辑解释,王女士和现任丈夫完全可以申请二胎指标,从而无需缴纳“社会抚养费”。但是按照“计生逻辑”,王女士再生一个就变成了“生三胎”,按照违法的《北京市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可征收上年家庭年收入或区、县人均年收入(就高不就低,人均年收入又分城乡两种标准)6-20倍的“社会抚养费”。如果王女士跟计生委争吵起来拒不堕胎,就可能像通州农妇冯亚杰一样被认定为“态度恶劣”(冯亚杰被征收15倍农村人均年收入的官方消息见2011年5月30日北京晚报,但报道前一年左右我就对她的事情很熟了。冯亚杰的丈夫本属农村女儿户的唯一上门女婿,依北京市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可以生二胎,但北京市计生委内部文件规定女儿户必须所有姐妹均为农村户口,而冯亚杰的大姐因随军改变了户口。),进一步加倍征收,最高可收到家庭年收入的40倍!

王女士能想到解除收养关系,也算是急中生智。虽然送养人不同意协议解除的,在被收养人成年以前法律禁止收养人解除收养关系(收养法第二十六条)。但是这一条规定的立法目的显然是为了不使未成年被收养人处于无人监护状态,是把收养人夫妻当作一个整体对待的。对于收养人夫妻离婚后不跟被收养人共同生活的一方要求解除收养关系的,并无禁止理由。李先生明知王女士对养子经济上无力尽抚养义务,又不在一起共同生活,收养关系已经名存实亡,却说解除收养关系影响亮亮的情绪,纯属别有用心。我看自私的不是王女士,而是李先生自己。

李先生如果不是别有用心的话,完全可以找到当初作为送养人的福利院,跟王女士协议解除收养关系,改为由李先生一人收养。法官如果不想给违反算术规则、曲解法律的计生委当帮凶的话,也完全可以认定收养法第二十六条存在法律漏洞并予以补充,准许王女士解除对亮亮的已经名存实亡的收养关系。

我不知道王女士是不是已经怀有身孕,如果已经怀孕的话,那么计生委、李先生、法官这一群人就不仅仅用道德大棒围殴王女士,而是用道德大棒共同杀人了。

2013年6月5日南方都市报“个论”,发表时有删节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