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艾未未 | “81天”之六:艾未未工作室郭克的讲述

经历艾未未被抄家

/ 郭克 (艾未未助手,摄影师) 

2011年4月3日周末上午9:47,我接到蒋立短信“速回”。我随即打车到工作室,徐烨,蒋立,飞飞都在发微博寻找未未,不时还有网友问这边情况,发在网上关于艾未未全部被删帖。11点25分,网络断了,接着停电,当时觉得不对劲,打电话问阿昌他们那边有电没,回答说没有。

11点48分,听见有人在砸门,徐烨很紧张的跑进来说,警察来了,快!左小速从后门儿溜了。我随身摄像机开机,还有5D相机也准备好。大家都很紧张,我手拿摄影机走到大门,听见门口警察喊:我们是朝阳派出所的,现在在执行公务!快开门!我说“我为什么开门啊,执行什么公务啊?”他说:你开门就知道了!我一直没开,在门缝里能感觉到一群警察在门口,这时候徐烨一直在打电话给艾丹还有其他朋友,问该怎么办?这时候警察用喇叭在对着我们喊话:“我们在执行公务,如果一直抵抗我们就采取强制措施了”,警察准备架梯子翻墙,徐烨对着电话说,那我就开了。门开了点儿小缝,话还没说完,一群警察就冲了进来,大概有20个人左右,冲在前面的是便衣,一个很瘦、颧骨凹陷、带眼镜的人直接冲上来抢我摄像机,我说你干嘛?他一直不说话,恶狠狠的看着我,同时有2个很壮的人在拉扯我。

这时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精瘦,花白短发,白衬衫,黑色西服,黑色皮鞋,牙由于抽烟很黑,眼袋很重(后来知道他姓孙),手里举张搜查令问“你们这谁是管事儿的啊?”徐烨说我是,他们要求徐把院里所有人叫过来。由于摄影机被抢,我很生气,跑到办公室柜子里去拿了新机器继续拍,又被他们抢走,我身上还藏了个小的胶片机器,偷拍了几张。然后我被警察堵在办公室里,我说你不是不想让我拍吗,把我摄影机还回来!机器从来没离开过我,把你们领导叫过来。一个警察说你嚷嚷什么啊,接着对旁边的一排流氓样子的人说:看着他!再不老实把他带一边收拾收拾。我声音比较大,整个院子能听到,这时白衬衫领导过来了说:“你咋呼什么?机器不会给你搞坏的,一会儿就还你。”我说不行,你们一开始就有人直接上来抢我机器,我现在要求立刻还回来!那领导说:“好好,给你给你。但是我们说好了,我把机器还你,你不能拍了,为了保险,我们把机器放进一个铁柜子,我们也不动,你也别动”。我说行。机器拿回来放柜子锁起来了,有个警察在专门看着我,我这时看见院里所有人都被带过来排排站好,依次是董姐,小杨,张俊,小胖侄子和他女朋友,蒋立,徐烨,飞飞。

12点半左右,我听见一民警请示上级说:他们这工作的人怎么办呢?然后一会就跟徐烨说,要带我们去南皋派出所做笔录。我坚持不去,那个白衬衫领导过来说“年轻人!知道这背后有多大的事儿吗?跟你有多大关系吗?我不认识你,我不会帮你,但是我不会害你。你就老实跟他们一样都去派出所,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我从258院子出来的时候,徐烨他们都不在了,我是坐那个领导的车去的派出所,车号应该是WJ2000白牌子。

到了南皋派出所,刚进门,4月2号查我们身份证的警察说“哎哟,小辫儿来了啊!”我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因为昨天晚上还跟他吵架来着。我到了一间屋子看见了蒋立他们,徐烨被关在了另外一间房子。不到两点的时候我看见胖哥也进来了。胖哥说他在机场一直等,然后接到了朋友电话说千万别回家,他觉得不行他得看看家里什么样子了,就回去了。刚进门就被带进一车里,说在我们那儿发现爆炸物,让他去看看,结果就被带到派出所来了。

一直等着,很无聊,警车一直进进出出的。3点左右,一个阴阳脸的警察过来叫我说录口供,简单问了些怎么认识艾未未的,在工作室做什么的,收入是多少等等。问完又是等,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有点绝望。过了一个小时,我又被叫去问话,这次很详细,比如艾的每天生活起居,有什么爱好,去哪吃饭,在哪活动等等,在他们办公室我看见有个纸条上面写着艾未未,电话号码,后面写着“煽动颠覆国家”等级是二级。

我从1点左右到派出所一直限制自由到晚上7点左右,这时候那个白衬衫领导过来了,他把我和蒋立叫到一旁的小屋里说:“你们回去吧,老艾肯定回不来了。你们年轻人也是想在社会上闯点事业出来,你们好自为之吧。从你们工作室抄的东西一样都丢不了,共产党办事儿,你放心,到时候会给你们清单的。”然后我和蒋立等一起便回来了,到了工作室一看办公室所有的电脑主机没了,我的工作的硬盘被抄,摄影机和相机都在,然后我就拍了现场照片。把其他现有的电脑全部转移了。

夏星和一些人赶过来看情况拍照。大家都在检查看看还少了什么。后来听董姐说4月4号晚上又有四个警察来过,但什么都没找到,就走了。同时家门口一直有车在监视。

郭克根据回忆写于2011-6-26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6月6日, 4:3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