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5日,党报人民日报及北京日报均刊登评论埃及局势演变的文章,其中,人民日报的文章标题为《政治变革不能随大流更不能瞎折腾》,北京日报则为《西方“万应灵丹”治不了埃及的病》,两篇文章均强调埃及民主化进程中的“混乱局面”是西式民主带来的水土不服的结果,每个国家应自主选择最合适的道路,大有否定民主化之于维系专制的进步意义,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开脱的意味。

7月4日,埃及的军方官员将该国首位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驱逐下台,冻结了宪法,并且成立了由一名高级法官主持的临时政府。

MAIN201307040925000325922957207

埃及在当前民主化过程中所面临的混乱局面显然在这两家官方媒体眼中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话题,这足以反过来论证“国情论”、“三个自信”、“宇宙真理”的“合理性”,不过在不少网民看来,这种论述不能接受。相较之下,环球时报此次的评论却较为缓和,仅表示“埃及动荡的启示是应加快有利于人民利益的改革”。

20130703EGYPT

street1-popup-v2

人民日报评论摘录:

这种“翻烙饼式”的政治转型,不仅使本就风雨飘摇的埃及政局更加扑朔迷离,也给如火如荼的“阿拉伯之春”当头浇了一瓢凉水。埃及的遭遇并非个案,而是诸多发展中国家民主转型的缩影。它如同一本鲜活的历史教科书,告诉我们很多朴素而简单的常识性真理。首先,政治变革是国之大事,直接关系国家兴衰和根基稳固,不能“随大流”,更不能“瞎折腾”。民主不是万能灵药。尤其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实现经济繁荣、社会稳定、国家安全等重大任务,远比“一人一票”的西式民主重要得多。第二,是否有利于国家强大,是衡量政治制度优劣的关键标准。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政治改革应遵循两大标准:一是政权和政策是否能体现、代表多数人民意志;二是是否有利于增强政府效能和执行能力。两大标准缺一不可。正是“穷折腾”和“坏民主”,使埃及政局更加动荡、国家更加孱弱。

北京日报评论摘录:

事实说明,当年推翻穆巴拉克的反对者,并不比久掌政权的强人更高明。军方也好,民选政府也罢,还包括反对派,都没提出像样的解决方案,诸多问题并没有因换人迎刃而解,反而困局乱局日盛一日。埃及这一番折腾,所付出的社会代价是巨大的,令人扼腕叹息。埃及等国这几年的历程证明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包治百病的“万应灵丹”。一个国家要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离不开自己的国情,必须要考虑自身的经济发展水平、文化传统、民族宗教情况、社会结构等诸多因素。盲目照搬照抄别人的路子,胶柱鼓瑟套用别人的经验和做法,最后往往会碰壁撞墙。在这个问题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有主见,而不能听任别人的忽悠和诱惑,不能迷信膜拜西方国家开出的药方。这几年中东北非一些国家的教训,何其深刻!

以下为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戏如人生5320367:看好埃及,困难是暂时的前途是光明的,不为浮云遮望眼!坚持走民主路!

滴水成冰:只许自己有初级阶段,别人就必须一口吃个胖子。

王小龙讲商经:公民生存的目的就是为了国家的强大吗?这个强大的国家要干什么呢?

张振威:民主不是没有代价,但专制独裁的恶果更甚。对于埃及的骚乱专制派们像抓住了什么救命理论,那就是民主是个坏东西。

哈尔滨张永华:以一国之乱就否定民主制度?可笑之极。况且埃及社会的乱 ,正是由于没有健全的民主制度,军队凌驾于法律之上。

胡紫微:AUV,埃及出事了。赶紧跑出来凑一嘴,骂一骂宪政。真有出息。您可以问问埃及人民,还想不想回到穆巴拉克的时代?还可以问问伊拉克人民,想不想回到萨达姆时代?可以问问俄罗斯人民,想不想回到斯大林时代?还可以问问利比亚人民,想不想回到卡扎菲时代?总以为讪笑别人癣疥之疾,就可以遮蔽自己溃烂之处。

大藏布:一个戴着枷锁的人看见别人奔跑摔跤了开心不已,一个吃糠咽菜的看见别人被鱼刺卡住喉咙兴奋不已,一个睡在马路过夜看见别人空调里感冒了得意不已,一个太监看见别人得了性病骄傲不已。

法律及其价值:【民主在努力】有人看到埃及政变欣喜若狂,终于又找到一个可以借题发挥的话题了。《人民日报》马上拿民主说事,称不是万能药。我们的官媒邪恶如此!民主的过程需要不断完善和修复,即便发达国家亦如此,何况发展中国家。埃及起码在挣扎和努力,这或许是希望,总比朝鲜有希望!

