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署名卢峯的社论称:“这许多年来,市民年复年聚集在维园,高举手上烛光,高喊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的口号,为的不是争甚么旗帜,为的不是甚么政治利益与好处,为的是拒绝遗忘,为的是人间公义,为的是民主与自由在中国大地开花结果。”“今天,我们要为李旺阳先生等民运英烈点起悼念的烛光,要为公义与真理点起烛光,要为民主与自由点起烛光。今天,我们更要以手上的烛光向北京当权者说不!”

香港《明报》署名程翔的评论称:“24年来,香港是中国大地上唯一一处能够纪念‘六四’的地方。我们在香港纪念‘六四’,客观上是在向大陆‘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作斗争,有力地支持了内地的民主抗争活动。”“我们这种自发的、无私的行为,持续了将近四分之一世纪后,果然汇集成为一股巨大的力量,于无声中把香港建设成为中国的良心。这是每一个香港人最值得自豪的。为什么说香港已经成为中国的良心?因为我们通过纪念,使中共想在全民族的记忆中抹去此一页的图谋不能得逞。通过纪念活动,我们不但为中华民族保存了历史真相,也伸张了历史的正义,而这正是民族良心所在。”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按照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的纪念活动多是‘逢五逢十’才会隆而重之,但今年‘六四’并非‘逢五逢十’,受到关注却大大增加,平反呼声陡然高涨;”“在‘六四’24周年纪念活动中,出现这种特殊的‘高潮’,背后是有特殊的原因。其一,因为这是中共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上台后的第一个‘六四’,而海内外普遍期待习李这一代领导人,因与‘六四’较少轇轕,没有历史包袱,应该会对这一历史事件作出合情合理的重新评价;其二,因为中共十八大结束后的近半年多来,形势的发展渐渐令人失望,从大学校园内对‘普世价值’等噤声的‘七不讲’,到官方喉舌对‘宪政’的口诛笔伐,都令人不寒而栗,‘天安门母亲’在今年‘六四’的公开信中也表示﹕‘希望’已渐渐消失,‘绝望’正渐渐逼近。”“中共不是没有纠正自己错误的传统,文革后,邓小平、胡耀邦平反了大量的冤假错案,纠正了‘大跃进’和‘反右派’的错误,更彻底否定了毛泽东亲自发动并视为重要政治遗产的‘文化大革命’。若不是当时的领导层冲破保守势力的阻挠,勇敢地否定‘文革’,也不会有后来势如破竹的改革开放大好形势。现在,一个有担当的政治家,更应展现政治智慧和勇气,运用其远见和魄力,及时启动重新评价六四事件的进程,并最终平反‘六四’,这将是大得党心民心、凝聚社会共识、重塑中国核心价值的历史性举措。”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李怡的社论称:“对于六四,海内外都已经有明确的评价,在大陆民间其实也已从网络中有基本认识,不存在平反问题。讲平反六四,主要是要求中共官方对六四重新评价,因此是对中共提出的要求。”“六四屠杀的主导者大都已去世,在世者也因老去而不再有左右政权的能量,在此情况下,当前中共领导人,并不介意民间或半官方议论六四,只是名义上还不好公开平反而已。但是,若说平反六四会带来中共政改,则恐怕这个因果关系已经幻灭。”“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变相世袭、权贵、贪腐三位一体的统治体制。在这种体制下,平不平反六四,都不会带来政改,更不要说会带来民主了。对香港来说,二十多年来六四集会期盼的改变是:平反六四──中国政改──中国民主──香港民主,这个希望的轨迹已不能成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