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200多天的排练,这些年轻的女孩说出来了。她们让你第一次听见这个词,阴道。不是Vagina,你可能不知道Vagina是什么,但阴道,你知道,但你从来不说。在男性中心的文化语境中,女人生育,但禁止女性谈性。因为没有语言,女性无法言说自己的性器官、性经验,她们的快乐、痛苦,一切都被隐瞒。”

从1999年开始,《》给西方传统的情人节赋予新的意义,在情人节期间上演此剧已经发展成国际性的“妇女战胜暴力”(Victory over Violence)运动。作家允许任何人在V日发起活动中上演《阴道独白》,以“提高觉悟,反抗针对妇女的性暴力”。1999年,《阴道独白》在英国的66个校园里上演;2000年,《阴道独白》在北美200多所校园出演。2003年3月华盛顿出版的《校园报告》中说,今年的情人节期间,美国150多所校园里上演了该剧。

12月7日的演出是首次由中国人表演的中文演出,是2003年国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行动的一部分。站在舞台上的中山大学中文系演出组的师生是当晚真正的明星。很多人是第一次走上舞台,然而观众被她们的真挚演出深深打动。

独白,但不是独角戏。一共20名学生和两名教师站在舞台上演绎着第一次。而台下,幕后,更多的老师学生以空前的团结共同打造出中国舞台上的第一次阴道独白。

 

[题记]:2002年3月,我们的网站发表了《倾听“V”的独白》,用”V”代替“阴道”记述了一场不平常的演出。不仅因为文化上的障碍,也因为“V”在英语中代表了战胜暴力(Victory over violence)、情人节(Valentine’s Day)和阴道(Vagina)等多重含义。2003年12月7日,我们广东观看了中山大学女生们充满激情的《阴道独白》,她们用中文大声地说出了“阴道”,以挑战现实社会对女性的性的限制、否定、羞辱和暴力。这是对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的16天运动(11月25日至12月10日)的最好的纪念之一。

 

2003年12月7日。广州。广东美术馆。

有人说,这是一个应该被记忆的日子,因为一个值得被记忆的事件和一群值得被记忆的女人。

这个日子、这个事件和她们,至少值得锁进入女人的记忆。中国女人。

《V的独白》在此刻成为《阴道独白》——七点半,《阴道独白》中文版首演在这里开始。

“‘阴道’。看,我说出来了。‘阴道’又说了一遍。”

经过200多天的排练,这些年轻的女孩说出来了。她们让你第一次听见这个词,阴道。不是Vagina,你可能不知道Vagina是什么,但阴道,你知道,但你从来不说。在男性中心的文化语境中,女人生育,但禁止女性谈性。因为没有语言,女性无法言说自己的性器官、性经验,她们的快乐、痛苦,一切都被隐瞒。

“我说出这个词是因为我认为我们如果不说出这个词便会视而不见,忽视和忘记它的存在。我们说不出来的会成为秘密,而秘密往往产生耻辱感恐惧感和神秘感。”

秘密源于沉默,而力量来自话语。舞台上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如果你能跟着她们念一遍的话,你也许能和现场的观众一样,追随她们,感受力量。200多名来自广东各高校和媒体的观众追随着这股力量,和掌声灯光一起,追随着这些年轻的声音,起伏波动。

“说出这个词会很吓人。‘阴道’。开始感觉好象你撞穿了一堵无形的墙。‘阴道’。你感到有负罪感,象做错了事,有人要把你击倒在地。”

她们用轻快的歌声和美丽的舞蹈告诉你,说出这个词让自己感觉很轻松,很快乐。她们用她们的身体告诉你,这个词爆炸的词汇一经释放有如此的能量,抨击暴力,强大自我。

“随着更多的女人说出这个词,说出这个词不再那么可怕;这个词成为我们的语言的一部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的阴道变得完整、可敬、和神圣。它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同我们的思维相连,点燃我们的精神。耻辱消失,暴力终止,因为阴道是可见的,真实的,它们与强大的、智慧、敢于谈论阴道的女人们相联系。”

她们在说,也在替你说。她们邀请你参加,这是开始。

1.阴道和阴道独白

《阴道独白》是美国女作家伊娃·恩斯勒(Eve Ensler)的自编自演的一个单人剧,该剧1997年在美国获奥比奖(Obie Award),1998年成书出版。恩斯勒本人是剧作家、诗人和行动主义者,她曾在美国百老汇之外的剧场和大学里,在伦敦、耶路撒冷、前南斯拉夫的城市表演此剧。