BCC饭稀稀稀:只要小宣宣不封锁消息,让天朝百姓能看到埃及人民的心声,这就是最好的启蒙教育了,可惜这仅仅是个中国梦!

TonyHsia:埃及的政治转型失败,不代表中国的的民主转型也失败!你自己都不敢去下脚淌水,怎又知道水的深浅?

江山成文:民主是一个过程,必然要经历阵痛。只能说,民主路艰辛,但是没有民主必死无疑!

奇迹中的奇迹:一看到埃及的出事,就想到主流媒体会出这样的文章!似乎终于找到了不民主的借口!

上杉达也同学:他们果然不想过河了。

wuhan1946114:“两年半里,埃及军队第二次罢免文职领导人,这次下台的穆尔西还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点评:埃及是民主化国家吗?它就是一个变相的军人政府。因此,使用埃及这个伪民主化国家作为样本,来讨论国家民主化之利弊,均是伪命题。

毓昆三世:虽然没有万灵药,但是吃了药有可能治好,也可以治不好,但是不吃药,肯定是死路一条。

理性哲人:拿埃及社会动荡贬损民主文明,只会给历史留下笑柄。大凡民众以街头民主革命结束专制统治的国家,由于专制集权时期社会权益的两极分化或不均衡配置,民主实现以后不同利益群体的冲突势所必然!民主的社会进程不必为此羞涩,这是专制最后的罪孽,也是社会走向宪政和民主文明的代价!

cullinanll:埃及发生了一些事,一些人幸灾乐祸。我想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人们都是吃生肉,后来有人发现肉烧熟了才好吃,很多人不相信,部分人半信半疑让他试着烧肉给大家吃,可他对烧肉不熟悉,结果给烧糊了。于是,有些人嚷嚷还是生肉好吃,当然,更多的人还是企盼继续吃烧熟了肉。

wkpub: 看CCTV对埃及的报道,他们似乎就想埃及回到穆巴拉克时代。

dailu:成龙大哥早就指出,埃及人还是要需要管的,一不管,就会为所欲为。

子实主博: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有主见,不能听任别人的忽悠和诱惑——说得对!我们被马列忽悠惨了就是铁的证明!

YaxueCao:埃及的事情照这样发展,估计中国的红二代要开始打破脑袋抢军权、分割军队“所有权”了,就好象分割国企所有权那样。

:如果要说埃及民主革命经验于中国人有什么教益的话,我想应该就是弄清楚民主化“所能”与“不能”。民主化能够解决人民的基本权利,但不保证所有人经济上立刻“翻身”。从中国现状出发,将来有幸民主化了,人民得到的也只是各项基本权利,环境污染、有毒食品等社会失序现象与失业还将长期折磨中国人,因为这些不是通过民主化能够“政治解决”的问题。无论是埃及人还是中国人,只有厘清民主化能够解决什么与不能解决什么,才不会对民主化阵痛后产出的婴儿感到失望并将其抛弃。

陈年老彪:人民日报是该吃药了。民主不彻底导致的它不说,军队国家化的真理它不说,军队不干政的真理它不说。然后看到别人吃饭是被沙子磕着了,它就能根据自己的口味论证出”还是屎比较好吃,软和不磕牙”的宇宙真理!

曹海丽:纽时观点:埃及人自由与民主难兼得。埃及的悖论是:政坛的一边是没有自由的民主,另一边是不要民主的自由。通过政变推翻民选总统,不管他多不称职,都给埃及开了一个可怕的先例。

清溪渔夫:这种文章哄大爷大妈都难啰!世袭制、官选官肯定不是世界潮流!

PC林鹏程:民主自由平等是全人类前进的方向和追求的目标,过程有曲折反复甚至倒退黑暗,这才是人类存在的价值所在!天堂才有灵舟妙药,人间只有凡夫俗子的医生,不可能一蹴而就。