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 | 岳阳楼记不好了桃花源记仍好,原因大致在此

http://news.hexun.com/2013-06-23/155423528.html

岳阳楼记不好了桃花源记仍好,原因大致在此

2013062303:10 来源:现代快报 

 

如果不小心把手机摔碎了,就是“节操碎了一地”;手机不见了,就变成了“我的节操呢”?

 

节操手机

  来自学者严锋周三微博转发,转发链接显示,是名为“节操”的一款国产手机预定告示。细看其推介案,奇处一是“命名”,二是“自述”。名之为“节操”,跟将酒吧起名叫“绯闻”或“乱了”的酒吧近似,而其设计、配置之类的说明文本的修辞,则一反成规,以鄙视端庄为己任,吊儿郎当,满腔嘻嘻哈哈,讽世、刺人、挖苦自己,一通招呼,给人印象反而颇深。

岳阳楼记不好了桃花源记仍好,原因大致在此

  语出作家杨葵周三微博:“近来一点小体会:尽量少用比喻。常看到文章里,字一出,后边洋洋洒洒,而那些文字基本都可忽略,乃至删除。笔力够,大部分想表达的内容,定能表达清楚。爱比喻,说得好听是笔力不够,说不好听多属矫情做作,需警惕。前几天说重读古文观止,《岳阳楼记》不好了,《桃花源记》仍好,原因大致在此”……杨葵的强调意在提示那些似是而非无关痛痒之喻,确乎值得以文字谋生者格外警醒。即或是在叙事文本中,比喻也隔断叙事。既要贴切新奇,又要流畅无碍,技术难度不低。再者,天下之喻多为个体体验,而试图让接受者乃至跨时空接受者对其心领神会,本就不易。

设计隐喻

  语出产品观察家leeron
周二博文,原题“从设计隐喻角度分析为何电子书翻页是个糟糕概念”。文章认为,“就电子书而言,翻页是对模拟世界阅读的形式模拟,追求形似,忽略了不同介质书籍在显示、功能和操作上的差异……电子书在抛弃对传统阅读形似的同时,应该渐渐培养和固化新的适宜的阅读习惯和方式。翻页作为混淆概念,会干扰新习惯的形成,不应在设计中被鼓励。”

舒缓关怀

  来自译言网本周推荐,原文题为“舒缓关怀让人在离开这个世界时更有尊严”。初看,想当然地以为所谓“舒缓关怀”大约就是“临终关怀”的另称,但细读介绍,发现二者关注点大有不同。“舒缓关怀涉及到对病人对症下药,并按照病人的价值观和人生目标来量身定制治疗方案,不管病人的价值观是什么。”

中国队坚决捍卫了人民币对泰铢的汇率

  本周段子,吐槽上周末创纪录败给泰国的国足。段云:“今晨,泰国报纸报道:15,中国队坚决捍卫了人民币对泰铢的汇率。”

信息鸦片

  或称“娱乐鸦片”,亦可称“信息过载综合征”,来自学者胡泳周一微博提示在那两张相隔多年的图片之间,全无改变的是近似的沉湎与迷恋:“把新的信息和娱乐比作鸦片,这是个古老的隐喻。”

间隔年

  西方青年的一个流行做法,即在继续升学或结束学业参加工作前,先以一次较长时段的旅行作为间隔或隔断,借以让自己增加实际社会生活体验,了解自己和生活。“间隔年”期间,一般也会伴随相关短期工作,目前,这一异国青年的习惯性选择也有国内青年效仿或追随。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6月26日, 7: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