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不会告诉你的10件事


进入专题
经济学家   
Quentin   Fottrell  

  
  1. “我们无法预测下次危机……”
  
  在华盛顿的政治僵局可能阻碍美国经济复苏之际,投资者再一次向经济学家请教将来的运势。不过其实拿一张通灵板(Ouija board)来占卜一下效果也是差不多的。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主席本•贝南克(Ben Bernanke)以降,大多数经济学家都没有预测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加州大学里弗塞德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经济学教授梅森•加夫尼(Mason Gaffney)在他2011年论文《危机预测奖》(An Award for Calling the Crash)里面这样反思道:“2008年危机出乎我们大多数人的意料。这件事让很多人问,经济学家怎能如此浑然不知。”
  这不是一个孤例。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劳伦斯•鲍尔(Laurence Ball)说,从大萧条到20世纪70年代油价疯涨、再到2000年-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一切,多数经济学家都没有料到。他说,房贷危机之所以很难预测,是因为“15年前次级按揭贷款基本不存在”。经济学家通过考察过去的事件来预测将来,但有些事件没有先例可循。鲍尔说:“这个世界变化很快。”
  这些解释难让普通投资者释怀,毕竟很多人都把经济学家当作领路人看待。密歇根州布卢姆菲尔德希尔斯(Bloomfield Hills)投资顾问公司Clear Financial Advisors的创始人罗伯特•斯曼斯基(Robert Schmansky)说:“你不可能给整个世界建个模型出来。就算是预测利率、收益和通胀率,太多太多的东西都有可能出问题。”他说,当经济学家无法发布预警,投资者就会吃苦头。斯曼斯基说,2008年年底股价直线下跌时,他的很多客户都在急急忙忙地将股票变现,因为他们一样也没有料到。
  美国商业经济学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usiness Economics)现任会长肯•西蒙森(Ken Simonson)说,需要为经济学家说一句的是,他们和其他人一样,往往都是基于可以公开获取的信息来做出决定。但他承认,在金融危机之前,“大部分经济学家对经济情况的判断确实太过乐观”。美国商业经济学会是一家由应用经济学家、策略人士、学者和政策制定者组成的国际协会。
  
  2. “……但我们可以为危机的发生推波助澜。”
  
  专家说,一方面乐观预测可以导致投资者对灾难不设防,另一方面,经济学家的悲观预测也可以对危机的发生起到推动作用。管理咨询公司Silicon Associates合伙人赛斯•拉比诺维茨(Seth Rabinowitz)说:“经济学家在媒体上那些绘声绘色的言论会影响消费者信心。”他说,其他影响消费者支出决策的因素还有收入、股市波动性──以及经济学家的言论。他说:“如果消费者过于担忧,他们就会减少消费,这会给处于复苏边缘的经济造成伤害。丛这个角度来说,经济学家对媒体讲话的措辞肩负着更大的社会责任。”
  
  3. “我们做些猜测也无妨。”
  
  专家说,考虑到经济学家的模型基本上没有帮助他们在2008年时留意到近在眼前的危机,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现在都在学习相信自己的直觉──换句话说,他们是在猜测。需要说明的是,这些都是有根据的猜测,但毕竟还是猜测。据密歇根大学弗林特校区(University of Michigan-Flint)金融与商业经济学教授马克•佩瑞(Mark Perry)估计,半数以上的经济学家都是以直觉为依据。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学家已经开始意识到人是不可预测的”,这迫使他们远离更加正式的模型。
  另一些人说,做一些猜测不一定是坏事,因为数学模型在真实世界里往往无用,特别是在涉及201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以及其他突发灾难等事件的时候。英国知名经济学家约翰•凯(John Kay)说,这些模型以一致性和可预测性为假设前提,而现实中的人类行为是很难预测的。他说:“依赖于一致性不是明智的策略。”
  美国商业经济学会的西蒙森说:“任何专业经济学家或研究人员都需要利用一定程度的判断和创造性,来发掘其他人还没有注意到的关联,或厘清影响经济的多种因素。”他说,没有哪个时间段可以单独依靠数学模型来复制,“所以人们说,经济预测者的存在,就是为了让天气预报员看起来比较靠谱”。
  
  4. “那些大胆的预测?不过是雄激素在起作用而已。”
  
  大多数经济学家都是男的。据经济学家约翰•西格弗里德(John Siegfried)和查尔斯•斯科特(Charles Scott)发表于《美国经济评论》(American Economic Review)的综述文章,新晋经济学博士只有三成左右是女性,相比1995年仅略有提升。考虑到男性在其他很多金融职业中都只占少数,这种失衡尤其惊人。根据劳工部妇女事务局(Department of Labor’s Women’s Bureau)数据,会计师、审计师、报税员、核保师、税务稽查员和征收员当中的女性数量全都超过男性。
  一些评论者说,经济学界的男女失衡有可能对经济政策造成影响。据2012年一项对美国经济学会(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会员的调查(调查结果发表于《当代经济政策杂志》(Contemporary Economic Policy Journal)),对于教育券、医疗保险和劳工标准政策等议题,男性经济学家和女性经济学家有着不同的看法。相比男性经济学家,受调查女性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在经济中的角色“过小”或“太过小”的概率高出24个百分点,女性经济学家认为政府政策应努力让美国收入分配更加平等的概率高出32个百分点。
  另外几项研究也得出了男性比女性更容易鲁莽行事的结论,其中一项便是私人银行与财富管理公司巴克莱财富(Barclays Wealth)和伦敦研究公司Ledbury Research在2011年联合进行的研究。根据这项研究,男性之所以比女性更容易鲁莽行事,一个可能存在的原因是雄激素增加了冒险偏好。亚拉巴马州特洛伊大学(Troy University)约翰逊政治经济中心(Manuel H. Johnson Center for Political Economy)执行主任斯科特•博利耶(Scott Beaulier)说:“男性往往更加冲动,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更加关心宏观概念和好高骛远的投资。”他说,经济学家过度冒险,可能会形成那种与其说是要得到事实验证、不如说是要成为新闻报道焦点的大胆预测。
  
