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夏雪报道)合肥工业大学退休教授王大奇老先生今年已经有80高龄了,可他这样的老教授,却在七十岁时,因主编的《生态学研究》杂志中刊载过反对三峡大坝、反对妨碍信息流通的干扰台等文章竟被合肥市安全局抓捕,并被合肥市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一年,更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合肥工业大学在200326王大奇教授刑满出狱后的5月起,就开始停发其养老金等一切福利。 王大奇 教授多次找学校当局交涉,校方拒不纠正错误。 王大奇 教授只能依靠妻子和孩子生活。
王大奇教授是合肥工业大学土木系教师,其学术水平获得官方认同,曾担任过原水利水电部的“教学委员”, 王大奇 教授与西安理工大学范荣生合编的《水资源水文学》,曾是全国通用教材。(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出版日期:1996-10
ISBN780124106 )。王大奇教授因参与89年“六四”游行被学校打入另册。王大奇教授在1992年退休后担任《生态学研究》的主编工作,因为该刊物登载了一些王大奇教授称之为“社会生态”的内容,登载了一些当权者不喜欢的文章,被撤销杂志刊号,后王大奇教授坚持自费办刊。为此被传唤,威胁,最终王大奇教授被安全局抓捕,并被法院判刑。
20035月合肥工业大学当局没有任何手续就停发了王大奇教授的养老金和一切福利,按照此前200138,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退休人员被判刑后有关养老保险待遇问题的复函》的规定,合肥工业大学应继续支付王大奇教授的养老金等福利,而且合肥工业大学对此没有任何程序。王大奇教授表示异议,多次找学校交涉无果。
因六四学运被安徽大学开除的马粮钢称,安徽大学当时也没有给他开除公职的手续,在他坚持下才给的。而对王大奇教授而言,教授是在七十岁已经退休后被判刑的,按规定是不能停发养老金的,因为这涉及生存权的问题,而合肥工业大学的校训是“厚德、笃学、崇实、尚新”,合肥工业大学毫无法律依据地剥夺王大奇教授的养老金的恶行就是对合肥工业大学校训的违背和嘲讽,如此学校当局岂能担当起为国家培养人才的重任。
附:王大奇教授申诉书
我是合肥工业大学土木系,1993年退休副教授王大奇,由于我参与89年“六四”游行,学校认为我不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在晋升正教授时,以指标不够分配为名,不让我晋升,虽然我已获武汉大学推荐。
19908月,在日本横滨召开“第五届国际生态学大会”,中国生态学会同意我为中国代表团出席,校党委借“出国审查”不让我过关,出国未成,但我的“巢湖生态系统调控”论文已在国际发表,并收入论文集。
我是水利电力部“教学委员”,由我与西安理工大学范荣生合编的《水资源水文学》,是全国通用教材。
1992年底我接到主编《生态学研究》杂志任主编十年。它给我带来无限快乐,也带来无限悲哀,我因此被关进大牢,渡过一年零十五天。
国内外友人支持我办杂志,美国、、奥地利、台湾以及国内专家学者是杂志的编委。论文以生态环境为主,刊发过反对三峡建坝,反对阻碍信息流通的干扰台等等,合肥市国安局传讯我12小时,拿出省委宣传部文件整我,逼我停办,并掏出手枪威胁,但我一时难以停办。杂志论文都是大家的肺腑之言,是知识分子良心。却触怒当局,决定对我这位已退休十年,年届七十的老人下毒手了。
2002124上午8时,我出门买菜,被国安局秘密绑架,汽车驶过合工大门时,我心中无限悲凉,说了声“别了,合工大”,车子最后驶入安全局。就在我被捕的同时,安全局的七八个人搜查了我的家,把我妻子控制在一旁不许动,他们翻书桌,书柜拿走日记本、文摘、杂志、书籍、明信片、电话本、外汇,装满一车,惊动了左邻右舍。
狱中身体不好,脑供血不足,多次晕倒,自被关押,不能与家人通信,不准探访。8月案件由安全局进入检察院,律师给我申请“取保候审”,检察院叫合工大出面保我,工大不肯,检察院让“交钱取保”,安全局不许。就在此时,合工大一位基建处长,被人告发贪污800万元,被关押,不到三天,工大就用盖有“镰刀斧头”的公文,保了出去。可见,不保我这个老人,却去保贪污犯。在党大于法的情况下,法律无用,肃贪更是笑话。法院判我一年徒刑,说我“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我是一位七十岁老人,一无政党,二无武装,如何颠覆国家?只不过说了真话,反对腐败,要求民主、自由、人权,我何罪之有?安全局一位人员对我妻子说“此老人是先知先觉”,看守所一个警员私下对我说“你是意识形态问题,是持不同政见者”,另一位警员说:“是文字狱”。
200326,我刑满出狱,5月起,合工大停发我退休金和一切福利,国家口口声声要保障生存权,而我已是七十老人,已工作44年,不能再工作了,一切都没有了,岂非死路一条。
20011221,中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已通知“退休人员在服刑期满后,可按以前标准,继续发给养老金,并参加以后的养老金调整”。而合工大拒不执行。
申诉人:王大奇
201276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