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大公报 | 美操控七一游行 鼓动包围军营冲击政府

曾策动北非、中东骚乱的前美国驻港总领事杨甦棣在离任之前,公开鼓吹和支持“佔领中环”,表明美国是今年七一游行的总指挥。反对派对美国入侵香港电脑网络、插手香港事务三缄其口,却大力呼应美方鼓动,企图包围军营、冲击政府,暴露他们沆瀣一气的丑态。/时事评论员 陈光南

虽然,主办者一直打着“捍卫民主自由人权”的旗号,但由于美国是幕后老板,今年七一游行绝对不会有反对和谴责美国粗暴侵犯香港人权、践踏港人的通讯自由和隐私权、反对美国挥舞叫停香港豁免签证,打压特区政府的主题,这是一个拥美反中、反对特区政府、为推动颜色革命、颠覆基本法、冲击香港法制的游行。

无理删除“爱港力”群组

为了组织这一次游行,外国势力进行了有计划、有预谋的宣传和煽动,出动了美国的网络科技和监控技术,仿照他们在阿拉伯国家推动茉莉花革命的策略,一直把目标放在鼓动青年人上街参加暴力活动,鼓动犯法无罪,鼓动不怕以坐牢以身试法。主办者公开宣称这一次游行要把青年学生放在最突出的位置。因此,“佔领中环”组织者,包括教协、学联、学民思潮等,在一个多月之前就进行了总动员,把魔爪伸入了校园。

他们利用通识课,向入世未深的青年学生进行政治洗脑,鼓吹所谓香港主体意识,“去中国化”,敌视新中国、基本法,反对国民教育,反对遵守香港的法律,把“佔领中环”作为上课的内容。某一些混入了教育界的政治分子,把学校变成了煽动青少年挑战法律、不怕坐牢的训练场所,他们还在中学和大学全力佔领学生会,利用学生会的名义造反,挑战学校当局的管理和人事安排,冲击和绑架学校的毕业典礼,利用毕业礼哗众取宠,举起不文的手指,博取传媒报道,作为煽动青少年上街的“表演骚”。

商业电台成为“亚洲自由电台”,在7月1日前几天,连续邀请了李柱铭、陈方安生、黎智英接受访问,煽动香港人参加七一游行,鼓吹“佔领中环”,提出不怕坐牢。黎智英传达了美国人的目标,“预测”今年七一游行会有50万人,“演艺学院毕业生公开倒梁,显示青少年学生也对香港现况极为不满”,“最大?力量系班靓仔”。陈方安生更加製造谣言,企图在特区政府内部进行分化,煽动公务员上街,无中生有地说“林郑月娥不受重用,应该适当的时候辞职”,这种在政府内部进行颠覆宣传,冲击合法政府的行为,达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潜伏在建制中的特殊人物,也跑出来说“大家对政制僵局都有不耐烦感觉,我不会奇怪大家这阶段对政府反应、评价比较负面”,有人更加呼吁受到堆填区影响的居民参加七一游行,务求拼凑更多人数。

商业电台作为政府发牌的专利广播机构,佔领了大气电波,却完全排斥了香港其他市民反对佔领中环的声音。美国情报系统背景的Facebook网站28日深夜出动、无理删除本港网民团体“爱护香港力量”的群组,粗暴剷除了全部图片和动态资讯,实行舆论审查,利用美国的标准,封锁香港广大市民反对佔领中环的声音。6月29日,美国雅虎互联网的头条“悲情香港 基层七一走出来”的标题,煽动香港基层参加七一游行。这是美资网站煽动阿拉伯国家茉莉花革命的一贯手法。美国资本的互联网与香港反对派内外勾结,露骨的行动说明了美国藉助互联网巨头干预香港事务,旨在打压爱国爱港力量,支持反对派动员网民参加七一游行,削弱抨击反对派的网上舆论。美国明显参与了这一场颜色革命。

预演佔中充满暴力色彩

民阵今年七一游行的主题为“人民自主,立即普选,佔领中环,蓄势待发”,主力放在宣扬“佔中”,民阵今年印製的场刊将附有“佔中”意向书,供参加游行的市民填写,招揽“佔中”参与者;当日游行结束后,傍晚六点更会于中环的主要街道上继续集会,邀请三名“佔中”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到场宣传和煽动“佔中”。有份参加的团体已经秘密向主要骨干发出特製的臂章、头带及各种标识,企图有所行动。主办团体还印製了“仿效法国大革命,攻击街上堡垒”的T恤,仿效电影《孤星泪》製造暴力革命的气氛。所以,这是一个充满暴力色彩的佔领中环预演。

由于《苹果日报》老板的全情投入,《苹果日报》成为了“佔领中环”的司令部,每日通过手机上的流动新闻,直接指挥这场行动。《苹果日报》6月12日发表社论:“从波罗的海人链看香港的自主抗争”,传达了“佔领中环”的核心人物陈玉峰在“独立媒体”发表的所谓行动计划,鼓吹和煽动7月1日要仿效北欧的波罗的海人链运动,“Say No to China”,仿效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争取独立行动。反对派明知这是违宪违法的活动,却穿好了白手套,採用了“香港人优先”网络组织的名义,在网络上煽动青年人包围中环的解放军总部,这是极为危险的玩火行为。

该组织宣称:将于7月1日下午5时起,在驻港解放军总部大门车道两侧架起两幅巨型横幅,展示英女王头像和“正统香港旗”,悬挂英国国旗、港英旗,并播放英国国歌,藉以宣示香港人主权云云。美国人在后面导演,却摆出了英国人的布景板,足以说明美国情报机关的阴毒。这场对解放军和中国政府挑衅的闹剧,将会延续到晚上。

大规模的群众行动难以被主办单位完全掌控,一旦激进的情绪被幕后主持人所煽动,场面就会失去控制。所谓“不想暴力发生”,不过是某些激进势力推卸责任的法律语言。

三路激进势力骑劫游行

7月1日,除了“香港人优先”组织,还会有三路激进势力意图骑劫游行。第一路就是以“人民力量”为首的“V煞部队”。早前“人力”已经订购了3000个“V煞”面具,并放置于金钟的立法会议员办事处内,当中一部分会于当日派发予“人力”的支持者及相熟的激进愤青;一部分将会于游行入口处派发。为什么要戴面罩,就是犯罪的时候,不留下证据,逃避检控。这和盗贼蒙面,隐蔽自己的身份的道理是一样的。

第二路是“学联部队”。“学联”比较社民连、“人民力量”更加激进,成为最激进的一翼,他们看准了香港女警人数不足,组织了女学生冲击警方纠察线,连番狙击梁振英落区、诬衊警员非礼、意图在大学内发动罢课、对校长遴选进行“政治审查”等等,演艺学院事件的领头人就是一个电影系的女讲师,这个人就是“佔领中环”的核心人物,做出不文手势的就是一个电影系的女学生。

第三路则是“佔中”部队。“佔领中环”组织里面,无论是陈玉峰或者陈慧,都是激进派。在佔领中环讨论日,激进分子曾向戴耀廷提出相反意见,“你的主张不可行,为什么不在今年7月1日就提前佔领中环”。

这三路大军已经磨拳擦掌企图在七一游行当日搞一场“大龙凤”,将整个游行变为冲击特区政府和社会秩序的行动,因此,香港市民特别是香港的家长,理应高度警惕,劝告自己的子女,不要被人利用,不要无辜地成为了暴力行动的牺牲者,一旦犯法,将会误了一生的大好前途。

2013年7月2日, 12:43 上午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