  5. “我们的财富指标不管用。”
  
  经济学家通过多种指标来衡量各国经济健康状况,但很多指标或许并不像经济学家认为的那样准确。比如经济学家最关注的指标之一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就不一定能反映一国经济是否健康,尤其是考虑到重大经济危机常常紧跟在高增长时期之后发生。
  美国自身的复苏停滞不前,就使GDP指标的价值受到一定程度的怀疑。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下属的商业周期测定委员会(Business Cycle Dating Committee)根据这个指标宣布,衰退的正式结束时间是2009年6月。但ShadowStats.com编辑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等统计学家认为美国经济仍然没有实现复苏。(ShadowStats.com网站根据往届美国政府使用的方法来分析政府的经济和失业统计数据。)威廉姆斯说:“最新GDP数据与失真的通胀数据有关。2009年以来,经济一直处于停滞状态。”他说,将当前GDP数据剔除通胀率之后,2013年一季度的年化增长率大约就只剩0.4%而不是2.4%。威廉姆斯说:“很遗憾这样一个基数并没有意义。这样的数据最多也只能表明该季度的GDP是增长了还是萎缩了。”
  失业指标也是如此。政府官方估计的5月份失业率为7.6%,然而威廉姆斯说,这个数据具有误导性。“气馁劳动者”(没有积极找工作的人)没有包含在内,如果把他们加上去,失业率就更接近23%。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肯尼迪政府学院(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教授杰弗里•弗兰克尔(Jeffrey A. Frankel)说:“我一直劝告人们不要只看总体数据。”他还说,劳工部有气馁劳动者数据提供。
  但专家说,基础指标也有它们的用途,不管是房价、个人消费率,还是贸易差额、通胀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鲍尔说:“GDP和失业率是非常好的基础指标。GDP高的国家教育、卫生水平都好于比较穷的国家。”
  
  6. “我们这门学科很沉闷,但是并不精确。”
  
  马萨诸塞州莱克星顿(Lexington)投资顾问公司Advisor Perspectives负责研究的副总裁道格•肖特(Doug Short)说,经济学家这个群体最大的特点就是内部分歧非常大。据《华尔街日报》2013年4月份的调查,经济学家预测2013年GDP增长率的范围是1.8%到3.9%,预测2014年GDP增长率的范围是2%到4%。肖特说,最低数值的预测意味着经济温和增长,而最高数值所意味的则已经是强劲的增长了。
  如此不精确的原因是什么?圣地亚哥(San Diego)波因特洛马拿撒勒大学(Point Loma Nazarene University)费尔马尼安商业与经济研究所(Fermanian Business and Economic Institute)首席经济学家林恩•里泽(Lynn Reaser)说,经济学家背负着这样一个压力,必须做到比他们的学科所允许的更加精确。“他们不愿跟客户说他们最多也只能提供一个大致的范围,于是就给出了一个精确的估计值。”里泽说,经济学家改变预测的速度也太快了,“他们对最新数据反应过度,其实如果采用一种更长远的视角,很多情况下他们都会做得更好”。
  肖特建议,不要相信任何一位经济学家的预测,要看他们的平均预测。他说,在遭遇财务压力的时候,“哪怕是对平均预测也要抱以怀疑态度”。比如根据《华尔街日报》2013年4月份的那次调查,经济学家预测2013年增长率的平均值就是2.4%。肖特说,同时也有好消息:“飓风桑迪已经过去了,事实证明财政悬崖不是什么大的障碍,止赎潮也没有摧毁整个经济──至少目前为止没有”。
  
  7. “我们偏向左派。”
  
  截至2008年,美国经济学会接近半数会员表示他们是登记在册的民主党人,只有17%的会员表示他们是共和党人。另外,在同一次调查中,60%的经济学家都说,他们觉得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如果当选的话,他在重要经济议题上取得的进展将是当时所有总统候选人当中最大的。(此次调查是由“呆伯特”(Dilbert)漫画创作者斯科特•亚当斯(Scott Adams)委托进行的,调查执行机构是全美舆论及市场研究公司The OSR Group。)同一年对国家经济研究局成员的一项类似调查发现,46%的受调查者将自己定义为民主党人,10%将自己定义为共和党人。
  这两次调查属于关于这个话题的最新调查。从中看来,经济学家群体比大部分社会群体都更加偏向民主党,甚至超过长期被贴上“自由派精英”标签的高学历人士群体。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2年的一项调查,在学历高于本科的人士当中,自封民主党人的比例超过自封共和党人14个百分点──39%自称为民主党,25%的人自称是共和党。
  部分专家说,甚至在经济学家的报告中都可以看到左倾政治观点。《美国经济学家》杂志(American Economist)2008年的一篇文章认为,过去半个世纪以来,经济学家在向选民兜售大政府观念的过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共 2 页: 1 2

   进入专题: 经济学家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