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借利率飙升

法国经济《回声报》今天在金融市场版介绍中国金融改革。该报说,最近中国银行业的短期拆借利率创新高,一天期的利率达到13%,一周期的利率达到12% 。这样高的拆借率显示中国市场的现金短缺。这个现象也影响到债券市场,上个星期,中国已经下调了发行国债的水平,中国第三大银行,农业银行也因市场需求降低,取消了原定放债计划。而对这样紧急的现金流动性紧张,中国央行却岿然不动,拒绝增加注入流动性。

贷款拉动经济模式垮掉

那么,这个情况是否意味着中国出现严重金融危机的征兆?预言家门很愿意相信这一点,惠誉(Fitch)的中国银行业分析师朱夏莲(Charlene Chu)说,显然中国依靠贷款拉动经济的模式正在垮掉。

2009年到2010年中国政府为躲避金融危机,保持经济增长,出台了大规模银行贷款方案。此举使中国总贷款量,自2008年以来,从9万亿美元,猛增到23万亿美元。中国金融系统现在仍然难以从那一波贷款巨浪中缓过气来。

虽然中国的银行坏账率通常宣布在1%左右,但极少有分析师相信这个比率。而且北京当局为防止金融滑坡,自己也推出了紧缩贷款政策,同时意图打击快速增长的影子银行业。由于传统银行收紧了放贷政策,一些企业转向国家监管之外的影子银行筹集资金,而很多影子银行都与传统银行有关联。

尽管目前中国传统银行的信贷水平以合理节奏增长,但如果算上影子银行,中国今年第一季度贷款水平同比猛增了58%,达到一万亿美元的水平。而且这个统计还没有算上“最不透明的贷款交易”。据中国官方英文版的中国日报估计,中国流通的货币量可能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双倍,这个水平远远超过国际标准。

银行自行清理门户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央行不顾商业银行的呼吁,拒绝注入流动资金的强硬态度引发大量分析评论。除去金融烂帐危机即将爆发的解释之外,另一个不太惊悚的解释是,北京当局正在向银行界发出信息,要求他们自行清理门户,通过休克疗法,迎接等待中国银行业的挑战。

回声报说,难道北京当局充耳不闻银行业的焦虑呼吁对中国经济来说是个大好消息?这个说法可能过分,正如北京一名分析师所说,不能排除最坏的可能性,那就是某个地有某个银行倒闭。但也有另一个假设,那就是中国央行拒绝注入流动性是政治性的决定。

中国总理李克强周三主持召开金融工作会议后表示,金融系统应该“更有力地支持经济转型和升级,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更有针对性地促进扩大内需,更扎实地做好金融风险防范。” 《回声报》说,李克强这番话显示北京当局对目前的经济放缓并不担心,决定向银行业施加压力,优先改革金融结构。如果这个解释得到印证,那就是中国金融体系改革的一个小进展。
银行造成经济失衡

长久以来,中国政府的政策一直过分偏向银行业。此举造成诸多后果:中国家庭消费不振,是因为银行为获取丰厚利润,将存款利率定得非常之低;中国非生产性投资泛滥,是因为银行不加判别地向公营项目投资;中国企业创新艰难的原因,是中小企业很难从银行贷到款。

《回声报》最后说,北京当局可能通过央行拒绝增加流动性发出一个信息,那就是人们期盼的,重新平衡经济的举措,真要开始实施了。银行业首当其冲,需要为此付出代价。
————-

今天法国各报头版各有侧重。《世界报》头版两个主题,一是说,数千逃税的纳税人被法国财政部抓住了。另一重点是揭露法国企业家达比在98年马赛足球队的账目官司中,受到法官爱司徒的帮助,免于坐牢。世界报的社评,则批评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清除示威者的做法是独裁短视。

《解放报》头版抨击法国左右派一些政客,在议会讨论财产透明化法案时搅浑水。该报社论说,这些密特朗和希拉克时代留下的政客与社会隔绝,听不到时代声音的,该报呼吁各党派的年轻一代推掉他们。

《费加罗》报头版两个重点,一个是退休改革,批评总统奥朗德在计算工资方面要保护公务员的利益。另一重点是介绍法国西南的朝圣地鲁尔德遭遇洪灾的情况。

今天是法国第32届音乐节,《十字架》报头版以“音乐是博爱的语言”为题,介绍各种音乐活动。另外该报还在内页开辟专刊,讨论伊朗经受政教合一的考验。

法共《人道报》头版认为退休改革延长工作年限是不公平的,该报向总统奥朗德说“不”。

《今日法兰西》报头版,在2014年市政选举的背景下,介绍法国政治版图的变化,采访一些原来传统左右阵营的支持者,变成支持极右翼国民阵线的选民。

《回声报》在头版解释为什么股市在美国经济好转时,却反而下跌。说美国在实施多年货币宽松政策之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要恢复正常。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