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民国到共和国,从“文革”到改革,中国一共有6位“第一夫人”出访他国——她们的故事,也同样讲述着她们所在的那个时代。

hui00021

1943年,宋美龄(右)以中国第一夫人身份访美时,与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夫人埃莉诺在白宫前合影

 

20130407_143859_194

1963年4月,刘少奇主席携夫人王光美访问印尼,与苏加诺总统(左三)一同观看文艺演出时,一起演奏印尼传统乐器“昂格隆”

 

THE CLINTONS AND JAING AND WIFE AT STATE DINNER

1997年10月29日,江泽民主席携夫人王冶坪访问华盛顿,和克林顿夫妇在白宫合影

 

HU JINTAO VICE PRESIDENT OF CHINA AND HIS WIFE TAKE A TRIP ALONG THERIVER THAMES IN LONDON.

2001年10月29日,胡锦涛携夫人刘永清访问伦敦

 

时隔71年,当彭丽媛走下莫斯科机场的舷梯,人们仍在谈论1942年宋美龄的那次访美。那一次,中国国家元首的夫人首次登上国际外交舞台。

这仿佛是一个标志性的时间节点。在那之前,王朝的皇后们深藏在宫殿里,远离时事;如今,“第一夫人”出访已经成为中国现代外交的重要环节。

从民国到共和国,从“文革”到改革,中国共有6位“第一夫人”出访他国。无论如何,她们都已成为中国现代外交的一部分——当然,她们的故事,也同样讲述着她们所在的那个时代。

 

“她比30个师都有用”

 

2012年9月9日,南京长江路292号,一件深紫色旗袍回到了“总统府”(南京中国近代史遗址博物馆)。浅黄的桑蚕丝,深紫色半透明的纱,胸前3粒翡翠绿纽扣——庄重、华贵。

旗袍的主人是宋美龄。在她离开南京总统府63年后,这件华服回到南京。

宋美龄对于旗袍有一种特别的喜爱。1942年,抗战前期,宋美龄正是穿着这样的旗袍,征服了太平洋西岸的美国人。中国元首夫人首次如此高调地公开面对全世界。

她身着深绿色中式旗袍,披着亮色披肩,一头柔和的秀发优雅地盘在脑后,在美国副总统华莱士引领下走上美国国会的讲坛——这是西方人眼中中国女性的一幅全新画面。

宋美龄请求国际社会给予中国抗战同情和支持的演讲,经由电台转播,轰动整个美国。千千万万的美国人以一睹其风采为荣。

几个月前,宋美龄陪同蒋介石访问印度,那是她第一次以“第一夫人”身份出国,也是她在外交舞台上的第一次彩排。后来,《时代》周刊创办人亨利·卢斯劝蒋介石让宋美龄去美国演说,“你让她去一次,比30个师都有用。”

从重庆到美国佛罗里达州,宋美龄的专机一共飞了8天——为躲避日本人,飞机在没有夜航设备的情况下在夜里穿越“驼峰”。

抵达美国的前70天,宋美龄住进医院,外交之外,治病是她此行的另一目的。罗斯福夫人在回忆录中记述了她们相见的情形:“蒋夫人似乎很紧张、很痛苦的样子,她不能忍受任何东西碰到她的身体。有很长一段时间,医生无法缓解她的痛苦,我认为这是长期紧张、焦虑和中国气候所造成的后果。蒋夫人颇为娇小和纤弱,看到她躺在床上,我心里想,如果她是我的女儿,我一定会帮助她、照顾她。”

宋美龄于11月28日致电蒋介石告知与罗斯福夫人见面经过:今晨罗夫人准时到院,妹表示此次来美尽以私人看病,对美国政府并无任何要求。彼即谓美国朝野人民异口同声对妹极为仰慕,均认妹为全世界女界中第一人物,即彼与罗总统亦素钦慕,此次能有机会相晤,窃心庆幸……罗夫人遂谓应如何改变美人态度,而使美人感激我抗战对美之贡献。妹即谓中国之抗战,乃为全人类而牺牲,今罗夫人即与余不谋而合,真亦称忠。”

1943年2月17日,宋美龄抵达华盛顿,并在罗斯福的安排下住进白宫。第二天,宋美龄受美国国会邀请,分别向参、众两院发表演说。

她因此成为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说的第一个中国人。从那天至4月4日的近两个月里,宋美龄的足迹遍及华盛顿、纽约、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加拿大的渥太华……先后7次发表正式演讲。

