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 | 泄密者斯诺登:曾经年少轻狂 胸怀大志

2006年,爱德华·J·(Edward J. Snowden)成了数千名将为美国情报机构工作的计算机高手中的一份子,在那之前的一段时间里,还没有内部情报工作人员作为异见人士公开机密情报的例子。他曾先后为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和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简称NSA)工作,就在他的疑虑不断增强的同时,奥巴马政府打击泄密的运动披露了一个又一个案例,在那些案例中,幻想破灭的情报机构员工把自己变成了英勇的告密者。

斯诺登没有简单地决定退出监控工作,他学习那些人的榜样,将NSA的数百份高度机密文件交给了《卫报》(The Guardian)和《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他的行为可能是打击泄密所引发的意想不到的惊人后果。

这可能同时反映出了他自己相当大的野心,而这种野心曾被他早年间的放任自流所掩盖。在朋友的描述,以及斯诺登自己在网上发表的大量帖子中,他是一个富有才华的年轻人,没念完高中,却在网上自夸说,用人单位“争着要我”。

20岁时,斯诺登在网上写道,“伟大的人不需要用大学来让自己更可信:他们会得到所需要的,默默地成功,名垂青史。”藏身于香港的斯诺登学过普通话,对武术非常感兴趣,称佛教是他的宗教信仰。他还曾若有所思地说,“从职业上来说,中国绝对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在交出了那些文件后,他向《卫报》说起了自己对一等兵布拉德利·曼宁(Bradley Manning)和丹尼尔·埃尔斯伯格(Daniel Ellsberg)的钦佩。曼宁正因向维基解密(WikiLeaks)提供了70万份机密文件而受审,埃尔斯伯格则在1971年泄露了五角大楼文件。

“曼宁是一个典型的揭发人,”29岁的斯诺登在说起25岁的一等兵曼宁时说,“他是为了公共利益而采取的行动。”

斯诺登是一个惯于自省的人,他在叛逆的技术极客反主流文化中度过了自己的性格形成期。在榜样方面,他不仅能看向那位被全球追随者追捧的年轻一等兵,也能看向自己所在机构里的异见人士。

在斯诺德最近供职的NSA,托马斯·A·德雷克(Thomas A. Drake)自2010年因泄密被起诉后,便一直在巡回演讲中谴责NSA是老大哥。而在斯诺登之前工作过的CIA,则有约翰·基里亚库(John Kiriakou)。基里亚库用自己的说法吸引来了支持者,他表示,自己之所以因泄密被判入狱,是因为公开了水刑细节而受到报复。

如果斯诺登是希望得到类似的关注,那么他成功了。在国会谴责他是一个叛徒,且联邦调查局(FBI)也试图将其缉拿回国时,他已经赢得了公众的赞美,这些背景各异的同情者包括,左翼电影导演迈克尔·摩尔(Michael Moore),及右翼电视节目主持人格伦·贝克(Glenn Beck)。

他的泄密再次提出了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上述机构在反恐和网络防御方面需要年轻的互联网迷的技能,但有时,这些年轻人会带来一种与安全机构不搭配的反权威精神。

“NSA内部和情报界进行过大量讨论,主要是关于文化适应这个过程的,”NSA前监察长乔尔·F·布伦纳(Joel F. Brenner)说。“他们知道自己招进了一些必须做出调整以便适应这种文化的年轻人,但这些年轻人也可能会改变这种文化。”

布伦纳说,9·11袭击后NSA进行了大规模扩张,“会有一些疏忽和错误”。但是他说,斯诺登这种“不忠”行为非常罕见,这是很不简单的。

斯诺登对计算机技术的痴迷始于高中时期,他就读的高中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附近的安妮·阿伦德尔县。高二退学后,计算机技术成了他生活的重心。他结交了一群联系紧密的人,这些人迷恋互联网和日本的动漫文化。

