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于泽远的评论称:“纵观中共建国后的历次整党整风活动,基本上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延安整风可以说是一次绝唱。按说建国后的中共掌握了所有政治、经济和宣传资源,理论上也更加能够自圆其说,却为什么再也找不到延安整风的感觉和效果呢?这根本上还是因为坐江山的中共已经不是那个提着脑袋打天下的中共。中共有能力推翻一个腐败政权,并不等于有能力建设一个廉洁政府。面对坐江山带来的巨大利益和经过数千年积淀的官场顽疾,中共打江山时那套行之有效的思想教育和整风手段,越来越显得力不从心,直至这套做法本身也被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所吞噬。”“如今,中共除了采取传统的、自上而下的整风手段外,似乎还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化解腐败泛滥、法治不彰的危机。这再度暴露了中共自身的矛盾和局限。而这一矛盾的根源,还是高度集权却缺乏制衡的政治体制。换句话说,中共至今仍不能从制度上对公权力的使用进行有效监督,而且往往是权力越大,监督越少。”

《东方日报》“神州观察”的评论称: “习近平的讲话相当严厉,问题是这些措施能否落到实处。”“脱离群众与资本结盟是中共近十多年来最大特点,尤其是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思想后,官员打着‘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旗号,将官商勾结发展到登峰造极。近年揭露的贪腐大案中,每个高官的背后都有一个或者几个富可敌国的财团,譬如薄熙来背后是徐明的大连实德集团,陈良宇背后是张荣坤的福禧投资集团,刘志军背后是丁羽心的博宥投资集团。你帮我发财,我帮你升官,早已成为官场潜规则。近年来地产业狂飙猛进,加上金融市场的杠杆作用,导致官商勾结向寡头化方向发展,进入了赢家通吃的垄断时代。早前《纽约时报》曝光的温家宝家族、戴相龙家族的巨额财富,令国人叹为观止。”“中共目前政治地位极其尴尬,原来的执政之基工人农民已逐渐背离而去,而培育的先富精英阶层则竞相移民,至于官僚集团又三心两意,一旦发生政治风潮,恐怕‘没有一位男儿’会站出来为中共辩护。第五代想保住红色江山,恐怕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中共能够大幅革故鼎新,真正向权贵集团开刀,取信于民,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韩咏红的评论称: “过去的经验教训,让人对‘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效果打上问号。何况,1940年代战争时期运用的一些强力手段,包括逼供、审讯等,今时今日要再使用已难以想象。”“中共整顿党纪有迫切必要性,问题是在于以什么手段来整顿党纪。‘整风’登场,反映出高层不信任或拿不出新的思想资源与手段。它还凸显出,外界议论的高层‘向左转’,如今已没有悬念。最高领导人一改前两任在意识形态问题上尽量‘不左不右’的姿态选择,直接表现个人倾向性。回想起来,十八大前部分外媒热炒中共将‘去毛化’。现在的局面恰恰不是‘去毛化’,是‘新毛主义’诞生。” “文革结束后,中国保持了30多年的经济高速发展与社会总体稳定,一直是‘左’、 ‘右’两种思想资源相互妥协的结果,这种有效的妥协是高度政治智慧的体现。” “而今,高层内的左右拉锯力又不足,‘左转’是自然的结果。”“如果政治走向‘新毛主义’,反腐却没有持续效用,民心与中共公信力会承受什么冲击,则更难估计。”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