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城市有宵禁,即入夜不许随便出门、出城,否则即以“犯夜”罪被拘惩。这样做的目的一是防卫,二是如任人夜生活丰富,百姓不守本分,容易诱发奸盗,给城市治安、管理带来很大压力。所以,古代城管的工作是全面的,权力很大,明朝某城市,一天傍晚,有个人外出,到了城门口,被守城门的“监市”即城管拦住,拘以犯夜罪。被拘者不服,问城管:我犯啥法了?:犯夜。被拘者:你没长眼睛啊?这太阳刚刚落山,天还亮着呢!我怎么算是犯夜?你懂不懂法律?城管一笑:我说你外出你打的啊?还是坐地铁啊?看你不还是步行吗?现在出城,什么时候回来?等你回来,往返数十里,不就犯夜了吗?被拘者顿时凌乱无语。该城管此举,获得上级的赞赏,当年还升职重用(“官重赏,以卒为能”)。

古代社会重农轻商,城市商贩的地位不高,所以管理城市者,对商贩很歧视。商贩贪利,有其经营的习气,如不加管理和阻止,他能到金銮殿上摆卖去。商贩往往过界经营,将正常街道侵占,即“侵街”经营,这很让城市管理者头痛。更头痛的,还是那些乱仍垃圾、乱倒污水、高空抛物等等,所以,唐宋的法律对此有规定,犯法者,必获严惩。你看像《清明上河图》中汴梁的繁华城市景象,如果没有很好的城市管理,不知会乱成什么样子。所以,宋朝单是京城汴梁,就有由500多人的士兵组成的综合执法大队,执行城管的任务。还立法对商贩进行严格的管理,如:不许在官府门前设市摆卖、甚至不准在民宅附近摆卖,今天的人动不动破墙开店,在过去简直就不可想象!今天的商贩走街串巷,以能获利而傲视乡里,洋洋得意,过去商贩走到最狭小穷鄙的街巷,都得低声下气地叫卖。

过去的人虽轻视商贩,但却对商贩有仁爱之心,有身份的人家、读书人家教就有不与商贩计较的训导。轻视商贩,是自己有更高的追求,今天的人处处欲与商贩平等,却常常遭到商贩的算计、宰割。这已经是很多人不理解的了。古代的城管也称“胥”、“卒”,权力大,官员是流动的即流官,城管胥卒却是当地人,所以常常发生胥卒欺负官员的故事——明朝况钟初到苏州当官,上任前明宣德皇帝赐给他一道圣旨,许以“便宜用事之权”,获得这个特许的官员权力很大,但况钟不那这个宣示于人,苏州府的吏胥不知道他有这个核心武器。当地吏胥欺负况钟人生地不熟,做了很多隐瞒况钟,为非作歹的事,有的甚至当面呵斥况钟,况钟被骂得不敢出声。突然有一天,况钟召开苏州府所有城管队员(胥卒)大会,会上,况钟命设香案,将礼生即文化局负责主持祭祀等等典礼的司仪叫来,磕头跪拜,宣读圣旨,随后一个一个地数那些不法胥卒的罪行,数完,“群胥骇服”,况钟事先挑选了健壮的特警数人,当场执法,将一个曾经踩踏过商贩头的小胥扔到空中,当场摔死,一连摔死了六个经常欺负商贩和百姓的城管。经过这一整治,“上下股栗,苏人革面”,苏州的城管不敢胡来了,商贩也老实了。

盖有非常之人,能为非常之举——苏东坡被贬到琼州(今海南),后调回,暂时居住在阳羡(今宜兴)。苏东坡是大诗人,前来慕名拜见的不少,但都是诗友,几乎没有官场上的人,官场上的人害怕跟他来往,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有个诗友姓邵某,劝苏东坡从此住在阳羡算了,别当官了。苏东坡也觉得这个地方不错,就打算长期住下来,邵某就到处给苏东坡看房子,终于给苏东坡张罗着买了一个带院子的房子。当时也有城管,由士兵组成,名“街道司”,专门管理城市的交易、秩序等等,街道司的只能比现在的城管多多了,就是真正的综合治理。邵某到城管处给苏东坡办好了一切手续,把房子收拾好了,但是,刚刚结束贬谪琼州、还没有被朝廷重新起复使用的苏东坡是很穷的,他搜尽所有积蓄,才勉强凑够了房款。苏东坡挑了个好日子,准备搬进去。

一日,苏东坡与朋友外出游玩,走到一个荒村,听见一家人家的破屋里传出一个老妇人非常伤心的痛哭声。苏东坡说:这家人必定遇到最难受的事儿了,要不然不会这么绝望伤心。随行的朋友说:不关我们的事,走吧。苏东坡说:这是民间疾苦,遇上了,不管不顾,就是见义不为,无勇也,是士大夫不齿的。于是苏东坡和朋友就进门询问,一问,才知道,这家人被城管强行驱逐到这儿了。老夫人伤心地哭诉:我原来住在城里,家里的房子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都上百年了,可是,我的不孝儿子把房子卖了。苏东坡说:您是长辈,卖房子这种大事,最后需要您点头啊!老妇人抹了一把眼泪,更伤心了,哭着说:我不答应,他竟然勾结城管将我撵出来了,我这不孝的畜牲儿子啊!

苏东坡回头看看邵某,一问才知道,他买的房子正是这老妇人家的旧宅。苏东坡略一思索,即对老妇人说:你家的房子是卖给我了,这样吧,我把它还给你,邵老师还重新装修了一下,都收拾好了,你就明天重新住回去吧。老妇人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将手伸到裙子下面,一个劲儿掐大腿里子,看是不是在做梦。苏东坡让人把老妇人的儿子找来,说你明天就把你母亲接回老宅去住。老妇人的儿子低头不说话,苏东坡问:怎么,你还不愿意?那儿子说:钱我都花了很多了,城管怕不答应。苏东坡就当场把房契烧了,说这下你放心回去住吧。而他自己所花的钱,不要了!

阳羡的城管知道了这事儿,说苏老师这是闹哪样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