从1999年开始,《阴道独白》给西方传统的情人节赋予新的意义,在情人节期间上演此剧已经发展成国际性的“妇女战胜暴力”(Victory over Violence)运动。作家允许任何人在V日发起活动中上演《阴道独白》,以“提高觉悟,反抗针对妇女的性暴力”。1999年,《阴道独白》在英国的66个校园里上演;2000年,《阴道独白》在北美200多所校园出演。2003年3月华盛顿出版的《校园报告》中说,今年的情人节期间,美国150多所校园里上演了该剧。

12月7日的演出是首次由中国人表演的中文演出,是2003年国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行动的一部分。站在舞台上的中山大学中文系演出组的师生是当晚真正的明星。很多人是第一次走上舞台,然而观众被她们的真挚演出深深打动。

独白,但不是独角戏。一共20名学生和两名教师站在舞台上演绎着第一次。而台下,幕后,更多的老师学生以空前的团结共同打造出中国舞台上的第一次阴道独白。

在她们身后,是中国法学会“反对针对妇女的家庭暴力对策研究与干预”项目,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项目和广东美术馆所代表的社会各界。香港乐施会为这次演出提供了特别赞助。

中国法学会“反对针对妇女的家庭暴力对策研究与干预”项目执行主任荣维毅代表主办单位祝贺她们演出成功,她说,希望《阴道独白》能到北京演出,这部剧是对针对妇女的暴力的反抗,是女性对自己的权利的承认、肯定和张扬。女性的性权利和男性的性权利应当得到同样的关注。

更多的支持者无法一一列出名单。演出结束后,80多人挤进了广东美术馆的贵宾室参加座谈。著名作家毕淑敏专程从北京赶来观看这场演出,她说,“你们在台上把它说出来,有两个意义。第一,作为女性,堂堂正正地表达出对它的尊重,说出它代给我们的快乐。再有,在男权中心的社会中,女性遭受的独有的痛苦屈辱和悲惨的经验。多少年来,多少世纪这些被压抑在我们的心底。在广州在这么好的舞台上,能够由你们说出来。你们都不是专业的演员,却演绎得那么真挚,所有观众的心都被你们敲击。这一天,对你们来讲是值得纪念的,对每一个观众来讲也会久久地难忘。”

2.重新想象妇女的身体

《阴道独白》在伊娃·恩斯勒原作的基础上由中山大学中文系演出组的师生共同创作、演出。由17个相对独立的段落构成:引子:“阴道”,我说出来了;阴毛;如果要打扮你的阴道;我的短裙;洪水;初潮;阴道事实(1)(2);阴道工作坊;我的阴道,我的村庄;回忆;阴道事实(3);弃婴;干涸的河流;我问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呻吟;出生之舞;我就在那儿,在产房。

本次演出的导演、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将中文版演出的主旨定义为“重新想象妇女的身体”,她进一步解释道,“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说,妇女已经解放得可以了;好像妇女是不是解放不是妇女自己定义,而是由别人来界定的。而妇女自己来定义的时候,常常缺乏合法性;总是被认为是片面的、主观的、个人的、没有普遍性的。这种观点就支持艺术想象中对妇女的歧视。”

面对该剧为何缺少男性参与这样的诘问,艾晓明的回答是,“我觉得,世界上有男性的戏剧、电影、话语已经太多、太多、太多,而关于女性的知识、想象、话语、历史、作品、诗篇,太少太少太少。我们现在只是开始而已。这一部戏特别重要的是想象女性的的性经验。因为这一部分经验特别地被扭曲、被切割,变得破碎,由男人来解释,变得扭曲,成为虚假的东西。”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男人对妇女是不是可以有一个不同的想象?男人是不是可以认同一个和妇女分享权力、分享资源的世界?是不是可以认同平等相处、互相理解?是不是可以进入一个平等地进行智力交流和艺术交流的环境?”

作为剧中仅有的参与演出的男性,他们对于《阴道独白》的感觉与男性的想象截然不同,他们扮演的是四个没有台词,没有面目特征的黑衣人,在“弃婴”一段出现在台角。他们认为“黑衣人是象征意义上的四种邪恶势力”而不具体代表什么人,“刚听说剧名的时候,还是挺有压力的,但深入进去后,感受就不一样了。看了这个剧,感觉很不一样的,是从美的角度破除了神秘。”

