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子夕报道)621,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肖娟等人在外交部门前已连续坚守4天,要求外交部国际司人权处就大家希望参与国家人权报告的编撰工作等事项给予答复,但4天来人权处却对大家的诉求不理不睬。
据北京维权人士肖娟讲,自618以来,在外交部门前,白天最多人数50余人,晚上坚守不走的也有二十来人,为了能够得到人权处的答复,78岁高龄的高玉清老人夜晚也守在这里,大家的身上被蚊虫叮咬得奇痒难忍,但我们惟一的办法只有等待。国家的人权报告中要把我们上访群体的处境写进去,以期能够尽快解决问题,促进中国的人权改善。
肖娟说,我祖辈的私房在文革中被逼交公,83年国家政策说文革结束后要退还,但被逼交公的9私房不仅未退,还将我姥姥自住的3间私房以房管所重新翻盖为由霸占。为了要回自己的财产,肖娟及女儿被殴打、行政拘留和刑事拘留,每到敏感时期都受到严密监控或被限制人身自由。中国缺少人权,上访群体更是没有任何权利。
据了解,大家等待答复期间,警察曾警告大家必须离开,并称违反了游行示威法。曹顺利等人向警方讲明,大家为什么要找外交部人权处,为什么要等待,8个月以来大家共来了多少次等情况后,警察不再干涉,只是在不远处监控。
20日下午,警察称外交部相关负责人要与大家谈,必须马上去谈。此时,曹顺利正好不在现场,大家坚持人到齐后再谈。曹顺利急忙赶到现场,向警方表示,要谈的内容是什么,怎么谈,必须事先了解清楚。于是,所谓的谈谈又不了了之。
21日中午,等待了4天的20余名北京维权人士面对外交部国际司人权处的沉默,激动地呼喊着口号:人权处,给答复。
据曹顺利介绍,按着联合国发布的时间表,中国的国家人权报告应在722之前封笔,1022在联合国接受审议。现在离封笔时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是我们为了能够参与国家人权报告的编撰等相关事项早在去年的1018开始就提出申请,又多次前往外交部要求答复。
曹顺利表示,我们的目的是参与撰写起草国家人权报告,把上访群体的人权状况调查表交给他们,以作为编撰国家人权报告的主要信息来源,我们还希望外交部能联系一些参与编撰报告的政府部门,询问上访人员的个案怎么解决。我们有权知道是谁在运作这事,要求知道具体的负责人,希望在人权报告中体现出我们上访群体所受的伤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