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一月十八日,距离八九“六四”事件二十四周年还有四个多月的时间,一部完整回顾邓小平一生以及他对中国改革开放过程进行全景式描述的65万字中文版《邓小平时代》,在北京公开出版发行。书中以单列章节“北京:一九八九”近三万字,虽然与香港出版的未经删节的完整版少了一万字,欲依然详细描述了“六四”事件经过。此书作者是美国哈佛大学社会科学名誉教授傅高义。 23年来,“六四”始终是中国大陆出版禁区。以如此规模、字数描述天安门之春这段历史,这无疑是在冲破禁区。

据香港版和内地版的对照,香港版全书正文约59万字(不包括注释和索引),内地版删掉约5万4千字,约占9%。内地版注释部分删节超过20%,索引部分则由近40页删到10余页。内地版全书有关“六四”部分的三章删节最重,占17%。“邓时代关键人物”两万字全部被删除,其他章节平均删节3.2%左右。

《亚洲周刊》从北京获悉,这部书稿经北京当局国家新闻出版署多个部门审稿,反复删改,现任国家主席、时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十八大前也看了送审的书稿,令这部书得以出版。《邓小平时代》一书由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 有趣的是,出版方在十八日首发式前,大破常规,没有提前给传媒和有关方面赠送书样,拿出一幅保密的姿态。或许是出版方担心书样外流,一旦被中国高层某些保守派人士或社会上反改革人士看了书后,向当局举报而令出版节外生枝甚至导致夭折。

删节版《邓小平时代》一月十八日在北京举办首发式。全国各大书店同步发售。平装本首版50万册,在北京图书订货会两天内,就由经销商订购49万8千册,浙江省新华书店一次就发了10万册。发行重点城市是北京、成都、深圳。《人民日报》1月16日在要闻第二版刊登新书《邓小平时代》推出中文版的消息。六天后,即1月22日,发表记者对傅高义三千字专访,题目是《告诉西方,一个真实的邓小平》。一月十八日,新华社发文“《邓小平时代》作者傅高义让西方世界更了解中国”。中国的最高喉舌如此报道外国学者涉及六四事件的一本书,实属罕见。不过,中国传媒对这部书的所有报道都未提及六四的内容。

至于中国大陆中文版和香港中文版的差异,北京出版方承认,内地中文版还是做了“必要的处理”、“按照国内出版管理办法,通过专家审稿,主要处理海狮集中在史料方面。”“而由此史料所产生的观点也需要做一些处理”。

《亚洲周刊》以两地中文版作对照,发现删节或修改的主要部分是涉及中国高层党内斗争内容。不过,内地中文版以前所未有的篇幅保留了香港中文版的六四故事。从这一点上看,这二十多年来的禁区,此书无疑具有历史性的突破。尽管删节或改动,但事实部分基本保留,论述部分则部分保留。

香港版第二十章“北京之春: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至五月十七日”;第二十一章“天安门悲剧: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七日至六月四日”。在内地版合并为第二十章《北京:一九八九》。

另外,今年2月16日,法德电视台Arte重新播放了《历史谜团》栏目中的有关六四天安门流血事件的资料片。资料片一开头,观众可以从画面上看到空旷的天安门广场上两辆坦克向前行进。一个身穿白衬衣的男青年突然出现在一辆坦克的前面。画外音说道:“当年世界媒体纷纷传播者这个画面。它是二十世纪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画面之一。”“可是直到今天,这个身着白衬衣的男青年到底是谁,仍然是个谜。”“你们看到的画面是西方摄影记者于1989年6月5日在天安门广场上拍下的历史记忆。”

这个当时在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报道中,被称为“螳臂当车的歹徒”的人,后来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100个人物”之一,评价称他是“无名的反抗者”;“他的一个举动为这个世界重塑了勇气的象征”。当外界讨论“六四”时,经常会展示出王维林挡坦克的照片,西方有人称其为挡坦克的人,传媒曾以“挡坦克的人”制作过一部关于六四“的记录片。

“王维林”以极大的勇气独身阻截坦克队伍的举动震撼了西方、乃至世界,甚至于对东欧诸国的民众在随后进行的1989年系列革命亦带来了极大的影响,成为他们的精神领袖。

1989年6月5日,根据CNN及BBC的摄制组公布的一段录像,这一场景发生在6月5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以东的东长安街上,由西方记者在北京饭店的阳台上拍摄。

片段显示;当时王维林主动跑向一队正在前进的坦克,并挥手示意要坦克后退,当下坦克停止前进并试图绕开,但他仍然左右移动坚持挡在坦克之前,最后坦克终于停下。此时他爬上坦克并掀开舱门,坦克里面的军人也爬出,两人交谈了一阵子后,军人朝后面的坦克挥手表示停止前进,王维林便就爬下坦克。然后坦克往后面退了几步,又突然加速试图绕过他前进,王维林再次跑上去挡在了坦克跟前。继续对峙一段时间后,一个骑自行车的男子也骑到了坦克跟前并与王维林交谈了几句,这时突然从画面右下方跑来两个身穿蓝色上衣并高举双手的男子,带着王维林快速跑步离开了街道。录像到此为止。

1989年6月5日,中国中央电视台在新闻报导中发布了相关录像,报导员说“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看出,如果我们的铁骑继续前进,这个螳臂当车的歹徒,难道能够阻挡得了吗?”。后来根据PBS纪录片的评论,这段录像之后被中国高层封禁,就再也没有在中国的电视媒体上出现过。

相反,通过世界各地媒体的播放,王维林在海外被视为反抗压迫争取民主权利的无畏的英雄;《时代周刊》把王维林列为世纪伟人之一,而他几乎在每个“六四”纪录片中,被当作一个标志性人物。每次关于六四事件的展览,他阻挡坦克的照片都会被展出。1995年10月,公共电视网拍摄的纪录片《天安门》中评论王维林:“这是人类良知与勇气在向无情的国家机器挑战”。

西方很多记录片把那些没有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带入1989年6月3日到4日的深夜。记录片希望告诉世人这段真实的历史。人们对记者拍下的血淋淋的画面,了解在那一夜的天安门广场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一夜,中国的军队在滥杀无辜,民主示威被血腥镇压,血迹未凝,欲有一人孤身走出来,反抗国家开怕的力量。这个人就这样站出来了。他大吼一声“停”,坦克就停下来了。

挡坦克的人是谁?我们提问了23年了。西方记者说:“从某方面来说,他代表者中国平民百姓。”他后来遭受了什么命运?“他融入人海之中,销声匿迹。”

1989年的6月,中国领导人进行了一场豪赌,他们要扑灭天安门精神。王维林所做的,实际上改变了世界。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