“他跟我们其他极客一样,”这个圈子的一名成员说。“我们玩电子游戏,看动漫。这还是在极客变得酷之前的事情。”为了避免遭受媒体追问,该成员要求匿名。

斯诺登称自己为“Edowaado”——“爱德华”的日语发音,朋友劝他拿到高中同等学历证书。这名朋友表示,“我认为他根本没有学习过。他只是露个面,通过了普通同等学历证书考试。”

2001年,17岁的斯诺登在Ars Technica网站用“The One True Hooha”或“Hooha”的网名发帖,这是一个游戏玩家、黑客及硬件改装者的论坛。在接下来两年时间里,斯诺登的网聊内容都是有关比如铁拳(Tekken)、最终幻想(Final Fantasy)、马克思·佩恩(Max Payne) 及军团要塞(Team Fortress Classic)等角色扮演游戏的。他谈到了自己对武术的兴趣,以及对正规教育的鄙视。

斯诺登在2003年末提到,自己正在加入陆军,并称自己信奉佛教(他顺便提到了征兵表格,称“没有不可知论者这一选项,真是太奇怪了”)。

斯诺登告诉《卫报》,他报名加入美国陆军预备役特种部队(Army Reserve Special Forces)的培训项目,为的是“通过斗争,帮助将伊拉克人民从压迫之中拯救出来”。但他表示,自己在一次训练事故中摔断了腿,并在四个月后退伍。

斯诺登回到了马里兰,并找到一份工作,在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高级语言研究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Study of Language)担任保安,该大学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关系紧密,两个地方相距仅15英里(约合24公里)的车程。

2006年中期,斯诺登在中情局找到了一份与信息技术有关的工作。尽管他缺少正规学历,但他获得了参与绝密工作的许可,并在国务院(State Department)雇员身份的掩护下被派驻日内瓦,而这是一个很多人梦寐以求的职位。2006年5月,他在Ars Technica论坛上写道,“我没有获得过任何类型的学位。我甚至都没有高中文凭。”但他表示,他不难找到工作,因为他是一个电脑高手。

2006年8月,他提到了自己在政府内部可能拥有的职业前景,且可能与中国有关。他写道,“我已经对普通话和中国文化有了基本了解,但中国似乎不如其他地方‘有趣’。”

2009年,斯诺登加入美国国家安全局,成为了常驻日本的一处军事设施的雇工。他告诉《卫报》,奥巴马总统“推进了那些我本认为他会做出限制的政策”,他为此感到非常失望。

他说,“我变得坚定了。”

2010年,他在离开很长一段时间后又回到了Ars Technica论坛。他的新关注点是政治问题,而不再是技术问题。“社会似乎变得无条件地顺从一些魑魅魍魉的东西,”他写道。“我们是顺着光溜的斜坡,滑到今天的地步,而其实我们原本可以控制,停止下滑的呢;还是由于政府无所不在的隐秘行为,在相对较短时间内引发了这种偷偷到来的突变?”

根据斯诺登的女朋友林赛·米尔斯(Lindsay Mills)的Twitter帖子,他在接下来的一个月转移到了夏威夷,米尔斯称斯诺登为“E”和她的“神秘男子”。米尔斯于去年6月也来到了夏威夷,表演钢管舞和杂技。邻居们称两人比较冷漠,但并非不友好。

今年3月,博思艾伦(Booz Allen Hamilton)咨询公司雇佣斯诺登担任国家安全局威胁行动中心(Threat Operations Center)的系统管理员。

斯诺登在今年5月请了病假,名义是进行癫痫治疗。据《卫报》报道,斯诺登于5月20日携带四台电脑及机密文件的数码拷贝前往香港。博思艾伦公司于周一解雇了斯诺登,称斯诺登声言泄露了机密信息的做法“令人震惊”。

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正在考虑以多种罪名控告斯诺登。而斯诺登则在上周告诉《南华早报》(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我想让香港的法庭和人民决定我的命运。”

2013年6月24日, 8:24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