在这个曾经生活过10年的国度里,这位中国第一夫人如鱼得水。纽约市长授予宋美龄“纽约市荣誉市民”称号;芝加哥市长送给她一个巨大的金钥匙;洛杉矶市长则宣布3月31日为“蒋夫人日”——她途经洛杉矶市最热闹的百老汇路时,受到近五十万人的夹道欢迎。这次出访开启了一个“夫人外交”的时代。几年后,阿根廷的贝隆夫人神采飞扬地进行了长达数月的欧洲之行。欧洲媒体将那次出访称为“彩虹之旅”,为阿根廷的外交新气象。

二战后期,宋美龄又陪蒋介石出席开罗会议,与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等领袖讨论日本战后处理问题,并达成协议,战后日本需归还台、澎、金、马等地。

1948年11月28日,宋美龄由上海乘机再次赴美,为正在国共内战中苦苦挣扎的蒋介石争取美援。与6年前风靡全美的访问不同,这一次她遇到的是对她极其冷淡的杜鲁门。

直到1950年,宋美龄才离开美国。返回时,她发表演说:“几天之后,我就要回到中国去了。我不是回到南京、重庆、上海或广州,我要回到我的人民所在的台湾岛去,台湾是我们一切希望的堡垒……”

途经檀香山的那天,她又对媒体说,她已经做好“准备付出任何代价”,“你们也需要用红墨水标志中国部分,但我们必定要把这些颜色,滴滴点点,一步一步抹去的。”

历史的颜色并未如宋美龄所愿被抹去——一个红色的中国诞生了。

 

出访非社会主义国家要对等

 

红色中国的第14年,迎来了它第一个走出国门的“第一夫人”——她的故事同样与旗袍有关。

1963年,作为国家主席夫人,王光美陪同刘少奇出访印尼、缅甸、柬埔寨、越南四国——她是刘少奇的第五任妻子,结婚之前,这位辅仁大学物理系硕士曾任北平军调处执行部中共方面英文翻译,并赴延安负责外事翻译和土改工作。

出访那一年,一袭白色旗袍的王光美以端庄华贵的气质,轰动了海内外。宋美龄访美后20年,人们看到又一位“中国第一夫人”身着旗袍的风采。一时间电视、报纸、电台竞相报道,印尼街头甚至打出了王光美的巨幅画像……

这次是刘少奇第一次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身份出访;也是共和国历史上国家元首第一次访问非社会主义国家(1957年毛泽东访问苏联、1960年刘少奇访问苏联,都不是以国家主席的身份)。据王光美回忆,建国后,中国在外交方面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出访社会主义国家不带夫人,出访非社会主义国家则要对等。

王光美曾在《王光美访谈录》中提及:“当时外事部门对这次出访非常重视,提了很多要求,要我们认真准备。”外交部礼宾司要求刘少奇夫妇订做出国服装。刘少奇觉得,“出国不一定非得穿新衣服”。礼宾司的人看了刘少奇家的衣服,不放心:“现有的衣服不适合那里的季节,那些丝绒旗袍根本不能穿。而且这些衣服都已穿过多年,太旧,要重新做。”

那时王光美还不知道,她的命运将被另一位“第一夫人”改变。出国前,她被安排到上海订制新衣服。江青在上海休养。期间,两人谈过三次话,每次几小时。此前,江青在1962年就曾被王光美抢去“风头”。那年9月,当印尼总统苏加诺挽着夫人踏上北京机场,作为外交礼节,刘少奇偕夫人王光美前去迎接。

《人民日报》刊登了刘少奇夫妇和苏加诺夫妇在一起的照片。这让江青很不高兴——她从未在《人民日报》上露面。于是那次,江青得到毛泽东的允许,与毛和王光美一起会见苏加诺总统和夫人。这是江青第一次以毛泽东夫人的身份会见外宾,也是中国人第一次从《人民日报》见到江青的照片。

王光美出访前的那一次谈话中,从未以正式身份出国的江青,特意讲到了穿戴:“你在国外戴什么呀?衣服上不要戴别针。你看人家安娜·卡列尼娜,一身黑,不珠光宝气,多高雅。”