需要改变的并不仅仅是男性对女性的想象。对于参加演出的那些女孩子来说,她们首先改变了对自我的理解和想象。参加“初潮”这一段演出的吴舒婷和颜雅红在此之前甚至不能想象自己也能走上舞台演出话剧,然而她们得到的感受和经验远远超出了演出本身。吴舒婷说,“我参加这个戏认识了很多自己以前自己不认识的东西,确认了自己的身体是自己的一部分。”颜雅红接着说,“对,我了解到很多以前不会去想的东西。以前就是很顺理成章,忽略自己作为女性的感觉。因为社会也没有给你一个言说的空间,就是说了,也不会引起共鸣。我现在觉得女性还是要把这些感觉说出来的,不要再忽略自己了。”在排练的过程中,她们重新认识了女性之间关系,“我们是4个女孩一起演‘初潮’这一段,刚开始排练的时候,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后来,别人说故事的时候,我是真的在听,真的在体验。这就是那种姐妹情谊吧。女性之间的相互了解真的很重要,女性之间要联合我们的力量。”

对于中文系四年级学生罗晶得到的是跨越年龄和代际的想象和体验。她在“洪水”一段中饰演一个年过7旬的老太太,为了准备这个角色,她和她的外婆、母亲谈了很多作为女人的感受,而这些丰富了她对女性的想象。在演出结束后,她呼吁大家应当给不同年龄的女性以关注和重视。同时,罗晶也是《阴道独白》中最具本土化特征的一段——“弃婴”的主创人员。这一段的创作源起或许也来自她对于母亲这一角色的更多理解。“我们试图将一个新闻事件改编成一种艺术的反映,“弃婴”包含4个小环节:献祭、孕育诞生、抛弃、出逃。我们要讲的不仅仅是抛弃女婴,是要表现母婴两者。大家经常是边排练边讨论,不断地修改。我们用一种肢体语言去诠释,阴道的痛就是母亲的痛,也是全人类的痛,这种痛是对我们内心的触动。”

3.一出戏剧和一场运动

参与演出的的另一名导演宋素凤更愿意把这出戏理解为一场运动。从戏剧的角度看,这出戏无疑是粗糙的,然而它却不仅仅是一出戏。《阴道独白》以戏剧的形式,通过参与,使女人能够确认自己认识自己肯定自己和自己的身体。从学生们的反应来看,她们显然达到了这个目的。

《阴道独白》最打动硕士生陈瑜的是“我的阴道我的村庄”。这一段讲述了波西尼亚妇女在战争中被士兵强暴的故事。“我感觉很震撼,士兵甚至医生将酒瓶扫帚柄塞进她的阴道,没法想象还有这样的事实存在。”200多天后,她对《阴道独白》的理解不再是仅仅是同情和悲愤。在谈到演出时,她说,“我不期待赞美,我想,每个人看了《阴道独白》之后都有不同的反应。我们看到哈佛演出的序曲中,有对现场的观众采访。一个女观众说,她被这个剧打动,从此,她也会大声地说出阴道。我希望,哪怕是有一小部分,有几个观众能从这个剧里面,能和我们产生相同的感觉,能够改变她某些观念,能接受、了解某些故事,她也能像我们一样,慢慢说出阴道这个词,能够对自己和自己的身体有更多肯定性的意见和看法。这就是我最希望的。我会非常安慰和高兴的。”

现场观众的反应满足了陈瑜的希望。一位不敢告诉自己的家人自己来看《阴道独白》的女教师说,“我能接受。这出戏是在鼓励女性寻找自身的价值、自我的价值和真正的自我。的确,女性要珍爱自己,关爱自己。”一位记者从一名普通观众的角度激动地向所有的演职人员表示感谢,感谢她们给自己带来的“思想启蒙”。

这是反对针对妇女的性暴力的行动的一部分,也是女性寻找自我,获得完整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正如《阴道独白》英文版序言中提到的一段话所说:“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所有那些被揭露出来的施加于女性身体的暴力真实,激起女性主义的强烈义愤;无论这种暴力采取的是哪种形式:强奸、对儿童的性虐待、反女同性恋的暴力、对女性的肉体折磨、、针对女性再生育选择自由的恐怖主义,或者是国际性的女外阴切除暴行。妇女的心智健康是因着这样的努力才得到挽救,那就是公开这些隐藏的经验,给它们命名,把我们的愤怒转变为积极的行动,以降低和平息暴力。”这个行动的历程,打破沉默仅仅是一个开始。

阴道。我说出来了。

这仅仅是开始的开始。

心有能力牺牲

阴道也一样

心能够原谅和修复

它能改变形状容纳我们

它能扩张让我们出去

阴道也一样

心能为我们疼痛、为我们伸展、为我们死

它流血

而流血是为了我们进入这个困难的奇妙的世界

阴道也一样……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