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艾未未 | 荷兰在线:纪录片《艾未未:道歉你妹》巡映荷兰

来源:荷兰在线

“我不认为艾未未的作法可以有效地改变中国社会。他的方式太过政治性,紧紧抓着司法的议题做抗争,要求政府遵守既存的法律,或以行动冲撞当局逼迫他们显露出真面目,他是在批判整个体制。”担任荷兰驻中国通讯员多年的中国专家Garrie van Pinxteren如此说。

但问起她认为什么样的方式才能造成改变呢?van Pinxteren摇摇头说:“我听过很多人说要用循序渐进的方式,从内部缓慢地改变,但我也不认为这可以达到改革的效果。因为改革对象就是共产党,而共产党是不可能让改变轻易发生的。事实上,我看不到中国民主化的迹象。中国可能会为了污染或粮食问题被迫改变,但这种改变可能不是西方所乐见的。”

人权电影节 Movies that Matter巡展
今年三月,由国际特赦荷兰部举办的人权电影节(Movies that Matter)放映了纪录片《艾未未:道歉你妹》(Ai Weiwei: Never Sorry),深受荷兰观众欢迎,该片还赢得由年轻观众票选而出的 Movie Squad奖。为了让更多的观众接触到影展中的电影,电影节在每年秋冬月份都会在荷兰大小城市电影院巡回放映,而《艾》片即是今年巡映展的开幕影片。

这部影片究竟有何特殊之处,
而得以从七十部参展影片中屡次脱颖而出?电影节总监Taco Ruighaver认为,导演陈爱丽(Alison Klayman)跟随了艾未未三年多,从他因设计北京奥运会的鸟巢一跃为举世皆知的艺术家,到追究四川大地震死亡的学童名单成为中国当局的眼中钉,旁及他作为人夫人子人父常人的一面,以纪录片的成就来说,实属难能可贵。“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它让我们看见一个艺术家追求自由的勇气。”Ruighaver 说。

对抗强权的勇气
Taco Ruighaver指出好的纪录片应该向观众提出问题,而非提供答案,而《道歉你妹》正是一部让观众深思的电影。“它质问我们,如果处在同样的情况,我们会怎么做?我希望我可以跟他一样勇敢,我希望我自己是个英雄,但老实说,我真的不晓得我有没有勇气像他们那样挑战中国的体制。”Taco Ruighaver说。

然而艺术自由表达的权利,到底有没有底线?身处在道德观保守的东方社会,艾未未作品中的裸露与对当权者过度直接的批判,是不是的确冒犯了社会的根本价值?Ruighaver 想了一会儿,说:“我认为最基本的人权就是表达意见的自由,在民主社会里,我们应该让人们自己去辩论、去决定什么对他们来说是可以接受的,什么是不可以接受的,而不是任意地加以压制。”

国际舆论无法保障艾未未的安全
辩论,无疑也是人权电影节最重要的特色之一。在影展与巡回展期间,大多数的播放活动都会邀请导演或专家到场与观众对话,让影片想传达的信息更加深入活化。在阿姆斯特丹Kriterion的节目中,就特别邀请了长年派驻在中国的通讯员Garrie van Pinxteren,提供她对中国言论自由环境第一手的观察。

当在场学生问及艾未未受到的国际重视,是否鼓舞了其他艺术家加入他的行列,也保障了他的人身安全。van Pinxteren不得不提醒观众,像艾未未这样直接挑战当局的艺术家是少数中的少数,而他的故事其实还没有终结,国际舆论的关注也无法保障他的安全。“在中国,整个系统并不是很严密的,有很多洞在里头,你只能试试看你能走多远。有些事情前一天可以,隔天就不行了。目前他们还容忍着他,但有一天中国当局觉得压制他对他们来说利多于弊,他们绝不会迟疑动手。”

诚实批评好过友好姑息
在随后的访谈中,van Pinxteren也表达了她对中国社会日趋严重的不公、唯利是图与民族主义充满了忧心。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就曾在中国留学的她,仍记得当时社会的纯朴与人心的善良,“那个时候人们无法选择自己的未来,一切由国家决定。现在这样自由似乎比较多了,但事实是缺乏‘正确的'关系与渠道的人,往往无法取得同样的成就。”Garrie van Pinxteren说。

换个角度说,难道中国不是在短期间内转变了很多,成就了很多了吗?西方如果少批评中国,是不是可以与中国建立更开放的沟通渠道?van Pinxteren摇摇头说:“这我完全不认同,我觉得我们有权利坚持我们在人权议题上的立场,而不是一味地友好姑息,这样你才会得到中国的尊重。联合国在这一点上态度比欧盟强硬许多,而中国对联合国比对欧盟要尊敬多了!”

Movies that Matter巡映展详细场地与时间表见:
http://www.moviesthatmatter.nl/movies_that_matter_on_tour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6月6日, 5:1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