江青不让王光美戴别针。然而后来,访问缅甸期间的晚宴上,王光美出于礼貌戴上了当时缅甸联邦革命委员会主席奈温赠送的金项链——这在“文革”中成了她的罪状。

1966年再次出访缅甸一年后,王光美被红卫兵带到清华大学主楼的一间屋子里。满屋子的造反派要她穿上出访印尼时的那件白色旗袍、一双高跟鞋、一顶英国贵族式的宽边草帽。

那时王光美已经发胖,旗袍太瘦,红卫兵就把两边撕开,让她穿进去。他们还拿乒乓球串成“项链”,挂在王光美的脖子上——每个球上面都打了叉。

“第一夫人”愤怒地抗议,但没人理睬。

在最终的“审判”中,江青指使康生根据假材料给毛泽东写报告,说王光美“是一个混入我党的美帝战略情报局的特务分子”。毛泽东批了“刀下留人”,王光美才算保住性命。

这位共和国首位出访的“第一夫人”,开始了秦城监狱里的12年。

 

话题不再神秘

 

当经历浩劫的中国重新走入正轨,最高领导人夫人出访也随之恢复。

1994年9月2日,江泽民携夫人王冶坪飞赴欧洲三国。中国观众从电视上第一次看到了这位第一夫人。

《江泽民传》作者库恩评价:江泽民此次出访最引人注目之处就是他夫人王冶坪的随行——这是她第一次陪同江参加高规格的出访活动;在中共历史上,这也是国家最高领导人第二次带夫人出国进行正式国事访问。

这一说法并不准确。1983年,“文革”后的中国恢复设置国家主席一职,由李先念出任。李在位期间曾出访二十多国,夫人林佳楣多次陪同,只是当时的媒体很少提及。当王冶坪公开出现在媒体上时,距离王光美作为国家主席夫人最后一次公开出访,已经28年。

那时,香港的一份刊物描述王冶坪“内向、仁慈、善良、热情”,“天性好静、不好声张、衣着朴素,不用化妆品”。这些都被库恩写入江泽民的传记:王冶坪的座右铭是“老有所为”,尽管颈椎病给她带来痛苦,并妨碍了她的日常活动。她认为陪同丈夫是一种“负担”,因为她说她有点“力不从心”,而且她从来不喜欢“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在江泽民担任国家主席时,国家领导夫人陪同出访开始成为常态。王冶坪陪同江泽民访问了俄罗斯、、法国、越南、美国……最受瞩目的两次是,王冶坪在布什家的农场里与小布什夫人劳拉一同品茶;在日本与日本前首相小渊惠三夫人一同观看和服表演。

与宋美龄的年代不同,中国已进入一个没有“政治强人”与“政治女强人”的时代,而当年的“夫人外交”也随之淡化。“夫人随访”成为外交中的常规性礼节,“第一夫人”的话题也不再神秘新鲜。

胡锦涛担任中国国家主席的10年间,中国领导人对外访问变得越来越频繁。2003年5月26日,胡锦涛乘坐的专机降落在莫斯科伏努科沃机场。时值俄罗斯举办上合峰会,参会的胡锦涛就任国家主席后第一次正式外访。那一次,他的妻子刘永清也陪同出访。西方媒体极为简单地描述了中国新任第一夫人的亮相:“胡锦涛主席和夫人刘永清面带微笑走出飞机舱门。”

胡锦涛任国家主席10年的屡次出访中,刘永清常伴其左右。这位第一夫人穿着打扮得体,胡锦涛访问法国时,着深色西装,淡灰色、海蓝底领带,刘永清则搭配法国蓝套装、银色胸针和项链、奶白色高跟鞋。

媒体眼中的刘永清,性格文静,而这与她的教育背景不无关系——1959年她从重庆巴蜀中学考入清华大学,是胡锦涛在水利系的同班同学。2010年11月,胡锦涛访问葡萄牙时,刘永清参观了首都里斯本的圣乔治古堡,在古堡对面街区与当地市民交谈。她说,葡萄牙具有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在东西方文明交流中发挥了独特作用。并希望中葡两国人民发扬传统友谊,加强交流和了解。

又一个10年,共和国迎来了第五位公开出访的“第一夫人”。不同的是,这一次,这位引起国人瞩目的“第一夫人”,给人们带来了又一幅全新画面——在成为国家主席夫人以前,她已经是一位著名的歌唱家和称职的军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