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北京7月17日电 题:赵白鸽谈中国红十字会发展:不避热点 力主改革

“人道是个神圣的事业,涉及到人的底线,因为它跟生命相关。”作为中国公益慈善界的重要人物,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赵白鸽16日做客中新网,谈中国红十字会的改革与发展。

自2011年6月“郭美美事件”以来,中国红十字会屡陷舆论风波,面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质疑浪潮,同年9月走马上任的赵白鸽可谓如履薄冰,曾誓言“三年不改‘黑十字’印象就辞职”,备受关注。

不避敏感话题:“把郭美美与红会划等号不理性不公平”

成立于1904年的中国红十字会,是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重要力量。2011年6月,“郭美美事件”发生以后,这一“百年老店”受到一些质疑。在中新网17日现场直播的视频访谈中,赵白鸽并没有避讳这一敏感话题。

“红十字会在国内外做了很多人道事务,可谓负重前行。但现在依然有人把郭美美与红会划等号,这不理性,也不公平。”赵白鸽说,这一事件启示我们,应该把一切真实情况告诉公众。

赵白鸽解释说,近110年的机构就这么轻易被卷入强烈争议,一个很大原因,就是大家对人道的概念缺乏了解,更不知道这个人道组织做了哪些事情。在她看来,中国红十字会是目前最规范的社会组织之一,而“郭美美事件”伤害的不仅仅是红会本身。

自“郭美美事件”以来,红会可谓风波不断,屡遭质疑,日前,又因一篇题为《中国2/3捐献器官由地方红会掌控 医院使用需先捐款》的新闻报道,被推向舆论风口浪尖。

当日访谈中,赵白鸽主动提及这一敏感话题。她解释说,中国卫生部2010年和中国红十字会共同进行了一个很重要的试点,从几个省开始,主要通过自愿捐赠方式,开展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工作。截至6月30日,已有近1000名志愿者捐献了器官,挽救了2500多名患者的生命。

针对红会手握中国2/3捐献器官分配权之说,赵白鸽指出,整个器官捐献涉及宣传动员、报名登记、捐献见证、公平分配、人道救助、缅怀纪念等共六个环节,其中,中国红十字会承担宣传动员、报名登记、人道救助、缅怀纪念四个环节,其他环节由中国政府的相关部门通过非常严格的程序进行管理。

在访谈中,赵白鸽还主动谈及“买路钱”的传言。她说,有一个网站,为吸引眼球,说中国红十字会要求台湾红十字组织留下500万元“买路钱”才能进入芦山震区,引起轩然大波,这个案子后来破了,事实上是他们捏造谣言,我认为这就是触及道德底线的行为。

“社会监督也一定要以事实为准绳。”赵白鸽表示,不管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都必须遵循这样的原则,一是对社会起到积极引导作用,二是对正义具有弘扬作用,三是发挥社会监督的作用。如果媒体在此过程中,不是这样全面发挥作用的话,红会重要、不可替代的作用将会受到减损。

红十字组织“重要不可替代” 以透明重拾信誉

“郭美美事件”让中国红十字会这所“百年老店”的社会信誉陷入谷底,这场持续的信任危机,甚至让公众对所有传统慈善机构均抱有怀疑。“郭美美事件”发生不久就调任红会工作的赵白鸽,自然扛起了“重拾红会信誉”的大旗。

“全世界的红十字组织在各自的国家和地区都发挥着重要和不可替代的作用。”访谈中,在红会工作近两年的赵白鸽,特别强调了红十字组织的“重要”与“不可替代”。

她解释说,所谓“重要”,就是在红十字组织在救援救护中发挥的显著作用;所谓“不可替代”,就是其职能不是一般的组织能够替代的,除了150多年的历史以外,其中一些核心业务更是不可替代。

既然“重要”且“不可替代”,那么,如何让遭遇信任危机的红会重拾信誉,这无疑是摆在赵白鸽面前最为棘手的问题。在50分钟的专访中,“监督”、“公信力”、“公开透明”这些词汇被赵白鸽频频提及。

“红会公信力建设,最重要的就是过程的透明和公开。”赵白鸽表示,公信力的建设取决于三点:第一,让公众了解情况,所谓知情,不光是把捐赠款物的数量公布,还应该告诉公众为什么要这样做,做了什么,未来要做什么,这样一个过程的管理,都应该做得更深、更细。第二,要让公众也参与决策,在这样一些过程中,要畅通更多的参与渠道,让公众更好参与进来。第三,必须完善公众监督机制,媒体就是公众监督的一个特别重要的载体和渠道。

公信力的建设,监督不可缺位。赵白鸽介绍说,红会的监督体系主要包括法律监督、政府监督、社会监督以及组织的内部监督。

“在上述四条中,我认为我们要进一步加强的是社会监督这一部分。”赵白鸽指出,社会监督这一部分,对红会来说,一方面是要进一步加大透明度,让公众进一步了解红会;另一方面,要加强与媒体,包括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沟通,让社会了解红会的最真实情况。

“这不完全是资金公开的问题,应该把整个过程公开,让公众来理解、监督,并参与进来,这才是一个公信力的建设过程。”赵白鸽说。

力主改革:明确赋权方向 形成核心业务体系

遭遇“郭美美事件”冲击后,红会一改过去的姿态,打破沉默。上任不久的赵白鸽也多次直面舆论质疑,承诺进行内部管理、公开透明、社会监督等方面的改革。她甚至曾誓言,“如果两到三年仍然翻转不了‘黑十字’的印象,我自动请求辞职。”

随后,红会开启一系列改革。2011年7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捐赠信息发布平台”上线试运行。2012年9月,赵白鸽表示,红会改革即将进入实质阶段,计划于2013年启动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当年10月中旬,红会公开选拔官员,拉开酝酿一年多的改革序幕。2012年12月8日,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成立。

谈及红会深入推进改革时,赵白鸽在访谈中表示,“改革的方向是非常清晰的,既要考虑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原则,注重法律和效率,同时必须和国际人道主义原则相一致,是有国际标准和规范的,红会这些年的改革就是朝着这个方向进行的。”

“中国红十字会是一个接受政府、公众以及国际三重赋权的机构,我们有责任根据这样的三方赋权来行使职责。”赵白鸽说,这是红会改革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进一步明确核心业务,也就是法定职责,它不仅仅是接受和使用公众捐款的平台,更多的是在灾害发生时,或者人的生命受到威胁时,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红会这些年的改革,简单说起来,重点是在如下三个方面,一是明确了赋权方向,二是形成了核心业务体系,三是为实现这些核心业务,加强和完善了人才队伍。”她总结道。

赵白鸽认为,这些年来,改革的成效之一就是中国红十字会在很短时间内,形成了一整套非常完整的人道救援和救助体系。她说,“尽管最近几年遇到很大舆论挑战,但在汶川地震、玉树地震、云南彝良地震及最近发生的四川芦山地震救援救助中,红会都发挥了积极作用。”

今年,已颁布施行20年的《红十字会法》被列为立法预备项目,引发关注。对此,赵白鸽表示,在未来的修法当中,红会希望进一步突出其社团、法人地位,在三重赋权的基础上,进一步面向社会和国际。她在此间进一步强调,建设一个人民的红十字会。

(原标题:赵白鸽谈中国红十字会发展:不避热点 力主改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