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岳 | 我支持狗肉节

广西玉林一年一度的“荔枝狗肉节”这几天遭到了爱狗人士的抗议——不然我还不知道有这样的节日。据说这节日要屠宰一万只狗,供爱吃狗肉的人享用。

记得小时候,乡村及城郊,空间允许的地方,养狗的家庭非常多,品种都是自强不息的屌丝品种:土狗。现在它有了个高帅富学名:中华田园犬。这狗除了看家,基本上不麻烦主人,自己找食物(很大一部分是屎),自己遛自己,母狗生下的小狗,基本上是主人家的食物。

大家没觉得这样不对,狗这种家畜,它承担的职责就是看家,生小狗让主人补充营养。它做得很好,因此主人更爱它。各家的中华田园犬也没觉得主人过分,以至于猛咬主人一口,或者全世界狗狗联合起来,推翻了人类残暴的统治。正是这种和谐共存,让中华田园犬的种群扩张,到处可见。

动物的最大目标是种群不灭绝,繁殖得越多越好。成为家畜,是相当幸运的一步,人需要的动物,很难灭绝。而人爱家畜的方式之一,就是吃掉它们。狗肉长久以来,就是人类(尤其是东亚人)的一种肉食来源,这传统很正当。我看不出玉林狗肉节有被抗议的必要。

事实上,有人爱吃狗肉,就会有人卖狗肉,有人卖狗肉,就有人会想办法多养狗。这有利狗的繁衍。

由于各种各样的禁忌,或者个人偏好,各种肉都有人不吃,猪肉牛肉这些供应量最大的肉类,都不是人人想见的。如果人类采取了“我不吃,他人也不许吃”的标准,那么,因为吃肉问题,就可以打几次世界大战。这类世界大战并没有发生,因为多数人知道:自己的饮食习惯,并没有强制他人的力量。

这一两年来,吃狗与爱狗共存的宽容传统似乎遭受了很大的挑战,隔段时间来条爱狗人士拦截狗贩子的消息,但迄今还没有一条爱吃狗肉人士逼他人吃狗肉的新闻。这一方面说明爱吃狗肉的人士比较宽容,不强求一致;另一方面,可能也证明了“我不吃狗肉”的姿势比较新潮,力压“我爱吃狗肉”的土气,让前者误解为自己的生活方式有了强制力。玉林的狗肉节,看起来就要办不下去了,这样一个拉动GDP的节日,官方都赶忙出来撇清:那是民间的自发行为,跟官方没有关系。

你爱养狗当宠物,我认为你有这权利;你爱吃狗肉,我也认为你有这权利;我支持玉林的狗肉节一直办下去,这是爱吃狗肉人士的权利。

我不养狗,也不吃狗肉。但对爱吃狗肉的人群更有好感,总的来说,他们不给别人带来麻烦,老老实实去饭店(或参加狗肉节)交钱买狗肉,吃完回家,并没有把汤汁和肉骨头撒在车库和电梯——而这些地方爱狗人士留下的狗大便,那可不少见。

真希望那种把狗权等同于人权的游戏早点结束,重现养狗吃狗两相宜的纯朴风气。

2013年6月24日, 2:1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